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一十七章河東獅吼

第三百一十七章河東獅吼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2-11 20:08  字數:5374

現在,劉表雖然被蔡夫人揪著耳朵大發雌威,所說之話也極為讓劉表難堪,可是,他在蔡夫人的面前,還真的有如老鼠見到貓一般,連生氣的心都不敢有

蔡夫人把他與蔡夫人的房中糗事都說了出來,劉表卻也不敢多說半句畢竟,這事兒也的確怪他自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會如此,在與別的女人一起的時候,他就特別的生猛,可一面對蔡夫人,他就萎得很快這些年來,因為他表現得不盡如意,都不知道惹得蔡夫人多不高興了如此也是直接導致蔡夫人近年來根本就沒有讓他動的原因

其實,這個原因,如果與劉易說了,劉易就肯定知道的

並且,這樣的事,在世上的確有許多例子,並不限於劉表才會如此許多,看上去非常美滿的夫妻,男才女貌,天作一雙的夫妻,他們在實際的生活當中,尤其是在那種事兒上面,表現得還真的會不太如意

這個,最關鍵的,就是一個心態的問題

由於女方,實在是太美了,美到讓男方愛極,與至於男方面對女人的美體的時候,他還沒有提槍上馬就已經緊張,還沒有觸及,光是視覺的享受就已經讓他受不了,以至於才剛剛及體,就會一泄如注,根本就難以給予女方真正的那種愉快感受

一開始,女方可能還不會感到這有什麼的不對勁,因為,她們也不知道弄那事兒的妙處,也不懂這些男女之事,還會以為男人本來就是如此但是,長久如此慢慢的就肯定會出現問題,因為,女人也有需要艾每一次都讓自己的男人弄得七上八下,卻始終都沒能得到宣洩,這樣,她們的身心肯定會非常難過的

並且,一個女人,就算她們原來什麼都不懂,可是日子一久,就多少都會懂的,內心的苦悶,也會讓她們無師自通,遲早都會明白那事兒的好處但是礙於自己的丈夫不盡人意,她們只好一直壓抑著一直到她們再也壓抑不住

許多女人她們婚前婚後的性情大變往往都是因為這方面的原因

世上,許多人不說,或者不敢說,但是,性福的問題,卻是實實在在存在著的古今如此

不同的是古時代的女人,她們要傳統必得多,哪怕無比的壓抑,也不敢如何只能默默哀怨的終卻一生特別是那些一般的女人,不管如何,她們都不敢表露自己這方面的渴求的

只有像蔡夫人這樣,本來就出身良好,向來驕傲的女人,她們就不會壓抑自己的這種渴求哪怕她們並不會當真的做出一些有違婦道的事,但是,性情大變是難免的,從一個看似柔弱的婦人,變得彪悍,成為悍妻

其實,有時候,女人變成悍妻,也是無奈之舉,因為,她們壓抑不住自己的渴求,性情大變之下,完全破壞顛覆了她們原來美好的形象,有時候,反而會激起他們男人的征服**,使得他們的男人反而激起了雄風

有些男人,就是這樣的賤人,原來溫柔善良賢惠的女人,太完美的女人,他們反而因為太過痛愛,太過緊張,而導致他們萎靡不振可是,被自己的女人濺踏他們的尊嚴,破壞女人在他們心目中的美好形象,他們反而變得勇猛起來

有句話說得真不錯,賤人不激,還真的不成器

劉表在蔡夫人的面前,他就是那種不激不行的男人,完全就是一副小受的涅

每當蔡夫人對他表露雄威,他的心裡,反而有點蠢蠢欲動

所以,劉表此刻,雖然有些無地自容,可是,他卻沒有因為蔡夫人如此而當真的生氣反而覺得,蔡夫人如此,才是他的女人的本色,他也更加的放心,因為,蔡夫人越對他凶,那就征明蔡夫人對他沒有變

但是現在,也並不是劉表要展露他的雄風時候,他強忍著尷尬的道「夫人,哎呀,輕點輕點……是為夫不好,是為夫不對,有話好說,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船廳內,眾人都強忍著笑意,不敢當真的笑出聲來

劉易也覺得好笑,不過,現在見蔡夫人擰著劉表的耳朵,似與劉表相當親熱的樣子,而劉表又一口一聲的為夫為夫的劉易的心裡竟然覺得有少許不自然,咳了一聲道:「呃,蔡夫人,景升兄也知道錯了,男人嘛,哪個不風流?你就饒了他這次吧呵呵,你們賢伉儷艾還真的讓人羨慕」

「哼,你們男人,就沒有一個好東西!」蔡夫人聞言,才才鬆開手,退後兩步道:「殺千刀的,今看到太傅的份上,不與你計較了,你從哪裡來,就回哪裡去吧,姑奶奶還沒有玩夠呢」

「翱夫人,你你就隨為夫回家吧,你看……劉易賢弟這次要去江東曲阿的,這數千里的旅途,為夫實在是放心不下啊……」劉表一聽,蔡夫人居然要趕他走,不願意隨他回家,不禁有點急了

「不放心?有什麼不放心的?有太傅保護著人家,你還的什麼?難不成,你覺得還有誰可以在太傅的手上把人家怎麼了?」

「呃,不是這個……我我是的……」劉表面對蔡夫人,卻不知道如何把自己內心裡的的說出來,尤其是在這麼多人的面前

不想,蔡夫人卻自己把劉表心頭所想的說了出來,她似撒潑似的道:「好艾你這個殺千刀的,是不是你對人家不放心,是不是想著人家會背著你偷男人?是不是害怕戴綠帽子?我呸!我都沒有計較你背著人家禍害了那麼多女人,你竟然敢懷疑起人家來了?我我不活了,我跳進這長江里死給你看!」

「不可,夫人,你你這是說什麼呢?為夫怎麼會這樣想你?千萬別衝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