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八十三章倭國人沒救了

第三百八十三章倭國人沒救了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3-06 14:01  字數:5474

卑彌呼現在,的確就是在川內鎮當中。她此刻,還真的連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本來,從來都沒有對身邊的親衛軍有半點的懷疑。因為,這些親衛軍,可是先王留下來的,最忠誠於她的一支軍隊了。如果連這支軍隊都可以背叛她的話,那麼,她就不用再信任世上的任何人了。

可是,世事偏偏便會這樣。這不要說是先王留下來給她的親衛軍了。說真的,這些士兵,與她並沒有什麼的密切關係,並且,她成了女王之後,也並沒有注意要牢牢控制這支軍馬。許多親衛兵的軍將,都是以前就定下來的,她也不懂得安插親信去接掌這些最精銳的親衛軍。當然,就算她想到這樣,要派自己的親信心腹去掌控這支軍隊,她也沒有親信可用啊。

要知道,她原來也就只顧埋頭學習大漢的文化,她認識幾個邪馬台國的大臣?身邊哪裡會有什麼的可用親信?

嗯,親信是有,那就是像佐治櫻姬這樣,從小侍候她的侍女。可佐治櫻姬是一個女人啊,怎麼可能掌控親衛軍?要是有人可用,卑彌呼也不可能會派出佐治櫻姬,讓她到港口碼頭去偵察情況了。

實際上,卑彌呼最為親信的,就是這個佐治櫻姬。她待佐治櫻姬,其實就像是對待姐妹一般,否則,也不會因為擔心佐治櫻姬的人身安危,特意的派了一支親兵護送佐治櫻姬闖出城去了。

卑彌呼能夠在位邪馬台國女王坐穩這幾年,這其實已經是一個奇蹟。如果是在大漢。她沒有一點人際關係,沒有一些真正對她忠誠的朝臣。恐怕,她也不可能坐得上王位。

當然,軍中,其實是有女人的,有女兵,有女將。畢竟,邪馬台國還是一個母系社會,有女兵女將是在所難免的。

可是。哪怕是女兵女將,她也沒能去搞好關係,所以,那些女兵女將,其實還是一些心有異心的人安插進去的心腹。真正聽命令的,並不是她這個卑彌呼女王,而是另有其人。

卑彌呼對於佐治櫻姬還真的非常不放心。她在逃出了佐賀城之後,她第一時間,就是想讓人護著她去碼頭看看,如果能看到佐治櫻姬的話,那就是最好了,如果港口碼頭內。她的船隻還在,那麼,她就可以出海逃走。

但可惜,她的親衛統領居然不再聽她的命令。出了城之後,就似變了一個人一般。對她沒有了以往的尊崇,反而對她這個女王非常的冷淡。不顧她的要求。直接命人押起她就走。

一路上,卑彌呼就已經察覺到了氣氛似有點不對。

這些平時對她畢恭畢敬的親衛軍,他們,對她甚至有點粗暴,不管她走得如何辛苦,就是不讓她停下來歇一歇。

摔倒了,也不會有人急急忙忙的過來小心的扶她起來,而是用力的一提把她拉起。她的手上,被擦破皮了,也不會有人多看一眼。也不管她的要求,只顧催她快走路。

偶爾,她看到那些平時連看都不敢看她的軍士,現在,看她的目光,會讓她感到害怕,那就有如豺狼看人的目光,閃閃發綠的樣子。當然,那些士兵倒沒有敢對她如何,但是,很明顯的,卑彌呼已經感覺得到,現在的這些親兵,似乎,已經不再是以往保護她,讓她感到親切的士兵了。從中,她嗅覺到了一絲不尋常的味道。

她試著再跟親衛統將提起,不能離開海邊太遠,因為,她還要尋船離開倭國到大漢天朝去。但回應她的是冷漠。

隨著士兵帶著她深入內陸,她就明白,這些親兵,可能都已經背叛了她。

想明白了這一點,她的心裡,還真的完全絕望。

之前,她對倭國人絕望,現在,是對自己身邊的一切都感到絕望,連她最為信任的親兵,都已經背叛了她,那麼,她還剩下什麼?

她比任何時刻,都挂念著佐治櫻姬,因為,她認為,這個世上,如果還有一個可以讓她信任的人,那一定就是佐治櫻姬了。

她又想起了侍候自己的那些侍女。詢問了一下那些親衛統將,他們的回答,讓她感到悲痛,那些,倍著她多年的侍女,竟然全都死了……

她有點不敢相信,可是,看這些親兵冷漠的樣子,她知道,可能真的全死了,這當中,也包括了佐治櫻姬。因為,她一路走,一路回頭望著海邊,但是始終都沒有佐治櫻姬所發出來的安全訊號,倒是看到了三團黑黑的狼煙,從佐賀城當中飄蕩起來,飄到了高高的天際,凝久不散。那是申勇等人用特有的燃料放出來的讓新漢軍的集結狼煙,和卑彌呼讓佐治櫻姬給她的安全訊號完全無關。

就這樣,卑彌呼被帶到了川內鎮,見到了她懷疑卻又沒有證據表明是他出賣了自己的弟弟,須佐久男。

有鎮集當中,一所最為漂亮的酒館裡。

當然,這裡已經被須佐久男所控制,不會有客人在酒館裡吃喝了。

酒館後面的房閣二樓,已經被須佐久男讓人裝點得非常的豪華漂亮。

卑彌呼在這裡,見到了她久違的弟弟。

不過,須佐久男,此刻並沒有再如以往見到她的那樣,給她跪下恭敬的叩首問侯。而是態度倨傲的端坐在軟墊上,有如審視犯人一般的盯著她。

卑彌呼的心底里,她還有一點點的希冀,希望須佐久男還是她的那個值得她信任,是那個獨力率軍在邪馬台國北面抗抵狗奴國入侵的邪馬台國英雄。

卑彌呼壓抑著心底的絕望,就如往常的那樣望著須佐久男,望著這個一身錦服。帶著幾分英氣的弟弟。

她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