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零五章攻略倭國(八)

第四百零五章攻略倭國(八)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3-12 19:42  字數:5452

儘管那些倭國人不太甘心被大漢天朝的軍隊奴役,可是,他們在新漢軍士兵的皮鞭之下,已經知道他們要怎麼樣做人了。

所以,儘管他們有一時的騷動,但是隨著卑彌呼的喊聲,他們又安靜了下來。

「現在,在大漢天朝的軍隊的幫助之下,本女王決定,從今天開始,我們組成一支邪馬台復國軍。而你們,就是這支軍隊的將士。日後,本女王將與你們一起,帶領你們,把闖進我們邪馬台國,闖進我們家園的所有倭國亂兵趕走,把那些背叛了本女王,背叛了我們邪馬台國子民的叛軍消滅。重建邪馬台國,重建我們的家園。」卑彌呼冷聲喊道:「將來,你們,就是我們新邪馬台國的功臣,待收復邪馬台國之日,便是你們重獲自由,與你們妻兒相聚,重建家園的時候。現在,如果願追隨本女王光復邪馬台國的,有志向的男人,就請報名參軍,加入我們的邪馬台復國軍!」

「殺擊擊……」

幾乎每一個倭國人,他們都激動的叫了起來,成了復國軍,他們就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誰還想繼續留在這裡做大漢天朝軍隊的奴役?

跟著下來,卑彌呼也宣布了一些成立邪馬台復國軍的一些細則。同時,也解釋了一下大漢天朝的軍隊,為何要把他們集中起來,驅趕他們去做苦力的原因。

當然,這個,也不管這些倭國人是否能理解,又或者相信了,主要是簡單解釋一下,讓這些倭國人成軍之後,不要太過仇視這些大漢天朝的軍隊便好。至於這些倭國人,是否不能釋懷,是否仇視新漢軍。這個並不重要,因為,他們就算是仇視,也奈何不了這些新漢軍的。

卑彌呼說道:「在正式成軍的這一刻,也要讓你們明白的,大漢天朝的軍隊,為何要把你們給集中起來。讓你們去做一些苦力呢?這個,其實就是對你們的一種鍛煉,因為,你們當中,大多都是一些普通的平民,儘可能你們原來可能也練過一點刀術什麼的。可是,比起真正的軍士,你們遠遠不及,我們邪馬台復國軍,是一支打仗的軍隊,你們什麼都不是,沒有戰鬥力。所以,必須要對你們進行訓練,可能你們自己都不覺得,經過這一個多月來到勞作,你們是不是覺得你們現在的體力體能,已經比以往更強了一些?最起碼,你們的力量都已經比以往更強大了一些?」

「這些,都是本女王授意大漢天朝的軍隊這樣做的。其實。大漢天朝的軍隊,是本女王請來的,是帶著善意來的。你們看看你們每天所吃的喝的,還有,你們的家人孩子都得到了妥善的安排的事上,你們就能理解了。」卑彌呼似有點動情的說道:「大漢天朝對我們所做的一切,相比起那些倭國亂軍來說。是不是更加文明人道?是不是更加的友善?」

聽卑彌呼這麼一說,哪怕是沒有什麼良心的倭國人,沒有感恩之心的倭國人,也頓時明白了許多。畢竟。最起碼的,他們雖然做著奴隸一般的事,可是,卻還能很好的活著,單從吃喝的這方面上來說,這些大漢天朝的軍隊,似乎並沒有為難他們,還讓他們吃喝得好好的。從這點上來看,似乎,這些大漢天朝的軍隊,就不是那麼讓他們仇視了。

當然,想讓這些倭國人感恩,從此視大漢天朝的軍隊是自己人那是不太可能的。劉易也沒有想過要這些倭國人對自己漢人感恩,只希望,到時候他們能下手狠一些,多殺一些倭國人。

「好了,現在,我們要進行邪馬台國進行軍將的挑選。」卑彌呼沒再多說那方面的東西了,說道:「邪馬台復國軍,直屬本女王統領,其下,設復國軍大將軍一員,統管全軍。由徐德將軍擔任。」

徐德,是徐虹的兒子,是徐敏的父親,亦是劉易的岳父了。

他有祖上家傳下來的武藝,勉強可以和申勇一戰,算是一個相當不錯的武將了。這也是劉易答應納了徐敏那妞兒之後,偶爾看到徐德居然有武藝,試過其身手之後,便決定提撥一下他。

由倭國人的軍隊,始終都要掌握在自己的手裡,卑彌呼只是出面做一個樣子,其實,軍權始終都在劉易的手上的。

所以,由徐德出任這個邪馬台復國軍就最好不過了。

也剛剛好,捉回來的倭國青壯,有二、三萬人,如此,就剛好可以成立一個滿編軍,可能還會多出一兩千人馬,多出來的那些,就讓其成立一支卑彌呼女王的親衛軍。既然要以卑彌呼之名,奪取邪馬台國,那麼,就乾脆搞得正式一些,堂堂的一個女王,沒有親衛軍說不過去的。

宣布了邪馬台復國軍的大將軍之後,卑彌呼又把徐德請上了點將台,讓徐德在那些倭國人的面前露露臉,讓那些人知道,他們將來將要受到什麼人的指揮。

跟著,卑彌呼又正式給徐德授予了軍旗兵符。

徐德的身形,可能是在倭國生活的關係,並不算高壯,但是,卻有如一頭老虎一般,看上去非常的矯健,走路虎虎生風的。

其實,渡來人的這些後代,可以在倭國人的夾縫當中生存至今,他們就沒有一個簡單的人。要不然,早就被倭國人給滅了。起碼,他們都要有一技防身。

卑彌呼把成軍的事宜,當場交給了徐德,讓徐德來主持。

徐德也算是一個有見識的人了,所以,並沒有半點怯場。

他虎立點將台上,沉著的掃了一眼台下的倭國人,洪亮的道:「鄙人徐德,祖上曾是渡來人,不過,現在,徐某是倭國人,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