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八十四章

第二百八十四章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1-25 00:01  字數:2823

天色早已經大明,遠處的天邊因為朝陽的升起而泛起滿天彩光雲霞,劉易真的很想和自己共乘一騎的美人兒停下來好好的欣賞一下雲彩變幻的壯麗景色,利用怡人的自然美景和她增進點情感。萬書*吧更新

可惜,劉易戰馬的身後蹄聲隆隆,鋪天蓋地的騎兵蜂擁而來,在劉易馬後激起一片滾滾黑塵。這些追擊的騎兵,和劉易已經不過是一、兩里之遙了。

劉易還以為自己可以把追兵甩得遠遠的,誰知道還是給吊上了。

果如劉易所料,後面追擊的騎兵,在十多頭瘋狂嗥叫著的獵犬引路下,幾乎不用探路,不用半點耽擱,便直接沿著劉易所過的路線追來,看來易姬的體香的確是致命的因素,這讓劉易只能不停的催馬疾逃,前後逃了差不多一個時辰了。

馬背上巔波不堪,如果不是劉易的戰馬因為曾經為了駝著長社公主及甘倩而特意做了一些不宜讓人察覺的簡陋馬蹬可供易姬踩踏,恐怕就是這一段時間的奔波都讓易姬承受不了。現在,劉易也感到易姬的氣息有點粗亂,她身上似乎也已經香汗淋漓了,劉易偶爾可看到她的耳根都紅透,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累的還是害臊的。

「易小姐,還能堅持不?」劉易一邊策馬,一邊隨口的沒話找話道。

「嗯……」易姬不自然的扭了一扭腰身,輕聲應了一聲。

呵,這已經不是她能不能堅持的問題,儘管她的小屁股都讓馬背巔得有點生痛,但她還是能夠咬牙堅持,畢竟,現在可是在逃命,身後的騎兵追得急,堅持不了又能怎麼樣?

讓易姬感到臉紅耳赤的是她現在可是被劉易抱在懷內,她這一輩子,除了自己的爹爹之外,還真的沒有試過和哪一個男人如此親近過。這讓她感到有點羞人又有點異樣,不知為何,她的芳心自從被劉易抱上馬後,一直到現在,都沒有停止過的激烈的跳動,還好有著得得的馬蹄聲為她掩飾,要不然,她恐怕都會擔心劉易都可聽得到她那撲通撲通亂跳的心。

她勉強答應和劉易共乘一騎,那是她也知道自己若要脫離公孫瓚的窺伺逃離公孫瓚的魔掌,就必須要快點逃走。她一個女兒家,自己騎一馬自是不太可能,因為她也不懂騎馬,至於坐馬車什麼的,在當時的情況之下,那也更加不太可能,再說,若坐馬車的話,能快得過騎兵的追擊?所以,她當時沒想太多,勉強同意了和劉易共乘一騎逃走。

可是,和劉易共乘一騎之後,她才知道這樣會讓她覺得羞赧難安,更讓她有點情難自持。

劉易的大手,溫厚而有力,緊緊的環抱著她,讓她緊緊的貼著劉易的胸膛,親熱的感受到劉易身上所散發出來的熱力。而劉易的大手,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又或者是因為戰馬的顫動而滑動,總是不時的一下一下的觸碰到她酥胸的邊緣軟肉,每一次的觸碰,都讓她的身子如觸電一般的一麻,若不是她緊緊的咬著銀牙,恐怕都不知道發出了多少聲呻吟。

這可是在逃命的時候,有許多感覺,易姬知道是不應該有的,可是,每當劉易那厚重的氣息噴到了她的耳垂,每當劉易的大手觸碰到她的酥胸時,她的心裡都會一盪,眼睛一迷。

說實話,就只是劉易的大手放在她的小腹及軟腰上,她恐怕都難以承受,更別說觸碰到了她的敏感酥胸了。

事實上,易姬現在還真的在不知不覺之間就對劉易有了一絲情素了。要不然,劉易和她如此共乘一騎,如果她是討厭劉易的話,那就只會感到噁心,而不是心懷一盪了。

嗯,怎麼說,易姬也是一個花樣般的少女,哪一個少女不懷春?如果她不是經歷過家中遭洗劫,自身也身陷賊窩再落入公孫瓚狼窩的經歷,那麼她現在還是一個天真純凈,每天都會有著充滿暇思的亂想,思想受她那思想還算開化開明的父親的影響,平時她也有過一些少女朦朧的春夢,也一樣會有一個自己夢中的白馬王子。

