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五十三章孫策周瑜來迎親

第三百五十三章孫策周瑜來迎親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2-23 15:29  字數:5509

劉易所得到的情報,大多都是淮南之戰的戰事情報。這淮南之戰時候,其實離廬江也不是太遠,那時候,劉易還在皖縣的喬家村之內。

劉易拿著探子送到手上來的情報,心裡有點無語,劉備,終還是投到了許都去,投靠了曹操。

歷史上,劉備投了曹操之後,首先就是認祖歸宗,然後與曹操聯手滅了呂布,再滅了袁術,藉機再脫離曹操,進佔徐州。歷史上,青梅煮酒的事件,應該就是發生在劉備投往許昌的這個時期。但是,劉備脫離曹操,再占徐州的時候,屁股都沒有坐熱就又被曹操的大軍趕去,不得不逃往袁紹的境內,投靠袁紹。

嗯,這些都是歷史上的事件。這一次,或者不太可能再如此進行下去,但是,劉易真的沒有想到,這個三國時代,因為他的原因,改變了這麼多歷史事件,但是,劉備的命運,卻還似暗合歷史上的那條線,還在繼續的走著。

劉易不禁在心裡想,這一世,劉備他還能走得多遠呢?

但哪怕是現在的劉易,也不得不有點佩服劉備,這傢伙,還真的有點似打不死的小強,生命力頑強得很。並且,他似乎走到哪裡,都不會有什麼的好事。

從平原到徐州,引發了徐州的數度換主事件,就算不是劉備所引發,但也算是因劉備而起。其中,又引發了多起戰事。

投了曹操,也是呂布、袁術敗亡的先兆。以後。投往袁紹,也恰好趕上袁紹與曹操的大戰。劉易發現。這些事件當中,似乎總會有劉備那傢伙的影子在裡面,還真的讓劉易感到無語。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是袁術與呂布的合作蜜月期,曹操一時半刻還拿袁術、呂布沒奈何的。歷史當中,要到198年初,呂布與袁術鬧僵。反目成仇,互相攻伐,曹操才會抓住機會,與劉備聯手消滅呂布,再由劉備出手,解決袁術。

不過,現在的歷史已經被劉易改得面目全非。歷史事件早已經不只是提前兩年發生那麼簡單,極有可能就在不久的將來,曹操與劉備就會聯手攻伐呂布。到時候,呂布就算是再強,怕也難以活命。

劉易現在想的是,到底是看著呂布被曹操、劉備聯手所滅呢?還是要出手救一救呂布。

如此一代戰神。被曹操所滅,還真的讓人感到唏噓。如果呂布可以為新漢朝所用的話,那麼,對於日後統一大漢的事業來說,必然是一個巨大的助力。

說真的。劉易現在,雖然一直都是與呂布處於一個敵對的關係上面。可是,內心裡,對於呂布的看法,就有如是當初的楚霸王、後來的李元霸等等一坐絕世猛將戰神的感覺都差不多,內心裡,會為他們的結局感到惋惜。

不管世人對他們的評價如何,劉易都認為,他們,應該可以有更多的建樹,可以有更好的活法。如果可以的話,劉易還是想看看,是否可以收服呂布,若呂布能為自己所用,救他一命又如何?

不過,現在,呂布正得徐州,正是他人生最為得意的時候,現在去說說服呂布歸順新漢朝,那也只是一個笑話,相信呂布會把自己當作是一個笑話來看。所以,一切都還得要看呂布被曹操打得沒路可走的時候,再作打算。

但是,這也要看呂布他是否能夠與曹操如歷史上那般周旋得一年半載了。如果他自己不濟事,不能敵得住曹操一年半載,劉易就算是想救他也不可能的。因為,劉易打算出一趟遠海,如果劉易回來之前,呂布便已經損命,那麼,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呂布。劉易也不可能因為呂布的命運而放棄自己的計劃的。

讓董三妹把情報拿去收好,劉易把這個心思放下。

快要回到曲阿了,也不知道甘寧、黃忠等將準備得如何了?劉易都已經有點迫不及待了。

現在,小日島國,應該還是非常原始落後的吧?十萬新漢軍水軍,應該可以把島國給佔了吧?

劉易前世對小日島國的了解都不是太多,對於小日島國兩千多年前的歷史,那就更加的缺乏了解了。

但是劉易確信,小日島國落後是肯定的,相信他們的軍隊,絕對不是自己精銳的新漢軍的敵手。

劉易的戰船,離曲阿還有三幾十里的水路,但是,周尚居然坐般前來,似非常著急的樣子。

劉易趕緊命人接周尚到了自己的船上來,詢問他為何急到要離曲阿數十里來見自己,連再等一會都等不及。

見到周尚,劉易問何故。

周尚卻有點著急的道:「主公,孫策及周某侄兒周瑜已經快要來到曲阿,可能會與主公的船隊剛好一起到達曲阿。」

「哦?就是此事?」劉易不解的道:「他們來就來唄,你急什麼?又不是什麼的洪水猛獸,何況,說起來你與他們的關係也不淺,周瑜還是你的親侄兒,好好招待不就行了?為何要特意前來相告?何況,論起關係來,劉某也和他們關係不淺吧?不說某是孫策那小子的師父,就說與吳夫人她們的關係,大家也不算是外人。來來,喝口水,慢慢說。」

劉易示意周尚,坐到一旁說話。

「呃,主公啊,這兩個小子,可能還真的長大了,思春了,我們這段時間為他們尋親的事,他們也知道了,他們這次,是一路打豉奏樂而來,是打著迎親的準備而來。」周尚似額頭流汗的拭了一把額頭,道:「可是,現在新娘子呢?周某不知道主公你與吳夫人她們是否已經為他們求得親事,是否已經把人家姑娘帶回來。所以,周某才急著前來。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