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七十章拯救曹昂

第二百七十章拯救曹昂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1-16 07:29  字數:5529

歷史變化了太多,劉易也不知道當中的一些詳情會如何。劉易答應丁夫人,為其把曹昂找來與她相見,也只是硬著頭皮答應的,具體要如何去找,劉易現在都還沒有想到要怎麼去找。

張綉與曹操之戰,原本是在宛城發生,現在,因為張濟沒能奪取宛城,卻佔據了襄城。使得戰事應該是發生在襄城一帶。

劉易安慰了丁夫人一翻之後,卻又聽到探子來報,說襄城形勢有變。

劉易一聽了探子的彙報,不禁心裡一驚。

原來,張綉居然向曹操投降了,並且,探子探子,曹操也接受了張繡的投降,已經進入襄城,準備收編張綉軍馬的事宜。

劉易知道這個歷史事件的發展,歷史上是因為張濟奪得了宛城,曹操擔心張濟軍會攻擊他,先下手為強,率軍來攻。張濟死了,曹操派人勸降了張綉,不想,曹操因為一直念念不忘張濟之妻鄒氏,等不及處理好宛城的事務,就命人把鄒氏取來淫樂,結果,因為此事而讓張綉覺得受辱,憤而起兵襲殺曹操,把曹操之子曹昂、大將典韋擊殺,而曹操逃得性命。

歷史上,張綉之所以會投曹操,而是因為與曹操並無太大仇怨,其叔父也並不是喪在曹操軍馬之手。可是,現在,劉易的探子已經探知,張濟是死於曹操大將曹仁之手,這就使得張綉與曹操結下了大仇,張綉又。豈會再輕易向曹操投降?

劉易一聽到情報,心裡就知道其中肯定有詐。

這一下。也讓劉易為難了。

劉易知道,曹操這一次如果真的貿然進入襄城的話,恐怕就會與歷史上那樣,肯定會很快就遭受到張繡的襲擊,這樣一來,如果曹昂真的與曹操一起進了襄城的話,那也肯定躲不過歷史既定的命運,絕對會死於非命。

劉易沒有想到。事情會變化這麼快。

據探子彙報,張綉是今天早上向曹操投降的,探子把情報送回宛城花了半天時間,這個時候,曹操恐怕已經進了襄城之內。那麼,在今天夜晚,張綉就有可能攻襲曹操。

這麼短的時間。也容不得劉易再派人去打探曹昂是否真的與曹操一起出征,也沒有時間讓劉易布置什麼了。

劉易現在才剛剛答應了丁夫人,說要為他把曹昂帶來與她相見,如果曹昂就死了的話,劉易還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和丁夫人說好了。

現在,就去和丁夫人說清楚?告訴她自己無能為力。沒有辦法為她帶來曹昂,無法為她救出養子?

劉易覺得,如果自己真的如實對丁夫人說了,在知道曹昂有生命之危,自己沒有去救的話。真的不知道她會不會對自己有怨言。

還有小半天才天黑,張綉就算要暗算曹操。怕也要等到天黑之後,極有可能是在後半夜才會動手。劉易想了想,覺得在時間上應當還來得及。

時不宜遲,劉易趕緊交待眾女一聲,讓她們先在宛城何府呆著,再命秦頡與典韋好好鎮守宛城,他親自與黃忠、甘寧、史阿、周倉等人,帶了五百精銳,急趕奔襄城。

這是一次營救任務,所以,不用帶太多人前去,免得人多了容易暴露。另外,劉易刻意把典韋留下,不想典韋參與這一次行動。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萬一典韋在襄城發生什麼意外,暗合歷史命運的話,劉易就會得不償失,甚至,劉易都沒有把這次的任務與典韋細說,就只是命他與秦頡一起留在宛城。

當日,曹操率著十萬大軍殺到襄城,見到了夏侯惇,得知敗了一陣,折損了萬多軍馬,曹操大怒,便欲派軍攻城,擊殺張綉。

不過,曹操才結好營寨,還沒有點兵攻擊,張綉便派來了使者,欲向曹操投降。

曹操見張綉竟然投降,他不覺有點懷疑。

但是,他從曹仁的口中得知,張綉武藝非凡,又見其可以和夏侯惇,不相上下。心裡不覺起了愛才之念。

所謂三軍易得,一將難求,他現在,四面臨敵,帳下看似戰將如雲,但是,真正算來,可以大用的卻也捉襟見肘。這個張綉,他也是知道來歷的,知道張綉是槍王童淵之徒,武藝精湛,又精通軍事。如果可以不戰而收復張繡的話,這要比強行奪下襄城還好一些。

曹操的心裡,也特別羨慕劉易,他想,劉易手下大將不是也有一個槍王童淵的弟子趙雲么?如果他可以收服張繡的話,那麼在這方面,也可以和劉易平分秋色。

還有,現在張綉主動來投降,他總不能拒絕吧?如果今天拒絕了張綉,那麼將來誰還會來投效他?天下英雄會如何看他?說他曹操是一個無容人之量的人?

所以,曹操就算有點懷疑張綉是否真心投效,但是他卻也無從選擇,不得不接受張繡的歸降。

曹操有愛才之念一起,他便更加立定了要收服張繡的決心。

當然,張綉投降,不是沒有條件的,具體的投降條件,說要請曹操進城去商談。

這就很考究曹操的氣量氣魄了。

但曹操畢竟也是當代梟雄,他既然已經決心收降張綉,如果連城都不敢進,不敢與張綉面談條件的話,那他還如何談收服張綉呢?

當然,他可以拒絕進城,派別人進城去和張綉恰談歸降事兒,但是,這樣一來,就顯得曹操對張綉不夠重視,不夠氣度,連進城都不敢,還談什麼收服人家?

或者,曹操也可以要求張綉出城來與他商談,但是,人家張綉既然都說可以打開城門,放曹操的軍馬進城去了,曹操還如何再要求人家出城來與他一談?如此。不是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