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五十二章淮南之戰(五)

第三百五十二章淮南之戰(五)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2-23 13:41  字數:5632

「快快快!袁術軍快追上來了,兄弟們,一定要堅持,只要再前進幾里,便能進入山區,天也就黑了,袁術軍就追不上來了。快!」關羽一邊揮著馬鞭,把那些厭厭欲睡的泡在河水裡的士兵抽醒,另一手,把那些泡在水裡不願意起來的士兵提起,扔到對岸去。

這條小河,應該是小陳河,前面不遠,就是陳崗村,再去幾里,就是武店,到了武店,就可以進山了。

後面,是一個湖泊,高塘湖。其實就是這個湖泊,為關羽攔住了袁術的追兵,但是,袁術軍要繞過來,也用不了多少時間。

就在這時候,後方突然傳來一陳轟鳴之聲,是袁術軍戰馬奔騰所發出來的巨大響聲。

也不知道有多少袁術軍的騎兵,他們呼嘯而來,把大地都震動了。

關羽的臉色一變,知道要遭了。

此刻,正在渡河當中,而軍士,正慢騰騰的渡河,到了河裡,都拖沓著不願起來。而且,軍伍的隊型,全散了。

「走!袁術軍殺過來了,不想死的,就快跑!」

關羽無奈,知道不可能再保持軍伍不亂了,只好運勁大聲喝道:「全軍將士聽令,所有人散開往前面山裡逃,走散了,看山裡的煙火集合。」

軍士雖然疲憊,但是在河水裡也能夠感受得到大軍追殺過來,馬踏地面所發出來的震蕩。

這可是真正的關乎他們自己小命的問題,許多提不起精神來的士兵。他們總算能清醒過來。

飽飲了河水的軍士,也多少回復了一點力氣。

在河岸上的軍士。都已經可以看得見後面黑壓壓的追兵了,一齊發喊,哄的一聲,各自撒開兩腿,飛快的往前方山裡逃去。還沒有過河的軍士,也顧不得太多,手腳並用,拚命的渡河。

「殺啊!」

袁術軍總算是追到了。

關羽軍還有三萬來軍馬。三萬軍馬擁擠在一起渡河,哪怕關羽命令軍士散開了奔逃,但是一時半刻還不是所有的軍士都可以渡河逃走的。

在大軍中間,還有少數一部份軍馬,他們還沒有來得及渡過小河,還在河中。

嗖嗖嗖……

追過來的袁術騎兵,他們見河中還有敵軍。便勒馬放箭,一時間,鋪天蓋地的弓箭,一下子籠罩在河面當中。

「啊啊……」

無數關羽士兵,被袁術軍的無情弓箭射中,來不及上岸的軍士。渾身被弓矢射成了一個刺蝟。瞬間,清澈的河水便被士兵的鮮血染紅了。

轟的一聲,袁術軍的騎兵放了一輪箭矢之後,一下子策馬躍進了小河,追殺在河裡的關羽軍士兵。

袁術軍的騎軍實在是太多了。起碼有數萬人,他們一下子湧進河裡。似能把小河都填平了似的。

河內,怕還有三幾千軍士來不及爬上岸逃命,關羽在岸上看得雙目赤紅。

不過,在這個情況之下,他就算是再勇猛,怕也阻止不了袁術騎兵大軍的衝擊了。

「袁術!今天之仇,我關某一定要讓你血債血償!」

關羽勒馬提刀,怒喝了一聲。

這時,在袁術大軍的另一則,突然殺出了一支軍馬。

「二哥!你們快走,俺張飛來擋住他們一陣子,快走!」

原來是之前引走袁術追兵的張飛此刻追上來了,他一直都在袁術軍的左右盯著,此刻才殺出來。

張飛率著四千多騎兵,也能形成一定規模的衝擊力了,此刻突然的從一旁殺出,還真的讓袁術軍的大陣產生了一定的混亂。

尤其是張飛一馬當先,如一頭凶獸似的從袁術騎軍側翼殺進陣中的時候,袁術騎軍被一下子打得懵了。

「三弟來得好,你先抵擋一會,切記不要戀戰,我們山中見。」關羽聽到了張飛的喊話,心裡一喜,回應一聲,當即撥馬回頭,引著軍士向山裡飛逃。

戰場上全亂了,一方面,是袁術的軍馬拚命的渡河追殺散逃的關羽一部,另一方面,袁術的這支騎軍,也被張飛的這支人馬殺得有點混亂,雙方,混戰在一起。

雖然,關羽、張飛之前率軍伏擊袁術軍的時候,心裡並沒有什麼,可是,現在反過來被他們追擊,並一路追殺上來,使得關羽與張飛苦苦訓練出來的這支軍馬在此被殺散,被袁術軍斬殺了這麼多軍士,這讓關羽與張飛兩將,真的從心裡開始仇恨袁術起來。這也是袁術最後為何會被劉備所滅的一個原因。

本來,兩軍交戰,不是你死便是我活,這樣的戰鬥,很平常。但是,這也要看誰能活得到最後,被袁術軍追上追殺,關羽無話可說,但是,如果有機會,他也絕不會再放過袁術,這個仇,算是深深的結下了。

這場戰鬥,並沒有打多久,因為,沒多久天色便黑了下來。張飛也僅只是衝殺了一會,便引軍撤逃。

這場追逐戰,關羽與張飛在山裡會面之後,也無從計算得失,不過,還跟在他們身邊的軍馬,已經不足兩萬人。其中,騎兵還僅只有兩千來人。那些沒有歸伍的將士,有可能被殺,也有可能是逃走不歸隊了。

夜已經深,關羽與張飛率軍在一個山谷里過夜,因為所有的輜重早已經扔掉,所以,軍士都是三五一群的席地而坐,一坐下,便互靠著呼呼深睡過去。

這一天,當真的太累人了,他們能堅持逃進山裡,都已經很不錯了。

「二哥,大哥是怎麼會事?怎麼會突然撤走了呢?若他們還在淮南城下,我們也不用逃得這麼狼狽。也不用損失了這麼多兄弟。」張飛與關羽一起在谷口外巡哨,嗡聲嗡氣的對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