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六十四章我們也拜堂

第三百六十四章我們也拜堂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2-27 12:04  字數:5573

大喬此刻,還真的緊張無比,心兒怦怦的亂跳,仿似跳進了一隻兔子在心窩一般。

儘管她已經有了心理準備,可是,此刻劉易如此親熱的從後抱著她,火熱的軀體灼熱得有如毫無間隔的緊貼著她的後背,這也不禁讓她的心裡一緊,芳心都緊張得似要跳出來一般。

大喬此刻很想保持得鎮定一些,可是,她就是難以自持,估作要為劉易端來的茶杯,顫顫的,抖得茶水都從杯子濺了出來。

「緊張什麼?夫君也不會吃了你,放輕鬆一些,你沒見別的姐姐她們與夫君在一起的時候,都是自自然然,沒有一點緊張的么?」劉易見壯,探手過去,把茶杯接了過來,啜了一口茶潤了潤喉道。

「這、這怎麼一樣呢,人家、人家都還沒有與夫君那樣……心裡不知道為什麼,總是那麼緊張。」大喬臉紅如血一般的道。

「嘿嘿,也是,大喬妹妹還是第一次,緊張也沒什麼。」劉易在她的耳邊,吐氣噴著大喬那有如珠玉一般的耳垂,道:「並且,咱們如此好像也太突然了一些,沒有經過一般女子出婚的過程,沒有正式拜堂成親,大喬妹妹,你不會因此而不滿吧?」

「不不,人家才不在意這些呢,其實,能與劉大哥……與夫君在一起,我們都沒關係了,何況,夫君也答應過人家與小喬妹妹,將來,會與人家拜堂成親的。」大喬倒還真的沒有想過這些,什麼的拜堂成親的,她還真的沒怎麼在乎。

當然,現在被劉易提起,她倒也覺得如果當真的經過那樣的過程,再與劉易夫妻相對。或者,她可能會表現得更自然一些。

其實,男女偷吃禁果。偷吃了便偷吃了,女人很少會在意是什麼時候交給自己的心愛的男人。但是。一些傳統上的東西,在女人的心裡,其實還是挺在意的,或者,她們下意識里,會有一種意識,覺得經過那樣的一個成親過程。就會使得與自己的男人更象是夫妻,起碼,女人,一般從和自己心愛的男人成親的那一些起。她們就真的會從內到外,全身心的投入自己的角色,把自己當作是男人的私有物,這樣,不管這個男人對她們做什麼。她們都能夠坦然的接受,也樂於接受。

沒有這個拜堂成親的過程,這也僅只是偷吃禁果,她們的內心裡,多少都還有矜持。不會放得太開。當然,偷吃了禁果之後,又是另外一會事了。

劉易現在真的很想要了大喬與小喬,但是,此刻覺得,好不容易才得到的絕色,如此要了的確似有點太過隨便了,起碼,得要為她們做一些什麼,讓她們對於第一次有更深刻的印象才好。

劉易想了想,心裡便有了主意。

他放開了大喬,從大喬的背後站了起來。

這時,小喬也端著一個托盤呀的一聲推開了房門,一邊頭也不抬的走了進來,一邊道:「姐姐,人家只拿了一些點心過來,這些都夠了吧?咦……啊,大哥……夫君……你、你怎麼沒、沒穿……衣服……」

小喬說著的時候,抬頭望了一眼卧房裡的情況,不禁一下子羞紅了臉兒,整個人都似顫了一下,手上的托盤也差點要掉到地下,一張小臉,無比吃驚又羞人的樣子,似手足無措的站定。

小喬如此一驚一乍的,讓大喬下意識之間,也扭回頭望了一眼,果不其然,劉易現在,渾身赤著,一砣通紅又丑怪的傢伙,正在她的面前晃蕩著,讓她整個人都似被點了定身穴一般,一下子呆住了。

劉易倒沒所謂,一臉淡定的聳聳肩道:「咱們這裡沒有外人,也沒有換洗的衣服在這裡,就隨便一些了,大喬小喬妹妹,不用太吃驚了。來來,先放下來。」

大喬趕緊閉上眼睛,扭過頭去不敢再看,低下頭去道:「對、對不起,人家都忘了幫、幫夫君拿換洗的衣服了,夫君你等著,人家現在就去拿來。」

「呃,不用了,為夫自己去就可以了,你們在這等著哈。」劉易本心根本就不在意與大喬與小喬這裡有沒有自己換洗的衣服,何況,如果不是心裡突然有了主意,也根本不用再穿衣服了,穿了一會還要脫,多麻煩啊?

「你去拿?可、可你沒穿……」大喬一時也不明白劉易想什麼。

「家裡都是自己人,沒穿就沒穿唄,何況,現在這麼炎熱的天氣,不穿更涼快呢。」劉易說著,退到了窗檯邊,打開窗子望了望外面,再對她們道:「你們先等著,我一會就回來。」

外面已經黑乎乎的,當然,還有許多燈火,一般的下人都早已經睡著了,只有個別的下人侍女在忙著什麼,但都是來去匆匆,估計是想快點把手上的事兒做完好休息了。劉易與大喬、小喬都沒讓她們來侍候,所以,她們也不會來大喬、小喬的閣樓。

劉易縱身從窗口跳了出去。

大喬見劉易還真的如此就離開了,不顧嬌羞的站起來,趕緊走到了窗口,卻已經不見了劉易的人影。

「姐姐……夫君他在幹什麼?這麼大的人了,不穿衣服在家裡亂跑,不害臊……」小喬把手上端著的東西放好,也走到了大喬的身邊,探頭往外張望,也在奇怪劉易為何要突然離去。

「誰知道他、他在幹什麼,剛才還好好的,可、可能是姐姐太過緊張了,他、他……」大喬的心裡也有點疑惑,覺得剛才自己並沒有什麼不對,畢竟,那可是自己的第一次啊,自己也不知道要如何面對劉易。

兩女返回矮几,坐了回去,有點坐立不安的等著。

劉易並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