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九十八章

第二百九十八章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2-04 07:07  字數:2479

面對激射而至的劍鋒,劉易沒有半點慌亂,因為他一直都在戒備著,體內的元陽真氣早已經運轉起來。本章*節由萬Shu吧更新

鏘!

劉易一抬手,抽出了從擂台兵器架上隨手拿來的朴刀,刀鋒精準的點在張寧的劍鋒上。

刀劍交激,發出叮的一聲響聲,張寧飛撲而來的身形在空中頓了一下,而劉易也被勁氣震蕩得退了一步。

「咦?不錯嘛,想不到張寧小姐的武藝不在那張燕之下。」劉易的確對張寧的勁道感到有點驚訝,看上去這麼嬌滴滴的一個美人兒……嗯,現在應該是一個美女道姑,居然也有接近一流武將的實力。

劉易沒有和張寧正式面對面的打過,所以在不盡全力或者在下意識的憐香惜玉之下被張寧震退了一步。事實上,張寧應該也是劉易在這三國時代里所碰到的,第一個武藝不錯的女人。

「哼!天堂有路你不走,偏要落在我手上,今天就要取你這狗官的狗命!」張寧咬牙,從牙縫中迸發出讓人心底都感到有點寒意的冷哼。

她頓了一下身形,腰身一扭,一隻腿的足尖點了一下地,旋了一下身避過了劉易的刀芒,然後連人帶劍的撞向劉易的胸膛。

「呵,不錯,你的劍法很奇特,讓我想起了獨孤求敗的獨孤九劍。」以劉易現在幾乎滿狀態的狀況,自然不會真的把張寧看到眼內,不過張寧的劍法卻讓劉易想到了以前看電影中的獨孤九劍,似乎和令狐沖施展的什麼盪劍勢的有點形似,一邊飛身閃退一邊微笑著打趣張寧道。

這道觀殿堂之內,就只有劉易和張寧兩人,如此就沒有人能夠對劉易的生命產生任何的威脅。而劉易也知道,這張寧可能是真的想殺了自己,但絕不會是現在,若現在想要自己死的話,她剛才直接在張燕的面前說出自己的真實身份就可以了,哪還用得著她以身犯險?所以,劉易現在還真的一點都不緊張。

「管我是什麼劍法,能殺你這狗官就是好劍法!」張寧見自己一擊又落空,隨即再挺劍一刺。

嗆!

劉易待張寧似快要刺中自己的胸膛時,朴刀注力一壓,鏘的一聲壓住了張寧的青鋒劍,然後身體一側,朴刀沿著張寧的劍身一滑,壓到了張寧的劍柄之處,同時語氣像和她很相熟的道:「好了,別鬧了,留我下來有什麼話就快說,想取我性命剛才你為什麼不向張燕揭露我的身份?難不成你真的以為你自己能殺得了我?」

劉易側身一步用刀壓著張寧的劍時,身體幾乎和張寧是相貼著了,如果不知情的人,都還以為兩人貼得那麼近是在親熱呢。當然,如果劉易一伸手,還真的可以抱著張寧來親熱了,只不過劉易沒有這麼做,而是很有強迫性的作出了一個往張寧再靠近的態勢。

張寧想再揮劍展開劍招而不能,這時也醒起了似乎和劉易這個狗官的身體貼得太近了,近到幾乎可感受得到對方的體溫。不知道為何,心裡極痛恨劉易的張寧,臉上無由來的一熱,趕緊一抽劍身,碎步退開。

「說!你混進黑山有什麼企圖?」張寧離開劉易幾步的距離,然後憤恨的用劍指著劉易道。

張寧自然也知道自己不是劉易的對手,也知道單憑自己是殺不了劉易的。再說,既然剛才沒有當眾揭穿劉易的真實身份並把劉易留下來也不是想要殺了劉易,而是對劉易混進黑山來的目的有點好奇。當然,除了好奇之外,張寧還有別的心思。

因為張寧現在已經對黑山黃巾軍,或者說是對張燕已經完全失去了希望,她已經不再祈求這支軍隊可以幫自己完成心中的抱負。她也非常明白自己現在的處境,從張燕不容分說,強行把她安置在這道觀的時候起,她就知道在黑山已經完全失去了自由。特別是那些和她關係還算不錯的黃巾舊部,自從她住進了這道觀之後,便再也沒有一個人主動前來和她聯絡過,還有,從張燕對她的態度中也可看出,在這黑山已經再也沒有她說話的地方,不管她的心裡有多大的抱負信念,只要一天還在黑山上,那麼就完全受到張燕的監控。這個時候,別說想要重整太平道了,從種種的跡象表明,她個人的安危都成問題。

張燕向她索要黃巾力士的訓練秘法也不是一次半次了,張寧知道如果自己一旦交出這種秘法的話,就是她的生命走到了盡頭的時候。張寧不甘心,她不甘心就這樣受到張燕的監控節制,她不甘自己就如此一輩子被軟禁在這黑山後山上。她知道,如果想繼承自己爹爹的志向,推翻漢室的統治,那麼就必須要離開這黑山,離開這裡,然後才可以去聯繫她爹爹張角的手下舊部,如此才有可能施展自己心中的抱負志向。

可是,她現在這黑山上寸步難行,除了還有十幾個黃巾力士保護著她的安全之外,她幾乎沒有了一點勢力。她相信,原來還和她有聯繫的黃巾舊部,在張燕的強勢之下,已經和她劃清了關係,不會再管她的死活。她現在,對黑山內外的事,所知都不多,憑她自己,還真的很難擺脫得了張燕的控制。

她雖然恨不能馬上殺死把她害得如此凄慘的劉易,但她知道,如今的情勢之下,她揭穿劉易的身份,把劉易當場格殺於她沒有半點好處,哪怕是殺了劉易,也不能改變她目前的狀況。所以,張寧就產生了一種念頭,想弄清楚劉易到這黑山來的目的,然後看看可否利用劉易逃離黑山。

劉易此時不知道張寧的心中所想,但心裡也能猜想得到,張寧沒有當著張燕的面揭穿自己的身份必然是有所企圖的。要不然,張寧沒有必要為自己隱瞞,畢竟自己和她上處於敵對的立場上。

對於張寧問自己有何企圖,劉易並沒有回答應,反而問她道:「那你又說說,沒有說破我的真正身份,張寧小姐你又有何企圖?咱又不是相好,小姐你沒必要隱瞞啊?莫非……嘿嘿,是小姐你看上了劉某?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我真是不勝榮幸啊。」

「你!」張寧被劉易帶著點調戲的問話氣得手上一抖,差點沒有忍住要對劉易再出手。

「好好,別生氣,咱們也快人快語,有什麼直說,別兜圈子了。你別問我到這裡來有什麼的企圖,我也不問你有什麼企圖,就直說你到底想怎麼樣好了。」劉易沒有再氣張寧,正起臉來道。

張寧咬了咬牙,迫使自己冷靜下來,她記起這個劉易似乎就是這種不正不經的樣子,當初在耿家裡碰到時就是那樣子了,用不著和他生氣。

她想了想後,才直接說道:「合作!我想你跟我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