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一十六章攔江截人

第三百一十六章攔江截人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2-11 20:08  字數:5500

劉表攔江截人,還真的讓劉易感到有點頭痛和麻煩。

頭痛的是,劉易沒有想到劉表會這麼在乎蔡夫人,劉易也不可能不讓人家丈夫來見妻子,也不可能不讓他見。可是,讓他們見了後,蔡夫人萬一當真的讓他帶了回去,劉易的心裡還真的不捨得了。

而且,對於劉表攔江要人,劉易還沒有半個不放人的理由。如果劉易不讓劉表登船,又或不讓劉表見蔡夫人,那麼,劉表肯定就會懷疑什麼。

懷疑什麼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劉表非要把蔡夫人帶回去呢?劉易又能如何?難道還真的要馬上與劉表撕破臉皮么?

劉表或者不敢當真的與自己撕破臉皮,但是,從今之後,劉表可能就真的要把自己當成了死仇了。奪妻之恨,是任何一個男人都忍受不了的。何況,劉易現在馬上就要離開荊州,要到曲阿去了。現在帶走了軍馬,洞庭湖的兵力就顯得空虛,自己不在的時候,誰也不敢保證劉表會不會不顧一切的攻擊洞庭湖新洲。反正,劉易現在對於劉表攔江截人的事就是覺得麻煩。

劉易現在,見到劉表直接就說要帶蔡夫人回去,自己卻也不好說拒絕讓劉錶帶蔡夫人回去的話,只好裝作坦然的道:「哦?呵呵,我還以為景升攔江等我是有什麼重要的事要跟我劉易離議呢,原來是想念嬌妻了,哈哈,看不出來啊,景升對蔡夫人還真的一往情深,景升風流之名,我劉易今天見識了。」

「呃,哪裡哪裡……我只是有些放心不下,劉某這夫人,雖然老大不少了,可是脾氣卻還像是小孩子一樣。非常任性,我還擔心她會帶給太傅太多的麻煩呢。所以,前些日子,劉某接到她的傳信,居然說還要隨賢弟的戰船到江東那麼遠的地方去遊玩。」劉表似有幾分尷尬的樣子道:「其實,賢弟不說,我劉表也知道。賢弟此次去江東,恐怕也不是僅僅是為了遊玩那麼簡單,應該另有所圖吧?要不然,賢弟也不會把妻兒留在洞庭湖新洲,而是會帶著她們一起去了。所以,為兄就想。既然賢弟連自己的妻兒都沒有帶去,我家夫人卻要跟著去,這不是胡鬧么?萬一她任性起來,壞了賢弟的大事就不好了。」

「哈哈,哪有什麼的所圖?我去江東,是因為劉某有幾個夫人還留在江東曲阿,當初。因為長安突然有變,劉某就急急忙忙從曲阿趕回到洛陽。後來,又遠征大漠,把她們留在曲阿也太久了,所以,現在就去接回身邊來。呃,其實,就和景升兄現在差不多。和妻子分開太久了,心裡挂念罷了。」劉易一邊應付著劉表,一邊想著要如何才能把蔡夫人留下。

劉易想了想,心裡已經打定了主意,決定不會讓蔡夫人跟著劉表回去了。丫的,雖然蔡夫人有名義上還是劉表的夫人,可是。現在蔡夫人喜歡的是自己,而自己也有點兒喜歡她了,不管怎麼說,劉易都不可能再把蔡夫人拱手相讓給回劉表的。

劉易打算。就算礙於情面,暫時不得不放蔡夫人隨劉表回去,但劉易也一定要跟著去把蔡夫人弄回來。哪怕是像把丁夫人從曹家莊園裡偷出來一樣,甚至,搶也要搶回來。但這也不是最好的辦法,因為不管是搶或是偷,事後劉表也一定會懷疑到自己的身上來。並且,因為蔡瑁自己知道了自己與蔡夫人的事兒,也不知道他會怎麼想。

蔡瑁現在還沒有向自己表態,表示是否會率蔡家上下暗中投效新漢朝。劉易擔心,如果蔡夫人被劉錶帶回去之後,蔡瑁為了隔離自己與蔡夫人的關係,可能會提醒劉表要嚴加提防,加強對蔡夫人的監視控制,這樣,劉易要搶人或偷人可能都不是太容易。

「原來並不是我劉表一個人思念妻子啊,這樣說來,賢弟與我劉表,也算是一路人了。哈哈……」劉表順著劉易的話說著,話題一轉,止住了笑道:「賢弟,看來你也是想儘快趕到曲阿去見你的夫人,那麼,為兄也就不好過多打擾了,本來還想請賢弟在這江夏停留幾天,咱們兄弟好好聚一聚的,看來也只好作罷,那個……我家夫人在這船上吧?我帶她下船後,賢弟就儘快去曲阿見弟妹吧。呵呵……」

蔡夫人自然是在劉易這船上。

神風號大戰船,最多可以運乘兩千軍馬,不過,現在神風號戰船上,除了劉易與幾女及侍女之外,就只有數百親兵死士。

現在,劉易完全可以否認蔡夫人在自己這船上,甚至可以耍賴入蔡夫人沒有跟來,還在洞庭湖新洲。劉易就算是如此說了,劉表也是不敢搜船什麼的,呵呵,數萬戰鬥力強悍的女軍在江面上,劉表豈敢當真的與劉易撕開臉皮?

如果劉表敢來硬的,劉易也好處理應對一些,問題是伸手不打笑臉人,人家前來尋妻,那可是天經地義,劉易也不好在這事上作過多的為難,不好不讓劉表見蔡夫人。

劉易知道,今天終還是要讓劉表見到蔡夫人的,所以,心裡就算是萬分不情願,也不得不對左右的人道:「去吧,去把蔡夫人請來,就說景升來帶她回去了。」

「是……」一個侍女應聲離去。

劉表攔江截人,動靜鬧得雖然有點大,整支新漢軍水軍都知道了,可是,蔡夫人她卻還不知道。因為,今早登船之後,劉易就與她一翻纏戰,直接把她弄得激奮沉睡了過去。

與她一起的幾女,也同樣是不堪劉易的征伐,只刻正如八爪魚一船,互相糾纏在一起正安睡得香甜呢。

侍女的敲門聲把蔡夫人等女驚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