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四十一章攻略倭國(四十四)

第四百四十一章攻略倭國(四十四)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3-30 23:45  字數:5637

「懂了嗎?不懂?不懂你們點個屁頭?」甘寧有點無奈的分別踹了兩個傢伙一腳,將他們趕走道:「想立大功,還不快點去整合軍馬,連夜殺到邪馬台國京都?只有把邪馬台國京都都奪下來了,才算是大功一件,僅僅是抓了一個倭國首領,這算什麼功勞?沒有了一個御建明方還會有御建暗方、御建明圓什麼的。」

「真是的,被你們氣死了,咱們從一開始的目的,就非常明確,就是突襲邪馬台京都,接應我們主公的另一路大軍。」甘寧罵罵咧咧的道:「如今,我們的大軍,已經暴露了行藏,使得我們的突襲都快成明攻了,你們還不抓緊一些,趁御建明方被我們捉住,那邪馬台京都僅只有區區萬來人馬鎮守的時機,你們還不懂得把握機會,率二千騎軍突襲,將邪馬台京都打下來,你們還在這裡等什麼?等我甘寧來給你們封賞?」

「啊啊,我們懂了,真的懂了,三弟,走走,現在還來得及,我們馬快,咱們連夜去把邪馬台京都拿下來,如果我們拿不下邪馬台京都,我們寧願拿頭來見大哥。」周泰不笨,有時候只是愣了一些罷了,甘寧反話都說到了這個份上,他哪裡還能不明白?他趕緊一把拉過蔣欽,拉著蔣欽如飛一般而去。

他們真的懂了嗎?或許是懂了,可是,卻絕不會是全懂。

新漢朝,越來越強大,越來越看得到將來的美好。不過,隨著新漢朝的強大,朝中的勢力派系,也會越來越多。

當然,所謂的這些派系。其實都是忠於劉易的部屬,互相之間,自然不會互相攻擊。

可是。不可否認,有人的地方。就會有江湖,就會有爭鬥,哪怕是一些良性的競爭,也是競爭。

甘寧與周泰、蔣欽,自然算是一個小派系。

對於甘寧來說,他們都有著一些不太好的出身,做過盜賊。干過打家劫舍的惡事。

有著這樣出身的人,放在任何時代,都不會太待人見的,這也不是甘寧妄自菲薄。這是一些實情。幸好,他們得遇劉易這樣的一個明主,這才讓他們有機會報效國家。所以,他們得要好好把握住機會,真正的出人頭地。

當然。這並不是說他們現在不算是出人頭地了,可是,他們都是一身本事的人,都想讓自己有所作為,能讓自己有一個施展本領的舞台。如果自己不懂得把握住機會。錯過了,將來就會一事無成。

作為領軍統將,如果他們自己獨立領軍在外,不懂得審視度勢,不懂得把握住機會立功,那麼,將來誰會再給他們機會?

像眼前,明明可以趁邪馬台京都兵力空虛,周泰與蔣欽可以率騎兵突襲,一舉而下的,如果他們不懂主動出擊,等著命令,那麼,再派去的將領,未必會是他們了。

比如,甘寧與黃忠,關係自然是比較好的,可是,換了是黃忠率軍在此,他可能就會自然而然的讓自己下面的親將率軍前去,怎麼也輪不上周泰與蔣欽去白檢這樣的功勞。

這就是派系了。

要知道,這本來是他們不用請示,先把功勞拿到手了再說的。所以,當甘寧率軍來到,見到這兩個傢伙還傻呼呼的在等自己給他們下一步行動的命令,不禁就有點來氣。

這事兒,要是換了像黃敘、龍歌那些小子,甚至是那些在外征戰慣了的一般的營將,他們此刻,怕早已經率軍殺到了邪馬台京都。

甘寧可不想看到自己派系內的人,給人一種無能的觀感,這些事兒,說無能都是小的,往大了去說,如果朝廷還是以前的朝廷,主上非是如劉易這般的開明的明主。那麼,一些奸佞甚至會抓到一些似不是事的小事,如誣陷他們作戰不力,延誤了戰機。反正,如果是以前的朝廷,他們要被別人怎麼說怎麼整都可以。

當然,現在自然不會有這樣的事,不過,甘寧也希望周泰與蔣欽可以快些適應真正的戰爭,適應獨自統軍在外,作為統將應該要多動腦子打仗的問題。不用時時刻刻都要上面的人指揮他們一步才走一步。

不過,話說回來,這也不能全怪周泰與蔣欽兩將。他們,本事是有的,可是,他們什麼時候真正的率軍打過大仗?練兵,他們可以做得很好,可是,說到底,他們都還沒有真正打過仗。

以前做水盜,那些都不叫打仗,和現在動輒就數千數萬,甚至數十萬的大軍是完全不同的。關鍵的,他們適應了就好。

做水賊強盜的,哪一個不是滿肚子壞貨?只有他們適應了自己的角色,他們才會做得更好。

周泰與蔣欽,他們這一次,可能是跟著大哥甘寧的原因,所以,他們都不怎麼動腦子,現在,被甘寧這麼一點醒,他們最少明白了許多事兒。

他們這才暗自責怪自己怎麼就這麼笨的呢?怎麼就想不到呢?最起碼,在捉住了御建明方,弄清楚了狀況的那時候,就要想到,是否要突襲邪馬台國京都。

還好,現在也不晚,反正,早一點趕去,也是夜間,晚一點趕去,也是夜裡,都算得上是突襲。

不過,唯一不同的是,夜襲邪馬台京都,如果動作快速,可能就能趁邪馬台京都的守軍不備,可以一舉而下。現在嘛,慢了這些時辰,那邪馬台京都守軍,可能就已經有了防範。

不過,有了防範又如何?御建明方的兩萬軍馬,已經被殺敗,逃得不知所蹤,那邪馬台國京都,就僅只有這麼一萬來人馬鎮守,兵力真的空虛得可以。

周泰與蔣欽,此刻都不禁開動了腦筋,想著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