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七十二章

第二百七十二章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1-16 22:25  字數:2518

明月當空,萬簌皆寂。^本章節由更新

夜色下的一幢三層多高的閣樓,靜靜的獨立於院落之中,顯得有點孤寂。

樓上,早已經熄了燈火,用劉易的時間觀念來說,此時,應該是晚上的十二點過凌晨一點左右了。

但閣樓之中,燈息人卻不睡。一個婀娜多姿、身材高桃的女子正靜靜的站在床前的窗邊,獃獃的看著打開半邊窗戶外的夜色。

她正是易姬。

這晚公孫瓚又來了,不過卻要比平時來得晚一點,估計他近段時間有很多事要忙,來到這裡,似乎也沒有往常那麼的好脾氣。

每次公孫瓚來這,都會對自己說一些甜言蜜語,懇求自己答應嫁給他,並許下許多的好處,包括給自己易家的許多好處。另外,還說若自己嫁給他為妾,那麼就會獨自為自己修建一樓閣讓自己獨居,不會和他的那些妻子姬妾住在一起,地點任由她自己挑選。

實際上,因為公孫瓚早已經成家,娶妻多年,所以,除了這個名份難以給易姬之外,別的,公孫瓚都可以答應易姬。還有,易姬知道,如果自己真的答應了公孫瓚,嫁給了他,那麼自己在公孫瓚家裡的地位,絕對不比他的正妻低,甚至,可能要比公孫瓚的那些妻妾的地位都要高。

公孫瓚表面看來,的確也是一表人才,嫁給他,的確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可是……

易姬自己也都想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的內心裡就是容不下這個男人,自從見到他的第一眼的時候,易姬對這個人就有一種深深的戒懼。

公孫瓚儀錶堂堂,又正值壯年時候,此時也不過是二十多歲。聽說公孫瓚兒時很不好過,在公孫家族裡是庶出,一直受到族人的排齊,可以說,公孫瓚能夠有今天的身份地位,也是他一手一腳打拚出來的。也算得上是有才藝的一代青年才俊。

但是,易姬可不管這些,她的心裡不喜歡就不喜歡,無論如何也難以下這個決定,點不下頭來同意嫁給公孫瓚。

放眼北地,易姬也知道,任何一家的女子,若公孫瓚說要娶她們,恐怕一個個都會爭破頭都想嫁入公孫家。但易姬一點都不稀罕,至於為什麼,易姬當然也有自己的理由。

她本來在父親的寵愛之下長大,直到成年,可以說幾乎沒有受過什麼的苦。易家雖然奉行與世無爭,不與官商往來,安心經營小生意,只求可以養活族人,出世而避世。不過,易家家主易達的思想,實際上還是挺開明的。易姬自小在其父的薰陶之下,是與,才會有這個敢於有自己的想法,敢於在家族危難之時挺身而出的易姬。

正因為易姬是生活在一個連思想都相對較為輕鬆愉快的家族裡,也因為易家這古怪的祖訓族規,所以,她才得以不用像一般家族的女子那般,兒女的婚姻都要作為一種利益紐帶來和別的豪門家族聯姻。如此,易姬才可以不用早早就和人訂親,可以有自己的想法,可以憑自己的喜惡來選擇自己未來的夫君。

可惜,登門求親的人幾乎踏破了易家的門檻,但卻沒有一個人讓易姬動心的,要不是夸夸其談,外表光鮮內里空乏的公子哥,就是一些不知所謂的財主少爺。

其實,易姬挑選夫君的標準很簡單,就是要挑一個表裡如一,坦誠待人,知書識禮就可以了。至於這個人是什麼的身份,相貌如何,易姬都不太看重,可是,就是如此,也沒有一個人能夠達到得易姬心目中的標準,她的嫁事,一拖就拖到了她雙十年華。

按說,公孫瓚和她,郎才女貌,也算得上是一對天作之合。可是,易姬就察覺到,這個公孫瓚並不是表裡如一的人。

說實在,如果公孫瓚能夠坦誠一點,胸襟再寬廣一點,目光放遠一點,恐怕易姬還真的會答應嫁給他了。她在生死存亡之際,是公孫瓚救了她,要說對公孫瓚沒有一點好感那是假的。只可惜,公孫瓚卻騙她說會把她送回易家,但實際卻把她禁足在此,甚至,居然還不讓她和家裡的人聯繫。這樣一來,易姬就對公孫瓚產生反感戒懼了。

易姬自問過自己的內心,這公孫瓚也可以說是自己所見過的人之中,最具有龍鳳之姿的男人了,如果正常情況之下,這公孫瓚上門來提親,易姬還真的挑不出要拒絕的理由。可惜,連公孫瓚自己都不明白,他是如何令這美人兒對他如此拒絕的。

公孫瓚不知道,如果他若真的做到表裡如一,救出易姬後就把易姬送回易家,然後再大大方方的去向易家提親,那麼,他就基本上連帶易姬的身心都得到了。公孫瓚不知道,易姬這個女人,因為成長的環境不同,所以,造成她的性格也有異於一般的人,那就是特別的嚮往自由,哪怕是夫妻之間,也應該是那種開誠布公,自由言談,自由生活的夫妻,她不喜歡被人收之於閨閣的生活,特別是像現在,被公孫瓚禁足的生活。

她嚮往天空,嚮往自由自在的生活,而這些,公孫瓚卻給不了她。不但給不了,連自己還沒有成為他的人,就如此了,嫁給他,易姬知道自己就只會是公孫瓚的一個美麗的玩具,不會再有自己的生活。她寧願死,也不要嫁給這樣的一個男人。

但是,公孫瓚可能快到了黔驢技盡的時候,對自己還不肯答應嫁給他的耐性恐怕也快到了極限,今晚,公孫瓚就幾次提到了易家,提到了自己爹爹的名字。這些,卻是易姬最怕的,怕公孫瓚拿自己的家人性命來要挾自己嫁給他,如果是那樣……易姬還真的不敢想像。

「唉……」易姬不禁幽幽的嘆了一口氣,心想,如果這公孫瓚真的拿自己爹爹的性命來要挾,到時候,自己恐怕想死也死不了吧?或許,也只能無奈的答應了他吧?

她又突然想到了昨晚潛來的那個小哥,那小哥說很快就會有人來救自己出去。呵呵,自己能走嗎?把自己從這裡救出去又如何?就算是回到易家,難道就可以避得開這個公孫瓚了?從公孫瓚看自己的眼神之中可看出,那是野狼看著獵物的眼光,公孫瓚得不到自己是絕對不會放手的,自己回易家,那恐怕就真的會給易家帶去滅族之禍……

內心裡極嚮往自由的易姬,此刻感到有一股深深的壓抑無奈,這天地之大,竟沒有一個讓自己可以容身的地方。

「如果嘆息可以解決問題的話,我還真的想天天嘆氣呢。」

一把稍為壓低點聲調,卻像特別清爽的聲音在易姬的身後響起,易姬吃了一驚,旋風般轉過身,卻剛好看到渾身的劉易。

劉易在閣樓下的小湖裡呆了很長一段時間,好不容易才找到機會潛進閣樓,剛好聽到了易姬的幽幽嘆息,不禁出言戲說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