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零四章偷香進行時

第三百零四章偷香進行時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2-07 04:09  字數:3384

孤枕難眠的劉易,決定重拾老本行,做一次偷香竊玉的事兒。

劉易覺得,現在自己沒有必要矯情了。

陰雄既然有讓自己照顧他家裡的女人的意思,而像王心,也明顯的向劉易表達了心跡,如果劉易還不對她有所行動的話,那也太顯得劉易太過傲驕了。

試想,一個女子,向一個男人表達了愛慕之情,不顧女兒家的矜持,向一個男人表露了心跡。如果這個男人還不能主動一些去安慰她,那麼說明,這個男人沒用,不值得這個女人去愛慕。

何況,像劉易與王心這樣,兩人之間還有著一層論理關係的情況之下。如果劉易不主動一些去突破與王心的關係,莫非還要等人家女兒家再次主動來挑逗劉易?還要人家女人脫光了衣服,爬上男人的床?

劉易相信,這個世上,哪怕是做妓女的浪蕩之婦,她們也不太可能主動去勾引男人,並脫光衣服倒貼去無條件的獻給一個男人。除非她們帶著某種目的性。像王心這樣,她就更加不可能會再次主動來與劉易勾勾搭搭了。

許多時候,一般的女人,她們在極為難耐,極端愛煞某人的時候,她們或許總會在有意無意之間對那某人暗示明示,儘可能的給予這個男人一定機會,向她表露心跡。在一些相對曖昧,特定的環境之下,女人或者會做得更為露骨一些,可能會更加大膽的做出一些挑逗的言行。

但是,說到那一方面,不管如何,最終還是要男人主動一些的。哪怕是在特定的環境之下。女人做出了比較出格的言行,而男人還要像柳下惠那般無動於衷,那麼,這會傷透這個女人的心,說不準。還會讓這個女人由愛轉恨,從此會恨這個男人一輩子。

所以,劉易的情格,那就是不管對方是什麼樣的女人,只要是美女,管她三七二十一。敢得挑引自己,他就敢提槍上馬,決不會辜負了人家的一翻情意。

說真的,哪怕是敵人的女人,是想致自己於命的毒婦,把她上了。也總好過被因為這樣的事兒憎恨一輩子。被女人恨,被女人因為這樣的事兒而仇恨上一輩子,惦記一輩子,那可不是一件好過的事。說不準,在某一個時刻,這個女人就會給你致命一擊。

如果在那方面讓她得到滿足,讓她惦記。那也說不準在某個危難的時刻,這個女人或者會幫忙拉你一把。

最難辜負美人恩啊,奉勸各位。若有女主動願意挑引你,不管對方如何,只要是美女,能啃得下,還是不要錯過為妙,免得埋下一個說不準在什麼被咬一口的禍害。

有理沒理,先上了再說。

現在,劉易也非常清楚。與王心這個嫂嫂說破了事兒之後,又經過陰曉打岱,她不要說還會不會主動來找劉易了,恐怕她再見著劉易,都會繞路走。會躲開劉易也說不定。

說到底,人都是要面的,王心她敢一次向劉易表露心跡,她絕對不敢再來一次。說真的,劉易也知道,在山洞裡,讓王心主動的挑引自己,恐怕她的心裡都不知道有多難為情了。豈可再讓她來一次?

當然,如果劉易在山洞當中沒有答應她什麼,沒有與她發生什麼事,那倒也沒關係,劉易大可以不用去找她,到時候,拍拍屁股就可以離開陰靈島,不用管她如何。可是,劉易也不是那麼硬心腸的人。何況,王心的姿色,也的確吸引著劉易?

在這陰靈島上,除了陰曉與陰靈珊可能還被蒙在鼓裡。陰雄與兒媳王心本人都已經同意了將來是劉易女人的事。所以,劉易也不用特意搞什麼的神秘,不用太過小心,沒有必要再換上什麼的夜行衣潛去。

陰家大寨,在半山腰上。

大寨的後面,一直繞到後山,都是陰家直系家屬所居的地方。

後山一共有幾個小山峰,陰雄居在其中一個,另外的幾個,應該分別是他的兒女所居。當然,現在整個後山大寨,幾乎都成了女兒國。

劉易本身,就是居住在一個叫仙子峰小山峰上。

這是陰曉的住處,山上建有許多樓閣,布置得宛如花園一般。

現在夜已深,島上的人大多都已經休息了。不過,島上的小山峰的建築當中,還是點著燈火的。

劉易下樓,卻驚動了在樓下小廳伏在一張小桌上打瞌睡的一個小侍女。

這個小侍女叫小燕,應該是陰曉在陰靈島內的時候的貼身丫環,另外還有三個,每一個都是相當水靈的小丫頭,大多都是十三、四歲上下。

她們應該是陰曉安排在這裡,讓她們輪流守夜,服侍劉易。主要是擔心劉易半夜醒來,可能要喝水方便什麼的,或者有什麼的差遣,可是讓她們跑跑腿。

陰曉把她們安排在這裡,自然也等於是可以讓劉易召去侵寢的意思。

在這個十時候里,一般的大戶人家,富家女,她們的貼身丫環,其實也等於是她們的陪嫁女,俗稱通房丫頭。她們,是可以被夫家納為小妾的。

世上許多情愛故事,其實就是這樣的丫頭與夫家主人的故事。

小燕劉易認得了,應該是陰曉的貼身丫環年紀稍大的一個,十四歲了,四個小丫環,就她的身子發育得較好一些,看起來,已經有點了前挺後凸的味兒。

不過,劉易現在並不是喜歡隨便推倒的時候,這樣的小丫頭,劉易覺得還是再養幾年為宜。

「哎呀,姑爺,你、你怎麼起來了?是要喝茶還是方……便?讓小燕侍候姑爺吧。」小燕揉了揉眼,一下子清醒了過來,如小雀一般跳了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