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七十六章呂布奪徐州

第二百七十六章呂布奪徐州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1-19 00:23  字數:5524

這個時候,曹操已經從襄城退兵回許都,襄城正式宣告落在張繡的手裡。

可以說,張繡得到襄城是相當幸運的。

劉表把襄城給張濟,不想張濟意外身亡,襄城已經被曹操的軍馬佔了大半。在那個時候,張綉能夠從曹仁的手上奪到襄城,是得益於張濟的部將對張濟的忠誠,一心想為張濟報仇,如此方能把曹仁的軍馬擊敗,趕離襄城。

跟著,曹操率大軍殺到襄城,張綉又用這麼一個很明顯的詐降之計,讓曹操損兵折將,幾乎連曹操的小命都丟了。

不過,張綉雖在暗算了一把曹操,但是,真正讓曹操退兵,讓張綉躲過一劫的並不是曹操張綉之計差點損命的事,也不是曹操見兒子被殺而病倒的問題。實際上,曹操雖然氣憤,卻並沒有當真的吐血不醒,他被救了回去後,儘管心裡悲傷,但還是能夠堅持得住,他很快,就重整了軍馬,準備第二天發起對襄城的攻擊,殺了張綉為兒子、侄子報仇。

在實力上,曹操的確要比張綉強大得多了。哪怕在襄城折損了兩萬軍馬,但他還有十八萬大軍。

真正讓曹操匆匆撤軍的是,是徐州的局勢突然發生了讓曹操意料之外的變化,逼得曹操不得不退軍回許都以圖應變。

原來,袁術這個草包,他出動數十萬大軍,浩浩蕩蕩,氣勢洶洶的去攻擊徐州,但卻只是虛有徒表,他的軍馬,根本就是不堪一擊,居然拿劉備的軍馬沒有一點奈何。

另外。呂布那廝,也根本就沒有按曹操所料的那樣,會與劉備合力阻擊袁術。而是趁劉備全軍迎擊袁術的時候,他突然出兵攻取了徐州,更讓曹操可慮的是。劉備並沒有因為呂布乘人之危奪取他的徐州而與呂布反目,反而可以忍辱負重,依然與呂布維持著一個良好的關係,只不過,他們之間的地位倒轉了過來,由呂布佔據徐州。劉備駐軍小沛。

這樣一來,徐州的局勢,似乎沒有一點變化,依然讓曹操感到擔憂,甚至,情況比原來更為惡劣。因為。劉備的實力比呂布的實力似乎更強一些。

而且,呂布只是一個勇夫,有勇無謀,遠不及劉備給曹操的威脅大。

呂布被他從兗州趕走,本來其手下就只是一些殘兵敗將,不足不慮,但劉備卻不相同。劉備奪得徐州之後。大力發展實力,眼下,劉備手上的軍馬,估計會有十萬之眾,如今,劉備在小沛駐軍,萬一要向他的地盤進攻,他一時半刻怕是難以抵敵,畢竟,關羽、張飛兩將。並不比呂布差多少,等同兩個呂布啊。

所以,曹操不得不回軍,關注徐州的局勢。

原來,袁術當初。七路大軍並進,進擊徐州。

從壽春到徐州,約六、七百里,表面上,袁術七路大軍並進,看似很安全,沒有什麼的問題。但實際並不是袁術那麼的理想。

這數百里的距離,在高山,有山林平原,又有許多湖泊、河流。儘管袁術已經非常小心,為免得讓劉備與呂布各個擊破,命七路軍馬互相呼應,不貪攻冒進,務求大軍可以一起殺到徐州。可是,在行軍的過程當,大軍一散出去的時候,就不是他袁術可以控制得了的。

面對不同的地形,不同的環境,各路軍馬的行軍並不順利。無形當,各路軍馬就開始各自為戰,難以再保持互相呼應的態勢。

何況,一路上,會路遇無數城鎮,每一個城鎮,袁術軍的攻取時間也不能統一的。一些城高牆厚的城鎮,當地守軍,他們拚命相抗,特別是一些較大的城鎮,更是基於袁術的惡名,不肯投降,寧願與城鎮共存亡。這樣一來,袁術的進攻太勢,被大大的延緩了。

正因為如此,被劉備把握住戰機,劉備命令關羽,集結了徐州軍最精銳的軍馬,兩萬騎兵及三萬步軍,先行穿插在袁術的各路大軍之間,長途奔襲圍攻靈壁的一路袁術軍馬,先破其一路。然後,馬不停蹄,再轉碾兩三百里,擊敗了進攻淮陰的一路袁術軍。

同時,沿著穎水河上游向徐州進發的袁術軍,劉備卻全然不顧,任由其長驅長入。

因為,從穎水河上游攻向徐州的袁術軍,最終要經過呂布軍駐地小沛,劉備是打算讓呂布敵住這支袁術軍。

實際上,曹操奏請獻帝,給劉備一個徐州牧的名頭,讓劉備出兵攻擊袁術,劉備就打算想利用呂布軍幫忙敵住袁術的兩三路軍馬了。不過,劉備自然也擔心呂布會竊取徐州,特意讓張飛留在徐州鎮守。這樣一來,袁術軍雖然來勢洶洶,但劉備要對付的,其實就是其的三、四路軍馬而已。

在接到曹操命人送去的所謂聖旨任命的時候,劉備也看出了這是曹操的驅虎吞狼之計。不過,當時的劉備,他也沒有什麼選擇,他新得徐州不久,並且,所得到的也有點名不正言不順,曹操送去的聖旨任命,卻正合他的心意。到手的徐州,劉備是不想拱手讓人的,哪怕沒有曹操的聖旨任命,劉備也一樣要出兵與袁術相爭。

反正,表面上,只是袁術、劉備之間的相爭,但實際,卻是曹操、劉備、呂布、袁術幾家在鬥智斗勇。互相各有企圖。

劉備他知道自己的短板,所以,非常樂意接受曹操這個朝廷的任命,這是一個名義上的問題,有了這一道聖旨,那麼他就等於是堂堂正正的一方諸侯,更讓劉備感到可喜的是,他終於可以和劉易撇開了關係。在這個時候,他可以堂堂正正的對天下人說,他是朝廷任命的一方大臣,一方勢力,並不比劉易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