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三十一章桃子那事兒

第三百三十一章桃子那事兒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2-16 01:47  字數:5646

有了大喬留下的笛子,劉易就有許多方法去見到大小喬了。

劉易深深的相信,只要自己私下把大小喬泡上手了,那麼就一切都好說。

吳氏姐妹現在都還沒有見過大小喬,相信還不會向喬公提親那麼快的。只要自己人吳氏姐妹向喬公提親之前,把自己與大小喬的事兒搞定了下來,那就一切都定局了。

如果不能在這之前搞好這事兒,一旦讓吳氏姐妹向喬公提親,那麼,到時不管吳氏姐妹為各自的兒子提親成不成功,劉易都有點難辦了。起碼,自己橫刀奪愛,把她們準兒子的女人奪了去,生劉易的氣是肯定的。劉易可不想到時讓吳氏姐妹因為大小喬的事而不肯原諒自己。

所以說,劉易現在,是否能在短時間之內,把大小喬泡到手才是關鍵。

若大小喬早已經傾心於自己,那麼,吳氏姐妹的提親,肯定是不會成功的了。這樣,她們提親不成功,人家喬家姐妹喜歡的是自己,嫁給自己,那也沒有什麼好說的,吳氏姐妹也不好多說什麼,這就當是劉易為她們多納兩個姐妹罷了,這樣的事,也只是常事,她們早就司空見慣了。

劉易直闖喬家後院,直接無禮的闖進去見喬家二妹是不太可能的。但劉易昨天早就留意到了喬家後山亭離喬家後院非常近。所以,劉易打算到後山亭去。

為了可以獨自行動去見二喬,劉易把打算留下來陪他的元清與黃舞蝶卻趕去與吳氏姐妹一起幫忙選購樂器。劉易帶著大喬留下來的笛子,悄悄的溜到後山亭去。

劉易的行動,卻躲不過一同住在喬家作劉易侍衛的史阿與蔣欽兩人的眼睛,他們見劉易鬼鬼崇崇的,有意想跟著看看劉易在幹什麼,但是,劉易哪裡肯讓他們跟著來破壞自己的好事?直接把他們趕去找自己昨於所見到的那麼些練武的人家,讓他們去試著招攬那些人。

到了後山亭。為時嘗早,太陽也剛剛露頭不久,山間的霧氣都還沒有散盡。

小鳥立在枝頭上清脆的叫著,後山亭內卻空無一人。

劉易並不知道二喬兩女每天早上都會到這後山亭上來練習歌樂的,所以,劉易一到,便打算吹一首曲子。笛樂,自然就可以把那兩女吸引出來。

劉易坐到了亭子之內,拿著大喬的笛子細看,青竹製成的笛子,非常精巧,竹笛經過特殊的處理。看上去就似是玉制的笛子一般。這樣的工藝,卻不是一般的尋常人可以懂的。

劉易想起了大喬吹這笛子時的美態,摩挲著手中的笛子,似還能感受得到大喬留在笛子上的清香,劉易盡量使自己的心神深浸其中,培養自己的情感,覺得已經進入狀態了。便慢慢的拿起笛子,放近嘴邊。

為了能吸引二喬前來,劉易決定不再吹出昨天的曲子,而是吹奏一首新的曲樂,吹一首相當較有激情的曲子。

吹後世周華健的那首刀劍如夢。

這首曲,有點輕快高昂,但是,其中卻也有兒女情長的情感在其中。

劉易雖然還不是太過熟悉。但也可以勉強吹奏得了。

一時間,後山亭當中,傳出了一陣與一般宛轉不同的,充滿了一種似刀光劍影,卻又能讓人感受得到那種兒女情長的笛樂。

笛樂打破了清早的寧靜,把許多棲息在後山亭四周的桃樹當中的小鳥都驚起,不過。可能受到這笛樂的影響,那些鳥兒,僅只是驚了一下,很快。居然也似歡快的叫了起來,嘰嘰喳喳的似在和著劉易的笛樂似的。

吹奏一曲,並不用太長的時間,也就是幾息間罷了。

一曲吹完,劉易停了下來,他相信,自己吹奏的笛樂,一定能夠傳到了喬家後園當中,相信二喬也一定能夠聽到,相信能把她們吸引來的。

劉易儘管知道大小喬就算是知道是自己在吹出笛子吸引她們前來,這後山亭離喬家後園也還有百來兩百步,她們就算是來,也不會這麼快的。

可是,劉易卻有點按耐不住,站上亭欄,呆望著喬家後山亭,想看看是否可以看得到二喬的身影。

可惜,劉易張望了好一會,卻依然沒有看到喬家後園有什麼的動靜,依然是不見人影。

喬家後園,在後山亭的右下方,在小亭子之內,可以把大半個喬家後園都收在眼內。

不會是二喬沒有聽到吧?劉易有點心急,又有點不甘心。

想了想,劉易決定再弄出一些動靜來,吹奏笛子,二喬未必會以為就是自己在這裡,那麼乾脆就唱歌,用自己的歌聲把他們吸引來吧。

一念之間,劉易便決定如此。

反正,這後山亭,應該也如喬家後園一樣,是喬家的禁地,一般的情況之下,不會有人前來的,而喬公,現在正在喬家村內,忙著收集樂器的事呢。所以,劉易覺得,就算自己弄出點動靜,都不會驚動了喬公。

「我劍何去何從,愛與恨情難獨鍾……」

「我刀劃破長空

是與非動也不動

我醉一片朦朧

恩和怨是幻是空

我醒一場春夢

生與死一切成空

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恨不能相逢

愛也匆匆恨也匆匆

一切都隋風……」

……

劉易的清唱,遠遠的傳了出去,唱到高潛的部份,劉易不怕走音,加大了聲調。

唱到最後,狂笑一聲長嘆一聲,快活一生悲哀一生,誰與我生死與共。劉易又重複後面那生死與共那句,似要把自己對二喬的愛慕思念,用盡自己的力氣喊出去一般。

近乎是吶喊的歌聲,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