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二十八章喬女多情

第三百二十八章喬女多情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2-16 01:47  字數:5453

大小喬兩女,她們還是第一次合作吹彈此曲,可是,天生便對聲樂有著獨特天賦的她們,竟然能夠配合得天衣無縫,一曲餘音裊裊不絕如縷,珠落玉盤。

特別是大喬的笛聲,婉轉繚繞,把這首樂曲的精妙之處,吹奏得無比精確,該有淡淡的愁緒的時候,就有如給這首樂曲注入了一種讓人說不出道不盡的愁絲。到了溫柔部份的時候,劉易竟然能從笛聲當中聽得出那股濃濃的少女情懷。高潮部分,如泣如訴,仿似在向劉易傾訴著心腸一般。

特別是,劉易唱到最後部份的時候,也不知道劉易是否與兩女真的產生了心電感應及靈魂的交流,互相之間,居然目泛異彩,滿臉溫柔的對望著。

大喬她的臉兒紅潤,一對溫柔的如江南水色那般朦朧的美眸,此刻有如能滴得出水來一般,流露出一股無比溫情,又似帶著一點熱切的呆望著劉易。她本是站在小喬側後吹奏的,此刻可能是受到與劉易溫柔對望的吸引,居然似情不自禁的,可能連她自己都不知不覺的緩緩的渡步到了劉易的面前,眼針針的與劉易對望,小嘴兒微微的顫動,讓人能感受得到她的心裡此刻可能並不平靜。

小喬她的琴聲,同樣是美妙動聽,如水滴一般,如哀彈心靈的琴聲,聲聲入心。她的琴聲先完,所以,她幾乎是一彈完,就站了起來,小嘴微張,輕哼著與劉易和唱最後那一句,不知不覺的,就走到了劉易的面前,獃獃的望著劉易的眼睛。

劉易自己也有點入神,除了劉易當真的是用心把這首新鴛鴦蝴蝶夢唱好之外,也為兩女的吹彈樂曲所沉醉,不能自持的便七情六慾上了面。不加修飾的把那種溫柔情緒通過神情及目光表露了出來。

這一刻,三人如無旁人的,幾乎是要貼在一起的柔柔對望,使得天地都似為之一柔。

氣氛,剎那間有點不對勁,和諧之餘,又有著一種小小的曖昧。

陽光灑進小亭子之內。照射在三人的身體,使得亭子內的畫面讓人倍感溫馨。特別是微風把桃香吹進來,拂動著三人的衣袂,讓人頓感一陣清新清爽,使得整個畫面都生動起來。讓人不忍破壞這種美妙的情景。

曲樂動聽,歌詞清新悠揚。人也美,劉易與二喬的音樂和唱,讓在一旁傾聽著的喬公有如獲得了高潮一般,渾身都有點顫抖,老臉都因為興奮而漲得通紅。

他特別留心聽劉易的傾情歌唱,他從來都沒有想像過,如此通俗的詞曲。居然會如此動聽,直指心靈,讓他感到陶醉,完全沉浸在這種美妙的意境當中。

如果是一般人,一般的,只是懂得聽,不懂音樂的人,他們還或者不會如此激動。可是,喬公本身就是一個精通音技的人,他一聽之下,才真正的感受得到這首樂曲,這首歌詞的精妙之處。

他保證,自己這一輩子,當真的沒有聽過如此美妙動聽的歌曲。這天意外的聽到,讓他覺得此生都值了,心裡大為快慰。

這可是一首絕曲絕唱啊,傳揚了出去。必會讓世人為之瘋狂,他現在才知道,原來,這世上的歌樂,還能如此彈唱的,這完全是開創了一種與古代歌樂不同的風格啊。

好好好!

喬公忍不住在心裡連叫了幾聲好,未了,他才猛然的醒起,這首他從來都沒有聽過的歌樂,莫非就是在眼前的這個劉管事所創作出來的?如果當真如此,那麼此人的才華,那就當真的可以用驚艷絕才來形容了。

不過,如果當真是此人創作出來的,那麼他當真的就是那舒縣周家的一個小小的管事么?如果周家的一個管事都如此精通樂藝,那麼,其周家的人呢?

第一次,喬公不禁對劉易的身份有了一絲疑惑,因為,劉易的表現,也不得不讓他感到疑惑。再想到這人所說的那七種音符,想到了此人所說的音樂系統,這些,都讓喬公感到這個劉管事實在是不簡單。

喬公忍不住出言打破了眼前的這個美妙的畫面,下意識的問:「劉小兄弟,這首曲子,是兄弟你所作的吧?呃……你們……」

呵呵,喬公現在,這才醒起,在他眼前的這兩位絕色美人兒可是他的女兒,現在,這兩個女兒,居然與劉易狀似親昵又曖昧的站到了一起,獃獃的互相對望著,並且,他還看到,靠著劉易近一些的大喬,居然慢慢的抬起手,幾乎要與劉易伸出來的手相握了。如果他現在慢開口一會,他這個寶貝女兒的小手怕就要落在劉易的掌握當中,讓他更為驚訝的是,小喬那丫頭,也蠢蠢欲動的,要伸手去與劉易相握。

喬公的話,讓已經沉浸在這種溫柔曖昧當中的劉易與大喬小喬一下子回過神來。

剎那間,三人都有如從夢中酥醒過來一般,都不約而同的輕呼一聲,分別向後退開了一步。

劉易在有少許尷尬之餘,也暗暗感到可惜,要不是喬公在此,現在怕都已經握上了大小喬兩女的那雪白嬌嫩的柔胰,如此,便能夠與兩女更進一步的交流,起碼,在關係上,就不再是僅僅認識,而是有所突破。

說什麼都是假的,只有把兩女的芳心俘獲,劉易才可以順利的把兩女泡到手。現在看來,情況還是比較美妙的,這兩女,恐怕對自己已經有所心動,最少,她們肯定對自己已經有了一定的深刻印象。

兩女,她們此刻卻是無比的嬌羞,退後一步之後,她們都有點手足無措的樣子,不敢看劉易,更不敢看她們的爹爹。忤在那兒,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劉易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