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八十四章卑彌呼的俠客幻想

第三百八十四章卑彌呼的俠客幻想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3-06 14:01  字數:5513

「卑彌呼,女王,姐姐……你是我須佐久男的,以前是!現在是!將來也是!永遠都是!」須佐久男一臉狂熱的逼近了卑彌呼一步,就似欲要伸手去強抱卑彌呼似的。

「你敢!」卑彌呼因為噁心,因為激憤,因為絕望,因為不甘心,因為有了必死的心,所以,她此刻反而無比的沉靜,這種物極必反的情緒,讓她一下子回復了冷靜,對一切都似無所畏懼。

她畢竟是做女王多年了,從十七歲到現在的二十一、二歲。因為身處上位,其身上自然而然的有了幾分作為上位者的威嚴威凌。

她那清麗絕倫的玉容,在這一刻,就有如萬年寒冰似的,冷得似連若大的空間都一下子氣溫驟降。

她有如看著一個死物似的,冷眼如刀,冷冷的看著須佐久男,清冷的道:「本王是邪馬台的女王,是受天神所指使,是先王所立,是邪馬台所有子民所擁戴的女王,你算什麼東西?收起你骯髒的手,若敢碰本女王,本王就唯有一死,讓你什麼也得不到,如此,你就等著承受天神之怒,等著承受邪馬台一眾大臣的反撲,等著承受邪馬檯子民的怒火吧。來啊,有種的,就碰碰本女王試試?」

在須佐久男的眼中,這個姐姐女王,當真的是人間絕色,無比的美艷,並且,那股尊貴的氣質,風華絕代的風情,深深的吸引著他。現在,這個讓他做夢都想得到的美人姐姐,就在他的眼前,在他唾手可得的眼前,但是,在他的兩手。就快要觸碰到卑彌呼的身體,就要把她抱入懷中,就能把她推倒的時候,他的兩手,卻在咫尺之間停住,硬是按不下手去。

或許。須佐久男,他在卑彌呼女王的跟前,已經慣了卑躬屈膝,已經慣了頂禮膜拜,已經慣了對女王的威儀,在這一刻。他的心底里竟然有一點的驚慌,下意識的退後了兩步。

他的神色,在剎那間有那麼一點的慌亂,抬頭望了卑彌呼一眼,卻見到了卑彌呼那帶著厭惡戲謔。又似輕蔑的眼神,他不禁又有點怒火中燒,似在為自己剛才一瞬間的慌亂而氣急敗壞,他怒道:「事到如今,你還以為你還是女王?還敢在本王子面前作威作福?今天,你不從也得從了本王子!」

「是嗎?」卑彌呼輕蔑的小嘴一撇道:「那就讓本王看看,你又能拿本王如何?」

「啊啊,八格牙路。」須佐久男他還真的受不了這個女王姐姐的輕蔑,掂起腳便欲一巴掌刮下去,他覺得應該要好好調教調教這個女王姐姐了。只要將她推倒,讓她知道自己的厲害好處,只要將她徹底的征服,那麼,將來她還不是任由自己擺布?女人,哪個不是一開始都如此?但是,只要征服了她們的身體,最終還不是任由他奴役?

須佐久男的心裡,真的有點迫不及待的想將卑彌呼女王征服,然後。將其調教成女奴,一個,只供他享樂的女奴。

「哼!」卑彌呼此刻,卻一臉倔強的迎著須佐久男那揚起的手掌,往前踏前一步,然後,不知道何時,手上已經多出了一柄明晃晃的小匕首,這是先女王留下給她的護身匕首,是當初大漢皇帝所賜,匕首刀身上,刻有一隻漢字,「貞」。卑彌呼學習了漢字之後,又學習了許多漢人的書籍,她已經明白了這個貞字的含義,在漢人當中,這樣的小匕首,叫做貞節衛,是漢人的女人,在要遭受到別人凌辱的時候,拿來結束自己生命,衛護自己貞潔的一把小刀。

卑彌呼已經深受大漢文化所影響,所以,現在她在極端的厭惡倭國人的情況之下,她現在真的已經拿自己當作是漢人一樣來看待了,所以,漢人女人用「貞節衛」來保護自己的貞潔,她也下意識的這樣來做。

她把小刀往自己脖子上一架,冷冷的望著須佐久男,聲音就似死人一般的冰冷,說道:「打啊!若你敢打下來,我就馬上死在這裡,讓你什麼也得不到。」

須佐久男整個人一個蹌踉,因為硬生生的收好回手,讓他身體失重,幾乎要摔倒在一旁。

他此刻,就似是吞了一隻蒼蠅一般的難受,好不容易才站穩了身體,扭頭看著卑彌呼,他第一次感到這個女王是如此的陌生。

嗯,不錯,小日島國人當中,的確在古時代的時候就有了所謂的武士道精神,但是,這個所謂的武士道精神,可是表現在他們的男人身上,是表現在戰鬥方面。

這個,主要是因為小日島國人的心理素質實在是太差,他們不懂得什麼的屈辱負重這個意思,他們在失敗受辱之後,往往因為不能承受失敗的挫敗感,所以,往往都會切腹自盡,以表示他們很勇敢的樣子。實際,這是他們儒弱的表現。

但是,對於女人,卻極少有這種所謂的武士道精神的表現,除非常是經過嚴重洗腦的。何況,就算在小日島國的女人身上有所體現,都是表現在其他的方面上,絕不會表現在這種男女之間的事上來。

可以說,對於小日島國的女人,她們被男人弄了,其實也就是有如被蚊子叮了一口,只是小意思,甚至,許多女人還會因為那樣而歡喜呢,絕對不會有小日島國的女人因為被男人弄了之後便要生要死的。現在,這卑彌呼女王,須佐久男都還沒有真正的對她如何,只是有這樣的想法,卻還沒有真正的對她如何,她便要這麼激動的要生要死?這是鬧哪般?

須佐久男,他現在的確是不能理解這個姐姐女王的世界。

那個,大漢天朝的文明,還真的有這樣的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