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九十一章群魔亂舞

第三百九十一章群魔亂舞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3-08 17:28  字數:5543

須佐久男深信,一定是他的弟弟半藏搞的鬼,一定是他的弟弟一直都派人盯著卑彌呼女王,然後把卑彌呼女王搶去。

須佐久男覺得自己還真是笨叫,居然沒有提防這個弟弟。

嗯,誰不想能掌控住卑彌呼這個女王?誰不想成為卑彌呼女王的主人?誰不想成為邪馬台國甚至整個倭國最有權勢的人?

他須佐久男想,半藏想,哪怕是一些邪馬台國的大臣,他們也想,整個倭國的男人,誰都想把這個卑彌呼女王壓在身下。

一定是半藏!

須佐久男,他現在深信,一定是半藏派人來壞了他的好事,派人來閹割了他,讓他承受這一輩子不能再做男人的痛苦。

須佐久男的心憤怒了,沸騰了,心裡對關藏,對卑彌呼的痛恨,已經超過了他被閹割之後所承受的身體痛苦。

他有點瘋狂的下命令道:「來人,傳令下去,務必要把卑彌呼及那個叫伊騰的刺客給本王子抓回來,抓不回來,就讓他們切腹吧,另外,馬上傳令,讓人把這川內鎮的人,全殺了,搶光他們所有的一切,然後,我們馬上返回根佐城,起兵!起兵殺入邪馬台國京都,一定要將半藏那賤人抓住,對他凌遲至死!」

「啊?王子,現在就離開這裡嗎?可是王子你的身體……」

「管不了那麼多了,本王子還不致死,就這麼辦。把這個川內鎮,一把火燒了。要燒得一乾二淨,如此,方能一泄本王的心頭之火。走走!」

這裡,是須佐久男永遠的痛,他要把自己所受到的痛苦,完全嫁於這個川內鎮上的人身上。他要把這個讓他屈辱的地方完全毀滅,如果可以的話,他甚至想將這個川內鎮的一切都毀滅。讓這個世上,再沒有川內鎮的這個地方。

嗯,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命根子,須佐久男的內心狂暴,終於被引發了出來,使他的靈魂,更加的扭曲。

如果說。因為一系列的遭遇,因為認識到另一個世界的文明之後,卑彌呼當真的再也難以忍受得了倭國人的野蠻落後,沒法忍受倭國人的噁心行為。那麼,須佐久男,他現在。並不僅僅只是厭惡倭國人那麼簡單了,他現在,是厭惡世上的一人,他甚至產生了一種滅世的瘋狂念頭。那種,自己不好過。他也不想別人好過的瘋狂念頭在他的腦海中滋生,那種滅世的瘋狂理念。慢慢的在他的心中紮根。

嗯,對於倭國人來說,性,可能就代表了他們的一切。是他們活著的最大樂趣。

如今,須佐久男已經成了廢人,再也不能感受得到性的樂趣。他實在是忍受不了別的人可以享受得到那種作為人的再大的快樂,而他卻只能痛苦的看著。所以,他想讓所有的男人,都像他這樣,永遠都不能再碰得了女人。

呵呵,漢人當中,有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說法,但是,在倭國人的心目中,他們可沒有這樣的想法,反而是覺,自己不行,他也要讓全世界的人都不行,讓全世界的男人都陪著他干看著女人而動不了。

須佐久男,他一直都野心勃勃,一直都想成為這個世界的主人。所以,他的內心雖然陰險,但是在表面上,他的表現還是不錯的。最起碼,他在本國,在邪馬台國的表現,對待邪馬台國的子民,他還是保持著和善的一面的,平時,他也能夠剋制,沒有對本國的子民造成什麼的傷害,使得他在邪馬台本國當中,聲譽其實還算是不錯的。

但是,現在已經心理扭曲的須佐久男,他就管不了這麼多了,不再管邪馬台國的子民,也不再孝慮這個川內國的倭國人,其實也是他的子民。

他現在,就是只想快點毀滅這裡,逃離這裡,忘記這裡。

很明顯,劉易的計劃成功了,須佐久男,他不僅懷疑到卑彌呼的另外一個弟弟的身上,而是肯定是半藏派人來廢了他的,他也不僅僅是仇恨半藏,甚至連世人都仇恨上了。

隨著須佐久男的命令,川內鎮還真的亂了,剛才,鎮上的倭國士兵,他們亂,只是追殺劉易與卑彌呼,可是,現在他們亂,卻是對鎮集內那些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的一般倭國子民亂殺亂搶。

這個川內鎮,他們因為這附近方圓百里的大鎮集,平時,往來貿易的倭國商人很多,所以,他們其實也早知道邪馬台國現在已經大亂,他們的女王,也被他國的亂軍殺得大敗,不知道逃到了那裡去。

這些消息,讓鎮上的倭國人,都非常的驚慌,原本熱鬧的鎮集,近段時間,早已經極少有人前來貿易。甚至,鎮上的許多人,因為害怕禍亂會牽及到他們的川內鎮,所以,不少人都已經遠逃,逃到他們認為較為安全的地方。

而更多沒有離開川內鎮的倭國人,他們看到須佐久男親自親了一軍到了鎮上,他們都不禁全都安心下來,畢竟,在他們一般的倭國人的心目中,對於須佐久男還是挺有好感的。因為,是他率軍在邪馬台國的北方守著,沒有讓狗奴國的人殺進他們的國內肆虐。可以說,須佐久男在邪馬台國的子民心目中,就有點像是漢人當中的一個民族英雄。

所以,他們對於須佐久男率軍進駐川內鎮,他們是抱著熱情歡迎的態度的。

可是,他們全都沒有想到,他們心目中的所謂的民族英雄,此刻已經變身惡魔,要對他們展開屠殺,可憐,他們到死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一戶在川內鎮世代生活,做一些貿易小生意的人家,他們算是川內鎮比較富有的人家了。

因為須佐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