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八十三章

第二百八十三章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1-24 08:46  字數:2493

戲志才出身寒門,自幼生活艱苦,苦學成才,一心想賣與帝王家,若入得仕門,便可光宗耀祖,吐氣揚眉。

只可惜,戲志才雖才高斗,卻懷才不遇,出身寒門的他,處處碰壁,根本就不得其門而入。當然,這也和他的性格有點關係,甚至和他的長相都有多少的關係。

戲志才性格孤僻,又有幾分持才孤傲,平時和人也不太合群,他雖然也算是遊學萬里,卻難得交遊廣闊,知心的朋友極少。

凡是才高斗的讀書人,其心裡多少都會有點清高。對於戲志才來,時下朝庭這種賣官賣官之事,他又不宵於去做,再,就算是想通過這種手段去謀取一官半職謀取一個出路,他也沒有那個經濟能力,他連生活都難以接濟,又如何有錢財來賣官呢?更何況,他就算是真的入得仕門,也只是一展自己的所學,一展自己心裡的抱負,這種通過賣買得來的官職,叫他又如何去施展自己的抱負呢?這樣的一個朝綱敗壞,官場糜爛的環境,又哪裡可以讓他一展心中抱負呢?

他遊歷多年,對於大漢禮崩樂壞的情況早已經失望透頂,以他的識見,自然也多少覺察得到這個大漢的氣數不多,剛巧又見證了民間的黃巾暴亂,使他隱隱知道此大漢亂世將至。不過,他雖然隱隱有這個感覺,但是也一時不清楚,在好友荀彧的勸之下,他還是同意了進京者洛陽找找機會,畢竟,有時候肚子比志氣比抱負更加的重要。不管這個大漢如何,在京都找到一個差事,可以醫飽自己的肚子再。

也幸好,他進了京城,並意外碰到了劉易。戲志才雖然朋友不多,性格孤僻,但並不是他並沒有一點人識見,他一見到劉易之時,就感覺到劉易與從不同,見劉易龍行虎步的走進張鈞的大廳,一個少年少少的少年,不亢不卑,佩佩而談。特別是知道了他就是敲詐了當朝最有權勢的常侍之首張讓一筆錢財的劉易之時,對劉易更是有好感。

然後,劉易的一翻話,更深深的勾起了戲志才的興趣,如此,他才會中途退出酒席,連自己的前途都不要了,追出去問劉易的後話。結果,就被劉易忽悠住了。

還別,他現在已經喜歡了跟著劉易做事,當然,他一開始也只是當成是先找點事來做,不至於日日為溫飽的問題而擔心,順便,再觀察觀察一下劉易這個人是否如他所的一樣,是否是真心想為大漢的百姓做點事,真的,戲志才還真的有點不太相信劉易的人格會這麼高尚,會真的一心一意為大漢百姓做實事。可是,跟著劉易的這段時間,戲志才發現劉易所做的事,和當初所的並沒有什麼的出入,言出如表,還有,戲志才他自己也在幾個方面被劉易所折服,不管是文才或是武功,戲志才都覺得,如今的大漢,恐怕還真的難有人及得劉易。

這些不,他還出了,劉易如今所做的一切事,似乎一切都有著什麼的深意,比如跟鄒家糧米商行購買了那麼多的糧食,又跟張濟不惜高價購買了那麼多。這些糧食,大部份都經過他戲志才的手,知道並沒有全部用到巨鹿振濟面,大部份的都用在了基地面來。而這樣的一個基地,若真的建成了,戲志才就覺得,其實這就已經等於是自成一國了,地盤雖然,但在這一畝三分地里,卻是由劉易了算。

還有,這組建軍隊的事,更讓戲志才得更遠,讓他隱隱明白了劉易的意圖,或者,戲志才已經清了,來日若大漢真的大亂,那麼這個劉易一定就會是一方豪雄,而戲志才又想到了自己,自己等人可算是第一批從最開始的時候就跟著劉易的了,如果劉易今後真的能夠成其大事的話,那麼他自己的前途也可以是前途無量的。

所以,如今劉易似要公開了自己的勢力,馬讓自己回基地開始組建成軍,準備和異族人的作戰。劉易從各方面都考慮到大漢百姓,一個似乎有雄心又有本領,又能夠事刻關心著天下百姓的人,這樣的人,豈不是正是戲志才所要追隨的嗎?

藉此機會,戲志才一激動之下,乾脆挑明關係,呼出了主公,就等於是認了劉易這個主,有了這層關係之後,今後要做什麼事都方便很多了。而且,戲志才也考慮到,劉易對待身邊的人太過寬厚了,可以真的是做到了仁至義盡,把身邊的人都當是親兄弟般來對待。不管是對手下的士兵或是幾員猛將,都是一如如是,如果,和身邊的人像兄弟一樣相處,在前段時間的時候還好,打江山的時候就需要,可是,一到了後面,如果和個個都是兄弟,沒有一個主從關係,那麼就會亂了套。戲志才如此,只是率先向劉易,向劉易身邊的人作一個表率,讓所有人都明白,都知道,大家在一起,到底誰才是真正的主人。

可以,戲志才的這一個動作,表現得非常是時候。

「主公,沒有你就沒有我們的一切,就沒有大澤坡的基地,也沒有現在各位兄弟的今天。公孫瓚的騎兵非同可,那可是打敗了張純反賊的精兵,現在又得到時間的擴充及休整,而主公你還堅持單獨一騎吸引追兵,讓我等可以更好的逃散,主公大義,我等沒齒難忘,請主公一切心。」戲志才見劉易一愕,再次明言道,實則也是提醒一下身邊的這些兵士。

這次營救易姬的行動,現在來似乎很簡單,但實則卻是兇險萬分,現在,遠遠的可到右北平城牆已經插滿了火把,可見城人影重重,還有打著火把的一路路兵馬已經從另外的城門出來了,在場所有人都知道,不管是誰,如果讓那些騎兵隊纏,恐怕就只有死路一條,別顏良勇猛無匹,在巨鹿和黃巾賊的戰鬥之中也打出了凶名,但若真的在野外平原和大量的騎兵對,恐怕也是力戰身死的下場。所以,劉易帶著易姬,憑易姬的體香吸引騎兵的追擊,一人兩騎,想要逃得過公孫瓚的騎兵追擊,還真的不太容易,在場任何的一個人,都沒有這個把握。

「主公!請保重!」包括顏良,在戲志才的提醒之下,也明白了過來,趕緊翻身下馬,和戲志才並排跪在一起,慎重其事的的拜道。

「主公!」

別的士兵也跪了一地。

「呵,行了行了,都起來各自逃離,回來大澤坡,我等再一起大碗喝酒大塊吃肉。」劉易大有深意的了戲志才一眼,然後擺了擺手道:「事情並沒有你們想像的那麼兇險,追兵要過來了,快快散了,各位兄弟保重,喳!」

劉易雖然有點滿意這些人終於正正式式的拜自己為主公,從此也算是真正有了忠誠追隨自己打天下的班底了,但是作為一個後來人,卻有點不太習慣主公這個稱呼,只得一夾馬腹,戰馬絕塵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