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一十二章壁畫意境

第三百一十二章壁畫意境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2-10 02:23  字數:5546

「呵呵,這有什麼好擔心的?你現在不是在我們新漢朝洞庭湖么?只要你跟著蔡夫人,那一切都沒事了。4G中文網更新更快莫非你是想離開蔡夫人,自己去獨立生活?」劉易見姚桃竟然是擔心劉表不會放過她,不禁好笑的道:「你安心吧,在新漢朝,劉表還不敢胡來,如果你願意,我會向蔡夫人說情,讓你脫離奴籍,還你自由之身,將來,你可以有自己的獨立生活,不用再侍候別人了。」

「不不……奴婢也不是想要這個……」姚桃猛猛搖頭,未了又一付欲言又止的樣子,俏臉通紅的道:「奴婢是想、是想問問公子,像奴婢這樣出身的賤女,有沒有資格,可不可以也喜……喜歡公子……」

「呃……你說什麼?喜歡我?」劉易目瞪口呆,因為他實在是沒有想得到這個小丫頭居然敢當著自己的面說喜歡自己。

「嗯……公子,是不是覺得奴婢很不害臊?不要臉?可、可奴婢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從……自從見到了公子之後,奴婢就常常想著念著公子……」姚桃神色雖然有點怯怯的,但是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卻非常大膽的望著劉易,帶著點期待的神彩。

「額……我、我有什麼好?值得你喜歡?」劉易見狀,有點頭痛的撫撫額道:「不知道你有沒有問過別的侍女姐妹,她們在我這裡都是自由的,可以自由離開,可以去過自己的生活,不一定非要跟著我的。」

「公、公子……」姚桃一聽。以為劉易要拒絕她,不禁有點嬌柔欲滴的兩眼一紅,喃喃的道:「奴婢知道……知道人家出身低賤,公子是看、看不上人家的……」

「不不。哪裡的事?」

劉易趕緊搖手,站起來上前把姚桃拉了過來。

劉易還真的感到非常意外,因為,這麼久了,劉易還沒有碰到自己的下人侍女向自己表白的事,這個桃桃,應該還是第一個作為侍女向自己表白心跡的。

她的行為,應該是劉易所見過的下人侍女當中最為勇敢的一個了。

不過,意外歸意外,但對劉易來說。這無疑是一件好事兒。有女喜歡自己。不要才是白痴!

劉易現在,是有點擔心的是,如果自己與姚桃的事。一旦開了一個頭,那麼將來又有更多的侍女向自己表白呢?女人多劉易倒不怕,就怕一下子多了太多,那樣會讓劉易應接不暇。

如果可以的話,那些美麗漂亮,雙嬌俏的侍女,劉易還真的一個都不想錯過。可是,劉易就是一個人,他也自問,自己不可能對每一個女人都如自己現在的這些夫人這樣。人人都做得到對她們那麼多的愛顧。最明顯的,劉易是不可能對那些侍女如對陰曉陰靈珊或蔡夫人等女那樣下那麼多的心思。不可能對每一個女人都做到明媒正娶,不可能對每一個女人都照顧得無微不至。

甚至,納了她們,可能都不可能見過她們的父母,將來,甚至都抽不出時間陪她們回娘家去看看。女人多了,天南地北的都有,劉易又哪裡照顧得來?

有些侍女,她們還是有家人的,劉易納了她們,如果當真的要對自己的女人一視同仁的話,劉易也得要顧及她們的娘家人的顏面,起碼要有一個儀式,與她們的娘家人見見面什麼的。

這些,說起來或者不算什麼,都是一些世俗瑣事,如果按照這個時代的風俗,或是這個特定的時代背景來說。劉易也大可以不用理會這些。那些看似身份地位低下的侍女,睡了也是睡了,劉易也不用負什麼的責任。

但劉易之所以納這麼多的女人,並不是單純的貪花好色,而是想這些女人跟著自己能夠得到真正的快樂,能夠真正的開心快樂的過生活。

如果劉易連一些最基本的,可以讓女人開懷開心的事都做不到,那麼又何苦再禍害這些小丫頭呢?劉易現在,身邊當真的不缺女人了,各種類型的絕色,應有盡有。這些侍女,只是錦上添花,多給劉易一些性趣罷了。

拿姚桃來說事,她現在雖然沒有了家人,可是,她難道就不懷念她那死去的爹爹?劉易如果納了她,想她真正過得快樂無慮,過得沒有遺憾的話,最好的辦法,就是陪她的家鄉去看看,或者尋到她爹爹的墳墓,為她爹爹立一塊墓碑。讓她再也了無牽掛,如此,她方可真正無憂無憾的與劉易一起生活。

別看這些細瑣的事,其實並不用劉易親自去做,可是,如果劉易親自去做了,所帶來的效果是絕對不一樣的,那樣,會讓姚桃感到更加的滿足快樂。

說到底,劉易的心裡,依然還是拿這個時代的女人當作是後世的女人一樣來看待,又或者,可以說明,劉易對待女人,除非不愛,若愛的話,他就是真心的希望這個女人跟著自己能得到真正的快樂。

劉易為自己的女人,已經做了不少事,每一次為她們做完,慰解了她們的心之後,看到她們對自己的愛意再加深一層的時候,劉易也同樣感到非常的愉快。

可以說,愉快是相互的,自己的女人快樂的時候,做為她們的男人,也同樣感到快樂,極具成就感。

但現在,對於主動對自己表白心跡的姚桃,劉易那是卻之不恭了。

劉易不顧姚桃的羞怯,直接把她一把抱入懷內,撫著她的粉背道:「傻丫頭,喜歡就喜歡好了,我劉易豈會是那種帶著世俗眼光看人的人?什麼出身地位,在我的心裡,根本就不值一提,若你當真的喜歡我,那就跟著我過好了,難不成我還會拿著掃帚把你趕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