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五十五章訓斥

第三百五十五章訓斥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2-23 20:03  字數:5426

在碼頭的百姓相送之下,劉易追上了眾女,與她們一起回城。

曲阿城,雖然就是在長江邊上,可是,卻也不是近靠著江邊的,從江邊碼頭到曲阿城,還有十里左右的路程。

因為劉易在江邊與百姓噓寒問暖一會兒,所以,喬家村的百姓已經先行一步。

卻不想,喬家村的這一行人,在還沒有進入曲阿城的時候,就已經被人給攔了下來。

劉易與眾女一起,從後面跟上的時候,卻見之前護著喬家村村民的史阿與蔣欽正帶著人把喬家村的村民護在裡面,正在與人對持著。

「策兒、瑜兒,你們這裡在幹什麼?還不過來見過太傅?」

劉易這行人當中,坐在馬車內的兩位吳夫人,她們首先是見到了前面攔住了去路的人,一個騎著一匹黑馬,一個騎著一匹白馬的,不正是孫策與周瑜是誰?

在他們中間,周尚一路小跑走到了劉易的跟著,趕緊把情況向劉易作了一個彙報。

劉易聽後,神色一黑,若不是礙於吳氏姐妹在此,他都要好好的教訓一下孫策與周瑜這兩個小子了。

原來,這兩個小子居然認定他們要來迎娶的是喬家的女兒,周尚先一步回到曲阿城,他們的迎親隊伍已經到了曲阿。周尚甚至都沒來得及把他們安排好,沒來得及與這兩人說娶哪個女子的事。孫策與周瑜這兩個傢伙,就似是等不及的。馬上說要到碼頭上去迎接劉易及喬家的人,迎接他們未來的妻子進城。

結果。在路上碰到史阿與蔣欽護著的喬家村人,他們就想上前去拜見喬公,迎接這個岳父回曲阿城。

可是,喬公對於突然冒出來的這兩個小子說是自己的兩個女婿,讓他一時不知道要如何是好,只好不見。如此,他們就被攔了下來。

在這一刻,劉易覺得。這樣的行動舉止,並不似是孫策與周瑜這兩個傢伙的性格。他們這樣,與一般的小孩子胡鬧有什麼的分別?不管是孫策也好,還是周瑜也好,他們,雖然年紀不大,可是。都是有過經歷的人,言行舉止,都是相當成熟穩重的人,可是,他們偏偏要如此,為的是什麼?難道。他們覺得如此一鬧,就可以與自己撕破臉皮,他們就可以為所欲為了么?

對於孫策,劉易一直都比較看好他的,畢竟。他與馬超一起拜了自己為師,武功雖然也沒有教太多給他們。但最起碼教過他們比較適用的近戰之術,確保他們將來在戰場上不會吃虧。也因為與孫堅的關係,劉易卻很希望這個三國的江東小霸王能為新漢朝效力,為自己效命。當初,劉易也是真心想培養他的。

可是,現在,他自以為自己取得了一點成績,就真的可以為所欲為了么?就可以不用顧及自己的顏面,不用顧及他們母親的感受,在這裡胡鬧了么?

劉易的心裡知道,孫策這個小子,的確是有點桀驁不馴,有點驕傲,有點野心。但是,劉易也不管他了,任由他在江東折騰。

說實話,如果孫策可以真正的投效劉易,早早報效新漢朝,他們肯定不會再如現在這般,久久都沒有在江東打開局面。

如果他們投效了劉易,那麼,在新漢朝的支持之下,他們就可以和曲阿的守軍合作,早把吳郡及建業一帶地方全都收歸管轄之下。那劉繇也早便被滅了。

因為這一世,有新漢朝屯軍於江東曲阿,讓江東的這些勢力,完全處於一個非常弱勢的局面,包括孫策,他們也不敢再向江東的西、北面發展,而是提早向東、南方向發展。

如非如此,現在,怕整個江東都已經完全掌控在新漢朝的手裡,已經為新漢朝打下了一個將來遠洋的基地,也不用如此僅只據著一個小小的曲阿城。

其實,現在,民心所向,有新漢朝這樣的一個標杆立在天下諸侯的面前,他們勢力內的百姓,都知道新漢朝的百姓,在新漢朝的管轄之下,他們都能夠安居樂業,他們,其實是非常嚮往新漢朝的了。只是,礙於當局者,他們不能隨便離開,加上,只要他們還有一口飯吃,都不想離鄉別井的遠投新漢朝。

誰想無緣無故離開自己的故鄉?唯有,他們在心裡渴望,新漢朝可以快些來管治他們,讓他們能夠如新漢朝現在的百姓那樣,過上好一些的安寧生活。

所以,有曲阿城在江東,吸引了百姓的注意力,他們各個勢力治下的百姓,就有從心裡有一個比較,若當局者,他們做不到如新漢朝這般管治百姓,讓百姓能夠過上好日子,那麼,他們就難以得到百姓的真心追隨。

基於這個原因,就算是孫策、周瑜也好,他們在百姓的心目中,也並非是明主,所以,直接影響到了他們的發展,遠不及曲阿城來得更好更快。

何況,他們是慢慢的發展,錢糧從何而來?沒有新漢朝,沒有劉易的支持,孫策就算想發展起來,怕也要好幾年的發展時間,可是,劉易已經等不及了,只要新漢朝這一次休整完畢,馬上就要發起收復整個大漢的計劃,豈可以再等到讓孫策發展起來?

所以,在劉易的心目中,孫策在這一世,已經沒有了出路,最多就是讓他可以佔據嶺南交州一帶。可是,這又如何?新漢朝有著強大的水軍,隨時都可以從海路登陸,直接收復交州。

統一大漢,是必然的趨勢。但是,現在孫策與周瑜,還看不清這個時勢,還有著自立據地稱王的打算,還為了疏遠自己,為了將來好與自己撕破臉皮,不用互相顧及情份而做這些動作。想讓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