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五十章攻略倭國(五十三)

第四百五十章攻略倭國(五十三)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4-04 17:32  字數:5552

月讀一念及卑彌呼的安危問題,她便有點不安。

但她又面現難色的道:「可、可是,這次月讀出來,已經到了和師公約好的時間,得要回去了。還、還有……我留下來,就等於為邪馬台朝廷效力了,我師公怕是不會讓我留下來的。」

「這個我已經為你考慮到了。」劉易打斷了月讀的說話道:「其實,不僅僅你要留下來相助你的姐姐,包括你師公,我都想把他一起請來。這次,我跟你一起回去,去見見你的師公,也可順便把你和我的親事給定下來。」

「你要跟我去見我師公?這、這不可以的,從來都沒有外人到過我師公隱居的地方,他也不會讓人家帶你去的。也不會見你。」月讀神色一慌的道。

「萬事總會有意外。」劉易斷言道:「這事沒有商量,必須得要帶我去。還有,你先跟我說說,你們隱居的地方,是一個什麼樣子的地方,那裡有什麼人等等,都跟我說說看。」

月讀不禁一陣沉默,她有心裡,覺得這個男人,似乎太過霸道了,不過,也不知道為何,這個男人,似乎還真的有一言九鼎的氣勢,自己總覺欲拒無從。

她不禁正眼的打量了一下劉易,卻發現,這個男人,似乎有一種不可一世有氣勢,而且,這種不可一世,卻又是那麼的自然流露,沒有半分做作,自然而然的,讓她的心裡不禁一跳,看著都暗覺有一種順服願意供其驅策的感受。

其實,劉易現在,可以說是這個天下最有權勢的人了。在不知不覺之間,劉易已經養成了一種上位者的威嚴,舉手投足之間,那種天下非我莫屬的氣勢,就會自然流露出來。讓人心折。

這都還不算劉易的武功了,若是迸發出其超級氣場,恐怕許多超級高手都會為之心懼。

劉易其實也沒有太多時間和月讀談情說愛什麼的,或者是應了那句,攘外必先攘內。現在大漢局勢正亂,劉易這次出海無征,只是一個初步的嘗試。其心底里,始終都放心不下大漢的局勢。所以,現在離開大漢這麼久,心裡真的有一種歸心似箭的感受。如此,必須快刀斬亂麻,儘快的把邪馬台的事給解決了。如此才可率軍返回大漢,開始統一大漢征程。

小小的倭國,現在還真的沒有必要花費太多的心思,劉易欲奪倭國,欲滅倭族,這只是一個從後世帶過來的對小日島國人的厭惡情緒作崇。實際上,現在就算奪取了倭國。對於新漢朝的幫助並不大。他們窮得都沒有什麼值得劉易索取的,而且,倭國人又不可用,不似那些匈奴人異族人,經過改造同化之後,他們能完全的漢化,所以,也不能將倭**隊帶到大漢。助劉易完成統一大漢大業。

因此,劉易覺得,現在扶持起一個邪馬台國就已經足夠了,只要催化倭國人自相殘殺,讓他們爭戰不休,儘可能的減少倭國人的人口數量,為自己將來滅絕其倭國人減輕困難。那就已經足夠。沒有必須逗留在這倭國太久的時間。

「說啊?這有什麼好顧忌的?」劉易見月讀不說話,催促她道:「你別把你那隱居之地想得太過神秘,還煙雨樓?其實,如果我估計沒錯的話。你那裡,應該就是一些渡來人後人所隱居的地方,你們那裡,應該會有一些渡來人的高手,你師公,就是其中之一。你所學的舞劍之術,隱行之術,這些,都應該是你師公他們教你的,而這些,在我們大漢,都是非常平常的事,像你的舞劍之術,我們大漢里的一般女子都會。沒有什麼的神秘可言。」

「你、你都知道?」月讀略驚的抬頭道。

「呵呵,這有什麼好稀奇的?倭國人太落後了,你與舞蝶相戰的時候,所施展出來的舞劍之術,絕對不可能是你們這裡那些野蠻落後的倭國人能夠創造得出來的,一定是來自於外來的武技。而只有我們大漢,才會有如此精妙的舞技。」劉易笑了笑道:「說實在的,就算你不帶我去,我也能找得到,你們所謂的隱居之地,充其量不過就是在一些荒山深谷當中,又或是在一些看似隱藏無人的小島上面,本人要尋找,只是花費一點時間罷了。並且,我也敢肯定,你師公他們隱居的地方必然不會離這太遠,否則,你不可能常常出現在這裡了。說不準,還有可能就在這邪馬台的境內。」

「好了……」月讀有點驚訝的打斷劉易的話道:「好吧,我帶你去,不用多說了。我們的隱居之地,其實就是在日嚮往東的一個小島上。我知道你們有許多戰船,真要找我們的隱居之地的話,也肯定能找得到的。還有,我們島上的險要地形,也未必可以阻攔得了你軍中的那些高手。人家帶你去行了么?」

月讀說到最後,少有的帶著一種嬌嗔的態度沖劉易白了一眼。

「嘿嘿,早該如此。」劉易見她終於答應了帶自己去見她的師公,不禁有點得寸進尺的捉住她的手腕道:「那我就當你答應了嫁給我啦,到時候,我會向你師公提親的。」

「不、不要這樣……」月讀現在有點怕與劉易這種太親妮的動作,但是對於嫁給劉易的這件事,她卻似沒有太過抗拒。

女人嘛,有時候的確是比較被動的,哪怕她原來沒有對劉易有什麼的感覺,不喜不惡,可是,當與她說到一些實質的事,她卻很難拒絕。就好比後世,那些平時無比嬌傲,優秀的女人,當她們到了成婚的年齡,又沒有喜歡的人的時候,她們一般都很難拒絕別人為她們介紹對象。不管她們平時有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