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七十一章

第二百七十一章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1-16 20:19  字數:2579

右北平城落在公孫瓚的手裡才不過是幾個月的時間,所以,儘管表面上看來,城內一派戒備森嚴,但實際上城內的民眾還是比較自由的。萬書吧更新當然,前提是要遵守公孫瓚官衙所發出去的禁令。

不過,劉易了解到,這個公孫瓚還真的不是搞民生政治的料,城內居民的人口統計居然還沒有搞清楚。

公孫瓚的禁令,就只是對進出城門的人口進行嚴厲的監控搜查,但進了城後,只要不聚眾鬧事,也沒有什麼的禁令規定進城之後的民眾活動區域,所以,只要進了城,不觸犯一般的法令,那麼一般都不會有士兵前來進行再搜查登記的。

就好比劉易租住了客棧的一個院子,十多二十號人在一起,但是卻沒有人來過問。又比如,戲志才到那親兵營側旁的民房裡向原住民買了一座房屋,竟然也沒有官府的人來過問,甚至也不用到官府去登記房契手續。

更讓劉易感到驚奇的是,戲志才領著十多二十號人,拿著一些建房用的工具,浩浩蕩蕩的開進那房屋,那些巡邏的士兵看到居然也沒有多問。戲志才只是跟那些士兵說剛買下的房屋,要修葺翻新一下居然就如此矇混過去了。

呵呵,還虧戲志才想到如此大搖大擺的領著人過去。這樣一來,挖掘地下通道進入那親兵營里的小湖所挖出來的新泥就不會惹起那些巡邏軍士的注意了。

二十多號人輪流開工,就在那房屋裡開始挖掘,挖出來的泥土,先是堆放在房屋裡面的房子里,到堆放不下了,才開始堆出到外面的院子,這樣,也不會被人看到挖掘出太多的泥土。

如劉易所料,經過一個下午及晚上的挖掘,終於挖了一條直通到親兵營裡面小湖的地道。如果不是在挖掘穿過房屋外的街道時要放輕手腳不能弄出太大的聲響,估計就一個下午可能就可以掘進到那親兵營裡面的小湖。

當然,挖掘到裡面的時候,並沒有馬上就挖通,因為一旦挖通了,那小湖的湖水就會流進地道,流進地道倒也沒所謂,主要是別讓水淹蹋地道就行了,這麼一段的水道,劉易完全可以憋著氣潛進去。關鍵是那個小湖太小,進水之處也太細,若那小湖的湖水一下子衝進地道,那小湖可能就會一下子乾涸,就算不幹涸,恐怕也會降下一半的水位露出湖裡的湖泥。那小湖就在那些親兵護衛的眼皮底下,若發現了小湖水位的異常,那麼劉易潛進去救易姬的計劃就泡湯了。

夜深人靜,房屋外除了時不時傳來巡邏兵士的腳步聲,沒有一點聲息。

整個民房裡,就只剩下劉易及顏良了。至於戲志才及那些幫忙挖掘地道的士兵及親衛,早已經偷偷散去,去做好準備明天一早就離開右北平。

顏良留下來只是為了預防萬一,作為接應。

「劉易兄弟,一切一小心,事不可為就馬上出來。」顏良在地道口上拍了拍劉易的肩頭道。

劉易也早就做好了準備,一身黑色緊身夜行,就等著時間差不多的時候再潛進去。聽到顏良關心的話,劉易輕鬆的道:「「放心,沒事!我進去了。」

對顏良說了一聲,劉易就從地道口跳了下去,一股有點濕重,泥味特濃的氣息撲入口鼻。

地道並不寬大,僅可以蹲著爬過去。劉易沒有點燈火,摸著洞壁一路爬過去就是了。

不一會,劉易就到了地道的另一端,伸手摸著盡端的泥土,因為湖水浸透,已經有點濕潤了,似乎還慢慢的浸著水份進來。

估計地道盡端泥壁離小湖厚不過一尺,劉易只要運力一掌就可打破。只不過,劉易沒有急於一下子弄破,此時還是午夜時分,外面肯定有不少的親兵在監察著,萬一一下子弄破地道埠,小湖水一下子湧入地道,那時肯定會有太大的聲響發出,所以,劉易沒敢一下子打破地道埠。

劉易爬伏在濕潤的泥土上,也顧不得泥土的污漬了。爬伏好後,劉易的手上注滿勁力,用手指往前扣挖,先慢慢的挖出一隻小洞。

噗的一聲,果然不過是一尺左右就是小湖了,劉易挖通了一隻小洞,湖裡的水就卟的一聲激射進入地道之內。

還好,水激射進地道內才發出聲響,外面估計聽不到太大的響聲。

地道內漆黑一團,什麼也看不見,劉易身上的衣服一下子就被水沖濕了。湧進地道內的水,帶有一股衝力,幾乎要把劉易沖走。

不一會,被劉易弄破的小洞慢慢擴大,突然啪的發出一聲輕響,湖水嘩啦一聲猛往地道內湧入。

是洞口完全被湖水沖開了,劉易頂著湖水沖入地道內的吸力,用力一挺,嘩的一聲從洞口撲了出去,一下子就游進了小湖之內。

小湖內的湖水,就算是踩在湖底,也難以淹沒一個人的頭頂。劉易游進小湖之後,就頂著一片湖裡的荷葉,直直的站著,緊張的留意著周圍的情況。

「咦?何三,你聽到了沒?小湖裡好像有什麼動靜。」離小湖不遠的一個小亭子上,站著兩個人,其中的一人似乎聽到小湖裡啪的一聲水響,衝口道。

「呵欠……」另一個人拍著嘴巴,打著呵欠道:「肯定是湖裡的魚跳了一下,別吵了,讓俺打一會瞌。」

「你找死啊?讓上面的人看見了有你受的。」

「嘿嘿,我說李大,你沒看現在是什麼時候?公孫將軍剛才走了,你以為我沒看到?再說,咱們這裡是親兵營,誰敢來打這裡的主意?本來就不用我們來盯著這閣樓的,居然還要我們一百來個兄弟輪著日夜盯防,為了這樣的一個女人值得么?我看公孫將軍每次來都差不多是一刻鐘左右就走了,想公孫將軍也沒有從那女人身上佔到便宜,唉,都不知道公孫將軍是怎麼想的,要是我哈~直接上了再說……啊!」

啪的一聲,李大一巴掌打斷了何三的話,斥責道:「何三,你瘋了?附近還有別的兄弟,讓他們聽到了你就知道軍棍的滋味了,少給我惹麻煩!」

「呃,是、是,我去那邊林子看看。」這何三也知道自己說得有點過了,趕緊跳了起來,往一旁的林子走了過去,估計是想在林中找個地方打瞌睡去了。

劉易剛好聽到那兩人的說話,心裡暗叫了一聲好險,如果這兩人留心的注意一下湖裡,就會發現湖水水位正在急劇下降,並且還有滋滋的水流聲響。

地道口是在水裡的,湖水往那地道里湧入之時,在湖面形成了一隻大旋渦,發出滋滋的聲音。幸好,那兩人都沒有看到黑黑的湖面上的水面動靜。

劉易悄然的沉下水底,然後像一條游魚似乎潛到了易姬的閣樓之下。

當然,劉易依然還是靜靜的待在水裡,沒敢馬上潛入閣樓,因為劉易知道,這附近都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盯著這閣樓,就算要潛進去,也得等待最佳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