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一十四章一珠定情

第三百一十四章一珠定情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2-10 02:23  字數:5552

龍欣這時,探手狠捏了劉易一把,失笑道:「吃吃,吳家妹妹,你不用害怕,這壞傢伙在嚇唬你呢,來吧,坐下,咱們一起聊聊話兒。」

吳莧可不是怕,她對劉易也有了一定的了解的,知道劉易是不會無緣無故的對人嚴厲的。

而是劉易的話,讓她記起了當初與劉易相遇相見,又與劉易一起到湖庭湖新洲去的情景,以及劉易跟她說過的話兒。

她非常清楚,當時她之所以能夠從江陵逃出來,逃過被劉表納為妻妾的可能,是劉易的援手才逃得出來的。要不然,她吳家一家人,恐怕都還在劉表的掌握當中,而她自己,可能早已經成了劉表的女人。

她當時,卻誤會劉易是和劉表一樣的貨色,是貪圖她的美色,才會救她吳氏一家。她甚至以為,劉易也一定會如劉表那樣,會扣押住她,逼她成為劉易的女人,然後通過她來想得到其哥哥吳脀的效力。

她那時候,是相當氣憤的。尤其是偷偷的聽到劉易這傢伙居然厚顏無恥的直接向她哥哥提親。她當場就氣憤得現身,直接斥責了劉易一翻,非常剛烈的說死了都不會讓劉易得逞。

不過,後來解釋清楚了,事情的確是她誤會了劉易,劉易並沒有威脅過她的哥哥,沒有威脅過她的吳家的人。並且,在再後來,劉易的確是證明了,對她及對她吳家,是實實在在的施恩不圖報的。

但這些都是後來才證實的。劉易當時的舉動,的確想讓她不誤會都難。特別是劉易在她明言要去益州,還對她表白示愛,讓她對劉易的感觀的確是不太好。

劉易的身邊。都這麼多女人了,卻還要糾纏她,這樣的一個男人,她覺得有多好都假的。

但是,隨哥哥去益州的,再回來,讓她明白了許多道理。同時,也真正的看清楚了劉易這個人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尤其是近段時間,劉易幾乎帶著他所有的女人來到了洞庭湖新洲,通過與劉易的這些女人的交往。她才真的相信。劉易這個人雖然是花心了一些。卻是一個值得她託付終生的人。

相比起劉表及劉璋而言,瞎子都知道要選擇怎麼樣的一個男人作為依靠,作為她終生的伴侶。何況。劉表就不花心嗎?劉璋就不花心嗎?這個世上,真正的才俊,哪一個人的身邊沒有幾個女人?

所以,她再隨哥哥吳脀從益州回到了洞庭湖新洲,哥哥吳脀投效了新漢朝,而她,搬到了空著的劉家別院居住。

她的這個行動,其實也等於是向劉易表明了她可以接受劉易的心跡。答應了劉易對她的求愛。只是,劉易事多,事隔了這麼久。劉易才從洛陽回到了洞庭湖新洲,才與她見了面。

可是,劉易帶著這麼多的女人,她自然是不好主動與劉易照觸的。劉易似乎也周旋在自己的女人當中,讓吳莧有點氣悶,覺得劉易忽視了她。但是,她是無論如何都拉不下臉去倒貼劉易的。對於劉易,她雖然可以接受,但還不到那種非君不嫁的地步。

劉易沒有單獨找她談心,卻又陪陰曉與陰靈珊去陰靈島了。這讓吳莧覺得更為煩惱,甚至讓她覺得還在劉家別院內住著有點尷尬,又有點擔心會被劉易輕視了。

女人就是這樣,當初劉易死皮賴臉的追求她,向她表白向她示愛,她還以為劉易要害她。可是,當她發現,男人還是當初的這個好時,欲答應了這個男人,可這個男人卻已經遠離了她,

這樣,她反而更加放不下這個男人了。

可以說,如果劉易能與她好好的談一談,再向她提親,她一定會欲迎還拒的答應下來。

但劉易沒有,還似故意的疏遠了她。

吳莧的心,還真的覺得有點心碎的感覺。

劉易不在新洲的劉家別院了,她覺得自己都不好再待下去,就準備搬走,搬回在新洲新安下的吳家去。

但是,蔡夫人不知道從哪個姐妹的口中探知了吳莧的事兒。所以,特意把吳莧一起拉上,準備助劉易成其好事。

說來也有一點巧合,歷史上呢,蔡夫人是劉表的夫人,而吳莧,卻是劉表暗裡藏養著的女人。蔡夫人善妒,容不得劉表還有別的女人。劉表身邊的女人,也大多遭受到蔡夫人的毒手。

可現在,劉表的一明一暗的女人,現在卻都與劉易有了不清不楚的關係。而可笑的事,蔡夫人居然不再善妒,居然還有著要為自己的男人收納女人的想法,但是,這個男人不再是劉表,而是劉易。

其實,以蔡夫人的靈通,她又哪裡不知道吳莧其人?當初劉表扣押著吳莧,蔡夫人也是知道的。當初她知道劉表意欲對吳莧不軌,她都不知道有多氣惱,一邊氣惱劉表,又一邊暗恨吳莧。

吳莧被劉易弄走,當時最開心莫過於是蔡夫人了。沒想,她也沒有想到,居然還是要與這個曾讓她生恨的女人共事一個男人。但在知道劉易與吳莧還沒有真正的有關係之後,蔡夫人卻再也惱不起來,反而想著要如何撮合劉易與吳莧的好事。

真要說起來,恐怕還真的有點讓人費解。但是,慢慢的分析,卻又是在情理當中。

蔡夫人與劉表,控制欲多過愛欲。甚至她怕也從來都沒有真正愛過劉表。但這個男人,卻是她的,以她的強勢,所以,對劉表的控制非常強,或者,她並不能對劉表真正的如何,但是,卻有很大的權力對付劉表身邊的女人,在劉表不知情的情況之下,把劉表身邊的女人弄走甚至弄死,都很容易。

她現在。卻成了劉易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