|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五十一章攻略倭國(五十四)

第四百五十一章攻略倭國(五十四)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4-04 17:32  字數:5481

嘟嘟的號角聲,遠遠的傳到了海上,傳到了戰船上的劉易耳中。

熟悉的號角聲,更加讓劉易可確定,那島上的人,一定就是來自大漢的人,起碼,是自己華夏人。

因為,除了自己華夏之外,倭國人是不會用號角來調動軍馬的,與倭國人交戰過,還沒有聽過倭**隊當中有號角響聲。

古時代,兩軍交戰,因為軍隊太多,不可能時時刻刻都把命令隨時都下達到每一個軍士的耳中,該進該退,在戰場上,都是用聲音來傳達命令的。

有號角,有戰鼓,有銅鑼,這些,都是可以發出讓人警震的巨大響聲,可以傳遍整個戰場的聲音。

劉易現在,沒有想到這個神龍島上的倭國人,居然還保留著這個習慣。

嗯,號角也好,戰鼓銅鑼什麼都好,用來下達軍令,卻也不是說吹響了號角,擂起了戰鼓了事,其實,會根據不同的響聲節奏,從而表示下達什麼樣的命令,是等待,或是防備,是前進,還是後退,是命令某軍往左衝鋒或是往右衝鋒,這些,都是有著許多計究的。一支真正精銳的軍隊,他們會從這些號角豉聲當中,知道他們所收到的軍令是什麼,從而會按軍令做出相應的行動。

劉易對於戰鼓號角聲,並沒有太多的研究,但是,卻不代表劉易一無所知。自己手下,百萬大軍,如何指揮調度,都早有研究,哪怕是劉易不研究,下面的軍將軍師他們都會研究,會為軍士定下一些聲令的標準。如此,劉易也多少記起,如何利用號角或戰鼓聲來調動軍隊的。

神龍島傳來的號角聲,是一種臨敵警戒的聲音,同時,也有警告來敵止步的意思。

劉易笑了笑,命令軍士,讓他們也吹響號角,擂響戰豉,不過。意思是告訴他們,自己此行前來並無惡意,讓他們不必太過緊張。

命令下達,更加嘹亮的號角聲響起,凄厲又有節奏的號角聲。還有咚咚的鼓響,同時響了起來。

很明顯。島邊海灘礁石上面的老者。以及他身後的數人,他們也能聽得明白戰船上響起的號角鼓聲的意思。其實,近數百年來,大漢的許多東西,都是承襲先秦的,所以。號角鼓樂聲所代表的意義,相差並不大。

「聽!島主,他們好像在向我們示好呢,說並不是帶著惡意而來的。」

那白袍青年。有點躍躍欲試的道:「島主,我們是不是也應該讓我們的人回應一下,免得與他們發生不必要的衝突?」

「呵,你就真的把他們當成是自己人了?你們這幫小子,待不住了?」

神龍島上,隨著那些渡來人的繁衍,人口越來越多,從原來的數十人,到現在的數千人。雖然,每一代人,他們都嚴格要求他們不能離開神龍島到世俗去,可是,每每都會有一些年青的小子,特別是一些出眾的小子,總想出去闖蕩一翻。可是,這個世界,並不屬於他們的世界,都是一些野蠻的倭國人,他們到倭國去闖蕩,實在是太危險了,稍有不慎,就會連性命都丟了。所以,神龍島的規矩非常的嚴厲,一般的情況之下,是絕對不允許他們離開神龍島的。

當年,月讀的父親,是神龍島最出色的一個青年之一,其悲慘的下場,就是一個血淋淋的例子,讓神龍島的島主,輕易不會讓島上的人離島闖蕩。讓月讀離島,也僅只是為了獲得一些大漢天朝的消息罷了。

戰船漸近,大戰船自然不能直接泊到了岸邊,海灘太淺,會將大戰船擱淺。

劉易帶著典韋、史阿,還有似有點擔憂的月讀,幾人一起跳下了小戰船,在數十個新漢軍將士的護送之下,直接劃往島邊,向著那遠遠可見的人影划過去。

遠遠的,站在劉易身邊的月讀,她就望見了那高大礁石上的數人,當中的一個,白髮白須,她一眼便認出了是她的師公。

「爺爺!爺爺!是月讀,是月兒,是我回來了,你們不用擔心。」

月讀見到了親人,原本的那一點擔憂都拋於腦後,有點歡呼雀躍的跳著揮手喊道。

那老者的眼光是何等銳利?目光有如實質的望了過來,讓劉易都覺心頭一顫。就是劉易身邊的典韋與史阿,也幾乎一下子神色一緊,望向了那老者。

這個月讀的師公,爺爺,絕對是一個高人。並且,劉易與典韋他們都能覺察得到,極有可能,這個老者,就是和他們同級別的高手。

不簡單啊,在這個神龍島上,居然有一個等同是超級武將的人物存在。

「月兒?你回來了?怎麼把外人帶回來了呢?你不知道我們神龍島的規矩么?」

戰船很快,在軍士的整齊划動之下,劉易與站在那突起的礁石上的老者幾人相隔不到百步左右了。

憑劉易等人的眼力,已經可以看得清楚他們的樣子,而同樣的,劉易也知道他們也一定可以看得清自己。

劉易握住了月讀揮舞著的玉手,將她拉回身後,自己站到了船頭,遙遙的,劉易抱拳道:「前方想必就是月讀妹妹的師公爺爺了,在下劉易,是從大漢來的漢人,此次前來,是特意前來拜訪你老人家。聽老人家的說話,與在下並沒有太多的分別,所以,在下認為,咱們應該是同一個地方的人,大家應該同是炎黃子孫,最起碼,五百年前是一家,所以,有話好說,可否容我等上岸一談?就我這數十人。」

現在說什麼都沒用的,只要先登島,大家坐下來再說,並且,一時半刻也說不清楚的。

「呵呵,遠來是客,神龍島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