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三十二章攻略倭國(三十五)

第四百三十二章攻略倭國(三十五)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3-26 07:45  字數:5410

劉易心目中,最好輔助卑彌呼的人,已經去了其一。佐久夜姬,劉易知道在短時間之內,肯定是難以再找得到她了。

按目前的情況來說,劉易估計她還在不在倭國都說不定,畢竟,現在的倭國如此動蕩,到處都是戰亂,卑彌呼女王又落難,這樣的情況,都不能讓佐久夜姬現身,那就足可以說明,這個佐久夜姬,可能根本就已經不在倭國,極有可能,已經到了更遠的地方去,所以,才會對倭國現狀不清楚,才如不理不聞。

「好了,那就不說佐久夜姬了,說說月讀吧,現在的情況之下,我們要如何才能找得到她,請她來協助我們收復邪馬台國,為我們治理邪馬台國呢?」劉易不再考慮佐久夜姬的問題,轉而向卑彌呼詢問月讀的事。

「月讀妹妹……」卑彌呼說到月讀,她的臉上愧疚之色更濃,似更難開口的樣子。

「妹妹?她當真是你的妹妹?親妹妹?」劉易卻關心的這個關鍵的問題。

如果月讀當真的是卑彌呼的妹妹,那麼,劉易就可以證實其中的幾件事。

一,就是證實小日島國的一些神話記載當中,所謂的小日島國神話當中的三尊大神原本是三兄妹的事,那麼,現在卑彌呼、月讀、須佐久男,這三人正好可以對號入座,這就證實,這小日島國人所崇拜的大神,就是這三人。

二,在一些小日島國的研究當中。所存在的那些矛盾,現在也不再是矛盾了。證實了卑彌呼與月讀的關係,那麼,就無可爭議的得出結論,若月讀與須佐久男是小日島國三尊大神的話,那麼,卑彌呼不一定是其中之一,是後世受到小日島國人瘋狂崇拜的天照大神。絕不會是另有其人。

卑彌呼聽劉易強調了一下這個問題,她不覺神色一黯。美眸當中,竟然滴出了大滴的晶瑩淚珠。

「嗯?怎麼了?呼兒,是不是有什麼不好開口的?若當真如此,那不說也罷,免得讓你傷心。」劉易趕緊哄著她道。

「不、不是啦……」卑彌呼不讓劉易為她拭去眼角的淚珠,而是自己抬頭拭了一下道:「這些也不是什麼不可道之的事。是這樣的……」

卑彌呼有點哀傷的樣子道:「月讀妹妹她、她的確是人家的妹妹,親妹妹。是一母同胞的親妹妹。」

「額,這……這也是正常啊,為何呼兒你?」劉易不解卑彌呼為何一說起這個月讀妹妹她便如此傷懷。

「唉,夫君你有所不知,呼兒母親,是前任邪馬台國女王。她的生活,其實一直都很混亂,可是,為何她後來特別嚮往大漢的文化,還特意讓我從小就學習大漢的文明呢?那就是因為月讀妹妹的父親的影響。」卑彌呼說著。伏身入劉易的懷抱,弱弱的道:「不滿夫君說。其實,人家雖然知道母親是誰,可是,父親是誰人家不知道的,甚至,連女王母親,她都不太清楚……」

「額……」劉易一時還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好了。

不過,想想也是自然,以倭國人的作風,哪裡會有太多的講究,一個倭國的女王,面首三千也只是小事一樁,如此的話,誰能知道,女王所生的孩子,到底是誰的種?

「這些都不重要了,不管怎麼說,呼兒你現在冰清玉潔,思想開明,深明我們大漢文化的精髓,對於那些事兒,也不用過多去想了,看開一些,咱們還是說說月讀的事吧。」劉易不再讓卑彌呼說太多自己的身世問題,還以為卑彌呼是為了感懷自己的身世而傷懷呢。

「夫君,你、你不會因為這些而看輕了呼兒吧?」

「傻丫頭,這都是一些什麼事啊?我喜歡的是你的人,又不是你的過去,對於你以前的事情,我是不大在意的,何況一個人的生命,都是父母賦予的,由不得自己,所以,就算是在乎又能如何?那樣,就能重來,就能讓一個不清身世的人弄得清楚其身世么?」劉易勸慰著卑彌呼道。

「嗯,只要夫君不嫌棄人家便好。」卑彌呼有點歡喜的擁緊了一下劉易。

跟著,卑彌呼說道:「人家不是為了自己而掉眼淚,而是為了人家這苦命的妹妹。」

「哦?月讀怎麼了?」劉易好奇的問。

「夫君有所不知,月讀的父親,其實是一個漢人,也就是我們倭國所說的渡來人。這個漢人,來歷很神秘,他武藝過人,身手不凡,並且,好像天文地理,無所不精,我們邪馬台國,能夠迅速發展,也跟他有著不少的關係。」卑彌呼說著,跟著神色有點哀傷的道:「可能他實在是太過優秀了,所以,女王一度迷上了他,還跟他生了月讀。可是,漢人不是有話說,木秀於林,風必摧之。他因為深受女王的寵愛,所以,遭受到了許多倭國人的妒嫉。」

「不受人妒的人是庸才,他越是受人妒嫉,那就足可以說明他的優秀。怎麼?莫非還有人想害他?」劉易隱隱的感到其中會有一些不一樣的故事,不太確定的道。

「何止是想害他?一個風雨交加的晚上,月府被偷襲,月讀的父親,被人割首,而月讀,那時候,才剛剛滿月不久。」卑彌呼忍不住又流淚的道:「剛剛滿月的月讀,幸得女王母親來得及時,才能免於一死,不過,在宮中,她一直跟著人家生活到了七歲。這七年來,她幾乎每天都會受到宮裡人的欺負,並且,好多次被人下毒手,幾乎都要了她的命。」

「嗯,想來,月讀的小時候過得肯定很難過,不過,這也避免不了的,那些妒嫉他父親的人。絕不會因為其父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