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九十章久男的仇恨

第三百九十章久男的仇恨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3-08 13:06  字數:5678

劉易知道,現在,他應該馬上殺了須佐久男,然後帶著卑彌呼馬上逃走,如此就可以在外面的倭國人不知道的情況之下,安然的離開。

不過,劉易覺得,最好還是不要殺須佐久男,殺一個須佐久男容易,但是,如果能讓這些倭國人自己人殺自己人,那麼,就要比由自己的新漢軍出手去屠殺好得多了。如果能夠讓倭國人自相殘殺,自己冒一點險也是值得的,何況,這個川內鎮四周,都是一些山林,只要帶著卑彌呼逃進山林,那麼,縱使須佐久男有更多的軍隊,也奈何不了自己。

難得的是,這個作為倭國邪馬台國的女王卑彌呼,她居然極力的贊成自己的計劃,居然樂於配合自己,似非常痛恨倭國人的樣子,也希望讓她的兩個弟弟互相殘殺。如果這樣都不利用一下的話,那麼劉易還真的是傻瓜了。

劉易抓緊時間,把這個計劃詳細的告訴了卑彌呼,讓她按計劃行事,畢竟,劉易不懂說倭國語,以前後世的時候,從小日av上所學到的那一句半句亞美蝶的小日語,在現在是派不上用場的,因為口音不對,何況,後世的小日島國語,與這兩千來年前的小日島國語,其實也有很大的分別的,所以,一會他不能再開口說話了。

待卑彌呼完全明白了劉易這個計劃的關鍵時,劉易便開始準備,嗯,其實也不用怎麼準備,而是先走到了那兩個被他殺了的侍女身邊,躬下身去,借了一點鮮血,抹在自己的臉上,盡量把自己弄得丑一些,兇惡一些。

沒有辦法。倭國人,普遍都長得面容醜陋,而劉易,卻太過俊氣了,一看就不似是倭國人。還有,劉易的衣服的問題,也不似倭國人的。所以。劉易在附近的房間,好不容易找到了一身倭國人的黑『色』衣服,拿回來讓卑彌呼幫忙穿好。

雖然須佐久男在被劉易打暈之前,他已經看到了劉易一眼。但是,在那驚鴻一瞥的那一瞬之間,劉易睹他根本就來不及打量自己。

還有頭髮,劉易也讓卑彌呼幫忙弄一下,儘可能的弄得像倭國人的那樣,頭上紮起一把大馬尾。

一切都裝扮好,其實就是一會兒的事。三國小兵之霸途390

劉易覺得差不多了,就估萎縮一下身體,讓自己的身體不要太過挺拔。沒有辦法。如果讓須佐久男直觀的看到自己這差不多已經一米八的身高的話,他也極有可能會懷疑自己是否是倭國人。一米八身高的倭國人,劉易有點懷疑他們搜盡倭國都不知道能不能搜得出一個半個來。

不過,劉易雖似萎縮下來,但是。整個人的氣勢卻一變,變得特別的凌厲冷凜。劉易的元陽神功,在聽收了鄒氏體內的那天然形成的玄陰之氣後,體內的元陽真氣,其實是可冷可熱的,熱和寒的真氣交雜在一起,隨劉易心裡所欲,可冷可熱。

所以,劉易調起陰寒的那一種真氣,頓時就讓整個房間里似有一種寒流似的,氣溫都驟然下降,同時也使得劉易整個人都陰冷起來。

卑彌呼也明顯的感受到劉易與剛才有所不同,看著劉易,居然讓她的心底里感到一寒,對此刻的劉易感到有點害怕,因為,殺氣實在是太盛了。

她看到劉易望向她,她趕緊點頭,表示已經準備好了。

劉易儘可能的讓自己充滿殺氣,一臉陰冷的樣子,走到了渾身**的爬在地上的須佐久男的身旁。

沒有多想,劉易一腳就踏上了須佐久男的後背,飛快的輸送了一道元陽真氣進入他的體內,將還在暈睡的須佐久男弄醒。

須佐久男因為劉易的元陽真氣的作用,悠悠的醒轉。

他一直在暈『迷』當中,所以,他醒來的這剎那,一時還搞不清狀況,他茫然的抬起頭,張目四顧,當他扭頭一望,正好與劉易的冷凜的兩目對了一個正著。

須佐久男看到劉易的這一張一臉血痕,狀如惡鬼,那陰寒得有如寒刀一般的一對冷眼,他頓時有如墜冰窖,渾身一冷。剎那間,他似乎記起了某些事,記起了他剛才是被人打暈了。

記起了這些,他心裡一驚一寒,但是,跟著他又是一怒。

畢竟,他可是邪馬台國的王子,又是手握邪馬台國大半兵權的將軍,這一輩子,他何時像現在這般被人踩在腳下?更別說被人打暈了。

他一時之間,居然流『露』出了倭國人野蠻不怕死的一面,張嘴就罵道:「八嘎!……啊……」

不過,他根本沒能再罵下去,因為,劉易的腳上一用力,他整個人就似被富士山所壓一般,一股欲要將他整個人都壓成肉餅的巨力壓下來。

碰!三國小兵之霸途390

劉易隨腳一踢,將他整個人都踢得飛起,剛好將他踢得啪的一聲摔到了卑彌呼女王面前不遠的地方。

嗆!

劉易手上拿著一柄倭國人的兵器,運氣一抖,發出了一聲嗚響,然後一步一步的向摔倒在地的須佐久男走過去,舉刀欲刺的樣子。

整刻的劉易,渾身散發出一股濃濃的殺意,有如實質一般的冷凜目光,緊緊的鎖定了須佐久男。

須佐久男在這剎那,終於明白了他的處境,明白到了他的生死已經掌握在這個黑衣人的手裡。

他本來,也算是一個二流的倭國武將,可是,在這個黑衣人的面前,他感到自己就似是一個待宰殺的雞狗,毫無半點反抗之力。

這一刻,他不覺無比的恐慌,對死亡的驚懼。

他無比的無助,欲想爬起逃走,可是,卻發現手腳僵硬。

他只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