而易姬發覺,這個劉易已經開始一點一點的和自己夢中的那個白馬王子重合。

她的夢中,她的白馬王子,就如像她拿來應付那些前來提親所說的那樣,首先要表裡如一,誠實坦蕩等等。當然,這些都是比較現實的說法,實質上,哪一個少女的心裡,不希望自己未來的夫君是一個頂天立地的英雄?不希望自己的未來夫君是一個文武全才、風度翩翩的少年郎?

而劉易不管是哪一個方面,似乎都非常吻合易姬心目中的那一個人。

初見時因為夜色太暗,看不清劉易的樣子,但後來就看清了,看清了她才知道,原來潛進閣樓里救她出來的這個男人原來長得是如此俊秀的,光看樣貌,都會讓一個人的心裡一動。

長得帥氣的男人或者是長得漂亮的女人都是一樣的,都會特別的吸引異性的目光。雖說古時候的審美觀可能和後世的有點不同,但是在長相上長得好看,那自然是會佔到不少便宜的,最起碼的給人第一印象就會非常好。

當然,長相只是一個問題,最關鍵的是,是因為她和劉易在水下親吻過,對於一個少女來說,和第一個男人的親吻,最是讓她們刻骨銘心的,第一個親吻到少女的男人,就等於是在這個女人的心裡鉻下了一個鉻印。

自然,最最重要的,就是要說女人心裡的感覺了,劉易看上去似乎也不是那種偷奸使滑之徒,和劉易在一起的時候,總能夠感受到劉易的坦蕩胸懷,她和劉易在一起的時候,有一種很自然很踏實的感覺。綜合種種,易姬自是不能抑制的對劉易產生了好感,進而演變成了情素。特別是兩人如此親妮的共乘一騎,不得不讓易姬的芳心大跳。

所以,不管劉易緊不緊張被那麼多,多到鋪天蓋地追來的騎兵追擊,而易姬的心裡卻一點都不緊張,反而是有點芳心暗喜,覺得如此和劉易呆在一起,似乎也不錯,她甚至有點喜歡呆在劉易的懷抱里的這種安全感受,感覺得如此很浪漫。

「我和你爹爹約定的時間還早,算上今天,還有三天的時間,從右北平趕回你們易家,就一天時間就可以了。」劉易自然是不知道易姬的心思,回頭看了一眼在後追著的大量騎兵皺著眉道:「不過騎兵追得緊,暫時擺脫不了。如果直接奔你們家去的話,估計他們也會追到。」

「嗯,你看著辦吧……」易姬現在哪裡會想什麼追不追兵的?她還想到,如果劉易帶著自己逃不了,大不了自己拚死也要保住他,哪怕是被再送回公孫瓚哪兒,她也在所不惜,若那公孫瓚敢用強,大不了到時候自己以一死以謝這劉易的搭救之恩而已。

不過,她的心裡也沒有底,不知道這個劉易帶著自己能不能夠逃得了,所以,她想了想,還是鼓起勇氣,迎著因為馬快撲面而來的疾風,稍為仰起有點滾燙的俏臉問道:「劉、劉易大哥,你……你可否娶了親?」

「嗯?啥?」劉易一時也無暇多想,沒有想到易姬會突然問出這個問題。

「人家問你是否娶了親!」既然問了出口,易姬不顧心裡的羞澀,大聲的重複問了一聲。

「啊?這、這個問題,咱們還是先擺脫了追兵再探討吧。」劉易的心思自是通透的,易姬問到這份上,他的心裡哪裡還能不明白?但他下意識之間又不想騙易姬,所以只得不再正面回答。

娶親自然是沒有,但女人倒有不少啊,這個問題,劉易覺得還得要慎重一點才可,要不然,怕這易姬今後會有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