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四十章攻略倭國(四十三)

第四百四十章攻略倭國(四十三)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3-30 23:45  字數:5656

周泰與蔣欽,之所以會聽從甘寧的勸說,放棄了他們那些安樂的落草為王的生活,加入了新漢軍,投效了劉易。這主要是他們的心底里,其實也不打算一輩子做那些遭世人唾罵的賊人,他們的心裡,其實也有著報效朝廷,建功立業的心思。

所以,甘寧一說,他們就一拍即合,像蔣欽,他一開始,連劉易的面都沒有見過,他就投效了劉易,並且,不遺餘力的為劉易控制了整個巢湖,為劉易平靖了巢湖的水賊強盜,拉起了一支新漢軍水軍。

要知道,要平靖一個大湖裡的無數水賊強盜,那些水賊強盜,也盡多是一些桀驁不馴的惡賊,豈會輕易接受招安?沒有經過惡戰,不把他們打服或者直接消滅,能平靖一方,能那麼容易的成立一支水軍,能輕易的控制得了一個大湖泊么?

對於周泰所盤據的鄱陽湖倒還可說,因為,當初周泰因為其本人並不太善於經營,許多事,都是甘寧或者是甘寧派人助其平靖鄱陽湖的,周泰當初甚至也得到了新漢軍水軍的幫助。可是,蔣欽的巢湖,卻沒有怎麼樣得到新漢軍的援助,可以說,幾乎是他一手一腳,把整個巢湖給平靖下來的。

直到現在,巢湖地區的百姓,都非常感激蔣欽的義舉。當時,劉易正率軍攻擊袁術的壽春城,所以,才會無暇顧及巢湖的事。但就是如此,蔣欽,也獨自解決了許多難題。

如今,蔣欽與周泰,他們算是新漢朝正式軍將的一員了,他們希望。可以憑著真真正正的戰功,給自己正名。向所有人都證明,他們並非是因為原來是水賊強盜首領才獲得一個軍將的職位的,他們希望,可以打出自己的一片天空。

經過爭執,甘寧也明白他們急於立功的心態,便只好讓兩個義弟一起上陣。

大家不說,但誰都明白,兩兄弟一起上戰場,到時候若要論功行賞。那麼,誰能斬殺敵軍主要的人物,誰的功勞就越大。因此,當周泰發現了御建明方之後,憑直覺。他就覺得那御建明方一定就是他的功勞。

但是,蔣欽也幾乎同時發現了戰場上的御建明方。因此。他們兩將,誰都不甘落後,拍馬向御建明方殺過去。

悲摧的孩子,御建明方現在居然還沒有發現他已經被大漢天朝的兩員大將給盯上了,他正焦急的大叫著下令,讓他的軍士趕緊往邪馬台國京都逃。

他甚至。連自己的親兵沒有在身邊護著他,他都沒有察覺。

「賊將,過來與爺爺一戰!」

周泰的長柄大刀,舞出一道寒光。唰的一聲,將擋在他前面的兩個倭國士兵一刀斬殺,兩顆頭顱高高的飛起,鮮血狂噴當中,他的戰馬已經從兩個倭國士兵之間一衝而過,眨眼殺到了御建明方的面前。

那兩個倭國士兵,其實有一個是邪馬台復他媽的人。可是,這兩個交戰在一起的倭國士兵,一個一刀插在另一個的身上,另一個,也同樣的插了對方一刀,並且,雙方各自一手死命的抓著對方的刀刃,都希望可以弄死對方,一時半刻之間,恐怕也難以分得開的。

周泰也懶得管他們是誰,乾脆一刀將兩人一起殺掉,反正,倭國人都該死。

周泰其實是一個壯漢,身形特別高壯的那種,自然要比那些倭國人都高大了許多。

這一刻,他騎著一匹高大的戰馬,就顯得他更加高壯了。

御建明方聞到有如在頭頂炸雷一般的大喝聲,再下意識的尋聲望去,看得他心頭一緊,兩目一縮。

丫的,周泰給予他的視覺衝擊,還真的太具有衝擊感了。

想想,一個身形壯大的大漢,騎著一匹高大戰馬,從兩個噴血的無頭屍首之間狂暴的衝過,那惡狠狠的目光,那寒光閃閃的長刀,無一不給御建明方一個有如天神降臨一般的衝擊感受。

「給我敵……」御建明方心頭一緊之餘,有點心虛的想叫自己的親兵上前敵住這員看似不可匹敵的大漢,可才叫出口,他就馬上合上了嘴巴,因為,附近數十步之內,根本就沒有一個人,那些親兵,都還沒有返歸他的身邊。

「殺擊擊!」

御建明方倒也算是一個梟雄人物,在這一刻,他知道想要活命,恐怕也只能靠他自己了。

所以,他並沒有轉身逃走,而是奮起膽色,提刀迎著這個大漢殺上去。

轉身逃走只是一個笑話,因為,人家騎著戰馬,四條腿的,絕對要比他的兩條腿跑得快多了,這樣的一個道理,他是明白的。

語言不通,可是,不管是御建明方或是周泰,都知道對方喊著的是什麼,都可以從對方的眼神當中,可以看得出那殺人的目光。

「殺!」

周泰先發先至,借著戰馬的衝擊力,向著御建明方就是狠狠的一刀。

「喝!」

御建明方不敢躲避,面對這疾如流星一般的一刀,他也避無可避,唯有就是硬接下這一刀。

「叮!」

刀兵交激,發出一聲清響。

嚓!

御建明方手上的武士刀,居然被周泰的長刀一刀兩段。

轟!

周泰的長刀,重重的劈落地下,有如在地上扔下了一顆炸彈似的,被周泰的勁氣濺起一片泥塵。

御建明方是一個準一流武將,論實力,不比周泰差多少,正面交戰,應該可以和周泰戰得上數十會合。

不過,包括御建明方自己都明白,他到底是不及這個漢將的。所以,他看似要硬接周泰的一刀,其實是死裡逃生的一個念頭。

在與周泰一刀相接這刻,哪怕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