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一十三章壁畫意境(下)

第三百一十三章壁畫意境(下)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2-10 02:23  字數:5533

劉易本來,也想看看她們觀賞這些「藝術壁畫」能看得出一點什麼的七五八六來。

沒想到楊凰居然直接就是看到了那畫上一男一女的接合之處,果然不愧為痴女,劉易差點沒被她弄得失笑。

不想,楊凰卻跟著又道:「嘖嘖,姐姐你們看,畫中那女的好像還流了很多水漬出來,連這也畫上了,像真的一樣……」

劉易雙手掩眼,對楊凰還真的無語,這丫頭,感情是死死的盯著那裡來看啊。居然連這個都看出來了,劉易自問自己當初觀看的時候,還真的沒有留意到把這些細節都畫了出來。

吳莧明顯是受不了楊凰這麼露骨的描述,她羞得也一下子掩上了雙眼,嗔怪的道:「哎呀,不看了不看了,凈是一些不乾不淨的東西,愛看你們就看飽好了。小心你們夫君知道了你們看了這些不潔的東西,會生你們的氣。」

吳莧此刻,還真的有點無地自容,她還是一個黃花閨女,哪裡看過這些如此露骨的畫像?她自從一進到這個閣樓,她就渾身的感到有些不自然。這些色彩分明的藝術壁畫,深深的衝擊著她的視覺神經。讓她嬌羞不勝。

「好了,吳家妹妹,不用理會這丫頭的胡言亂語。」龍欣也似被楊凰弄得嫣然一笑,探手拉住了欲要離開的吳莧道:「還是讓我來為你們說說吧。」

龍欣另一手,指著壁畫道:「你們看,這畫,畫的是一個庭園,有水有竹。有花有亭,清凈清幽。遠處,還可以依稀可見有圍牆,一看,這裡應該是一個相對富裕的人家的庭園。亭上有圓月。還點關燈火,說明這是在夜晚。」

「嗯,對,可是,這又說明了什麼?」吳莧忍不住發問道。

「呵呵,好妹妹你也是大戶人家出身。要比人家水盜出身的出身要高貴得多了。在你們印象當中,要怎麼樣的一個家才算是美好的?蔡姐姐,你也是大戶人家的出身,你覺得,誰能擁有這樣的一座庭園?而這樣的庭園,是不是相當的雅緻?」龍欣輕笑了兩聲道。

「不錯。這樣的庭園,不是一般人家能夠擁有的,並且,看這庭園的布局,也不是一般粗鄙富家人所能擁有的,想來,若不是文官之家。就是一些名士名流之家。」蔡夫人亦點頭應道。

「是啊,那麼我們再想想,如果我們沒有碰到夫君之前,嗯,吳妹妹與蔡夫人可能因為出身良好,不能理解,可是,楊凰妹妹,換成了你,以前沒有碰到夫君之前。你有沒有想過要過上好生活?有沒有想過要擁有像畫中這樣的一個雅緻幽靜的好庭園。好住處?」

「人家當然想了,如果可以,誰願意住在破爛的茅草屋裡?讓龍欣姐姐你這樣一說,人家才發現,原來。畫中的環境,居然是這麼美的。嘿嘿,好像都不比我們的家裡差了。」楊凰恍然大悟的道。

「這就對了,這副畫,它先從環境上,就能讓人對美好的居住環境產生了一種嚮往。這是世人都會想的。」龍欣拍拍吳莧的手,道:「我們夫君,為什麼要讓我們住在漂亮明亮,環境美好的地方?那就是夫君痛愛我們,知道我們每個人都會嚮往美好的生活,所以,他拼了命也要為我們做到那樣,好比我們在新洲的劉家別院。如果沒有夫君的打拚,我們能擁有那麼大的一個漂亮的家么?如果我還是青龍盜大當家的女兒,沒有跟了夫君,我又有機會建計建造一個屬於我們的美麗的家么?」

「這就是一種意境,通過描畫環境,讓人對美好的事物產生嚮往,也同時把我們心底的嚮往畫了出來,這樣,就值得我們去欣賞的。」龍欣若有其事的道。

「龍欣妹妹說的對。可是,這只是環境方面的,聽你這樣一說,這些避畫真的不簡單,很有意境。但這畫上的這兩人,一男一女,在這樣的環境之下,不知害臊的做這種事,不是破壞了這樣的美好意境了么?」蔡夫人抬頭望了望畫中的一男一女道。

「怎麼會呢?這樣很好啊?這樣,才能更加讓人深刻的看到了美好。」龍欣失笑道:「呵呵,是蔡姐姐你的思想不純吧了。」

「呃,我又怎麼思想不純了?難道不是么?剛才楊凰妹妹都是這樣了,看到這畫,就想到了夫君,還要想著夫君的那裡呢,你不知道,昨晚她還說,畫中的人兒的那根東西,還不比上夫君的呢……」蔡夫人自己有點不好意思,把楊凰拉出來做擋箭牌。

「你們想,這樣一個美好的環境,怎麼能沒有人?也是不是應該住著人?」龍欣卻沒有取笑蔡夫人或楊凰,跟著道:「你們細看,那畫中女人爬著的石桌上,是不是還有別的東西?」

「嗯,有書,有花,有茶。」吳莧介面道。

「這就對了,在一個月色明媚的夜裡,在這個幽靜清雅的庭園裡,一對年青的夫妻,在亭子里花前月下,吟詩作對,那樣,是不是很美滿?或者說,這是一個文人,你看他半解的衣衫,是不是文人服飾?他正在月下夜讀,妻子奉上熱茶,夫妻夜話,情意濃濃,如此一對美滿夫妻,情之所至,在這庭園裡相好,又有什麼的不對?又何來的污穢?何來破壞了這美妙的環境?」龍欣若有所思,一臉陶醉的樣子,微微仰起臉,半閉起美眸道:「你們想,夫君是不是也這樣弄過咱們?」

「呃,人家可沒有……」吳莧見龍欣居然也似在想著那事兒,她趕緊澄清道,她直到現在,與劉易都還是清白的。

「格格……你不算,不過,怕也快了,等回到劉家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