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三十八章攻略倭國(四十一)

第四百三十八章攻略倭國(四十一)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3-28 23:15  字數:5644

在時候,還真的不能輕視人的智慧,哪怕他們是如何卑劣的人種。

御建明方在倭國當中,應該算得上是智將的那種人物。

當他冷靜下來,他就馬上想到了許多壞點子。

他對於大漢天朝的軍隊,已經有了一定的了解。

當中,大漢天朝軍隊的弓箭大陣,大漢天朝軍伍隊的投石機械,那種殺傷力巨大的遠程弓箭發射器等等,還有,要比他們的武器將備更加精良的軍械等等。這些,御建明方都有所聞了,也緊記於心。

現在,真正的大漢軍隊還沒有到,那一支萬人的邪馬台復國軍正好是送到他嘴邊的肉。他考慮到,只要吃掉了這萬人的邪馬台復軍國,再想辦法解決了餘下的邪馬台復國軍,那麼,那支大漢天朝的軍隊,也絕不是不可戰勝的。

根據之前御建雷軍與邪馬台復國軍戰鬥的情報顯示,那些邪馬台復國軍的戰力,遠遠不及他們,在狼牙門關前,就已經消滅了數千邪馬台復國軍。

另外,還有一點非常重要的情報,那就是,看似大漢天朝的軍隊與邪馬台復國軍是一起行動的,但是,實際上,這兩支不同的軍隊,他們卻是分開行動的,只有在邪馬台復國軍進攻不利的情況之下,那些大漢天朝的軍隊才會出手。

御建明方覺得,這對於他們來說,就是一個好機會,是一個很好的孤立大漢天朝軍隊的好機會。

留給他的時間並不多。他馬上命令軍隊行動起來。

對付邪馬台復國軍的萬人先鋒隊,並不需要用到他所有的軍隊。為了能快速行動,他留下了一萬人馬鎮守京都,親自率領兩人馬上,趕去迎擊邪馬台復國軍。

御建明方對於用兵之道,也有一點研究的。

他知道,邪馬台復國軍前來的路上,有一個適合伏擊的地形,離邪馬台京都只有十多里遠。

情報顯示。邪馬台復國軍先鋒軍與後續部隊相隔並不是太遠,如果他們與先鋒軍發生纏戰,極有可能會被後續的邪馬台復國軍掩殺而止,因為,如果他想解決這萬人的先鋒軍,就必須要在特別的時間之內解決。

所以,御建明方命令軍士。以最快的行軍速度,馬上趕緊他預定的伏擊地點。

邪馬台先遣軍,他們嘗到了燒殺搶掠的甜頭之後,已經和一般的邪馬台復國軍沒有什麼的不同。一路上,他們不停的四齣搶掠,這就使得他們的行軍速度。要比預計的慢了許多。

同樣的,先後前進的邪馬台復國軍,他們都一樣,由於先遣軍一路劫掠,使得尾隨的邪馬台復國軍劫無可劫。如此,他們只能到沿路更遠一些的地方去搶掠。而甘寧的這一支萬人新漢軍。則在後面慢慢的接收邪馬台復國軍的劫掠所得,比如接收一些錢財及漂亮的倭國女人。

這個,也早對那些邪馬台先遣軍說明了,他們所搶掠所得的錢財,必須要繳納一部份給大漢軍隊,還有,漂亮和倭國女人,也一定要交上來的。這是大漢天朝來助他們的先決條件,沒有錢糧女人,誰會來助他們復國?

這在邪馬台復國軍當中,已經是一個例規了。

本來,對於那些邪馬台復國軍一路劫掠前進,慢慢的拉開了距離,就連周泰與蔣欽兩將,都分別提醒了甘寧,讓其注意一下,別讓那些邪馬台復國軍遭受到倭國叛軍的攻擊。

不過,甘寧對於兩個義弟的提醒不以為然。

當然,作為劉易所看好的智將之一甘寧。他自然並不是當真的不以為然,只不過,他與劉易一樣,對於那些倭國人的生死,他並不放在心上。在登陸的時候,受到了倭國人的熱烈歡迎,弄得他都不好意思下令斬殺那些倭國人。可是,這些倭國人的本性本質都是一樣的,看看他們現在一路所做的惡事就知道了。所以,他們都該死。

如果他們當真的遭受到倭國叛軍的伏擊,能消耗一些他們的人口自然是最好。如此,也省得將來由新漢軍將士親自動手斬殺太多的倭國人。

嗯,這樣的想法,巴不得友軍去送命的想法,似乎很不應該,很邪惡,可能會讓一些人心寒,可是,對於這些卑劣的倭國人,不管是劉易或者是甘寧,他們對於坑死那些倭國人,心裡還真的一點罪惡感都沒有。心裡坦然得很,誰叫那些倭國人種實在是太過卑劣了呢?他們死了最好,可以讓世界都能夠清凈一些。

正是基於這種心理,甘寧明知道邪馬台復國軍如此突前輕進,極有可能會有什麼的危險,但是,甘寧也只當是不知道。

不管那些倭國人的命運如何,甘寧要做的,只是注意自己的新漢軍將士,莫要遭受到什麼的意外就好了。所以,在行軍的過程當中,軍隊就有如在大漢行軍一樣,斥侯探子四散而出,不管前方是否剛剛有邪馬台復國軍的軍馬通過,但凡是有可能有敵軍埋伏的地方,新漢軍的探子斥侯,都會經過細心的搜索,確認沒有敵軍的埋伏,才會通知後面的軍馬通行。

可以說,新漢軍將士,從來都沒有放輕警惕之心。

大意與漫不經心,怕苦怕累,輕敵驕傲等等,都是他們命喪戰場的主要原因。這些,在新漢軍數年的練軍當中,是每一個士兵都要緊記,要改正的決點。每一個新漢軍將士,在任何時候,任何地點,都不能放鬆警惕之心,一定要謹慎的對待每一次行軍的過程,要把遭受到敵軍伏擊的意外風險減到最低。

山本晉中,原本是浪流到山根大板的一個浪人武士,他親眼見識了大漢天朝的戰船的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