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六十四章

第二百六十四章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1-11 09:03  字數:5539

劉表入主荊州已經好幾年,在施政上來說,可以說是不過不失,勉勉強強合格。

初期劉表拉攏荊襄地區的名門望族,得到許多大豪族的支持。尤其是劉表也是聲名在外,是指劉表的文才名氣,使得荊襄地區的名門望族都比較容易接受劉表。

劉表的思想,也比較適合當時的荊襄名豪的思想,追求一個相對中庸之道。如此,也使得劉表在荊州立穩了腳跟。

但是,在軍事上,劉表的表現卻差強人意,達不到一些比較有遠見有眼光的名士的期望。讓許多人都覺得,劉表守成有餘,而發展不足,甚至,如果面對真正的豪強的時候,劉表也未必可以守成。

這些,也就是造成如今荊襄許多名士都沒有投效劉表的狀況。

看看劉表之前的戰績。除了偷襲孫堅得手之外,跟著被孫堅之子孫策,還是一個黃毛小兒的孫策打得他毫無脾氣,差點連襄陽都丟了。最終還是袁術沒有依約出兵,孫策糧盡,不得不退兵,取回孫堅的屍首而退。

後天下諸侯出兵聲討董卓,劉表也沒曾參與。

在當時,劉表欲收復整個荊州,把荊州主權掌握在手上,但是卻終也不敢對劉易動手,以至讓劉易取得了洛陽,出人意表的成立了一個新漢朝。一下子,完全把劉表置於下風,隱約的失去了爭雄天下的機遇。從那時候起,劉表就處處受制於新漢朝。受制於劉易。

特別是劉易在荊州所做的一系列動作,盡顯英雄氣概。把劉表完全壓了下去。

之後,偶有出兵與袁術爭戰,但是,卻也沒能佔得什麼便宜,與新漢朝爭奪長江控制權,也完全失敗,損兵折將。

雖然借新漢軍的手,奪得了幾座本是袁術的城池。但這些也不是劉表的功勞,其中如何,誰都知道。

如今,欲借張濟對洞庭湖新洲動手,也是不太可能的事。

近幾個月天下形勢的發展。可以說讓荊襄地區的有才華之士對劉表完全失望。

尤其是在穎川地區被曹操所得之後,頓讓荊襄地區的名士看到了荊州將來的危機。

不過,出於他們現在還是劉表的屬下。蒯良、蒯越等也走訪了不少荊襄名士,與他們相議得出,如何可以保住荊州不失的計劃。

但是劉表與個別荊襄望族勢力,突然調動大軍的行動,讓荊氏兄弟都只能先觀其變,遲遲未能與劉表商議荊州今後的防務問題。

沒錯。就是荊州的防務問題,相對於來說,荊襄名士,他們根本就不看好劉表還能如何擴張勢力,而是只希望劉表可以守住荊州現有的基業。

按荊襄名士的意見所得出來的結論。

荊州如果還能自成一國。不被別的勢力所侵佔,那麼。就必須要放棄荊襄地區育水河東面一片廣闊的地區。荊州頓軍於襄陽一帶,抗擊南下的新漢軍,以育水河為界,敵住有可能從穎川出兵的曹操軍,從東面而來的袁術軍。據襄江、長江,守住荊州的西北地區,圖謀發展。有可能的話,就向西川出軍,奪得西川之地。因為,相對來說,益州的劉璋、漢中張魯等勢力,都不是不可戰勝的,以劉表的實力,要擊敗他們奪得益州、漢中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若得西川之地,那時候,劉表就可以不用理會天下諸侯如何混戰,他都可以安心求發展,直到天下諸侯分出勝負,他卻勢力強大了,就可以從荊州出兵,進而統一大漢。

這個荊州名士的計略,其實與歷史上小諸與劉備所說的天下三分的天下大勢有點相似。這個是也是荊州名士得出來的結論,認為劉表還想有機會爭雄天下的話,就必須要奪得西川。

這個說法,其實在荊襄地區的名士當中,已經廣為流傳了,不否決歷史上的小諸投劉備之時,與劉備所說的那些話是不是受了這些荊襄名士的結論所影響。不過,看上去,似乎也的確是劉表眼下唯一可行的一個計略。

蒯良覺得,現在應該要與劉表說說這個計略了。

他說道:「主公,我們荊襄雖然相對較為富裕,但是,我們荊州軍卻有點積弱,目前來說,難以天下真正的梟雄爭一時長短,所以,在目前的情況之下,就唯有先避其鋒芒。不與天下諸侯相爭。尤其是對於新漢朝劉易這個勢力。我們更加不能輕易擄虎鬚。也不再去想著奪得洞庭湖新洲什麼的,我們暫時就只據襄陽、江陵等地。在我們這個三面環水的地區當中,布置重兵,提防別的勢力來攻伐。必要的時候,可以把育水河東面的地區,洞庭湖四周,如長沙等等地區,都放棄。聚集我們荊州所有軍馬,數十萬大軍屯軍在襄陽、江陵等城。坐看天下諸侯爭逐,待他們兩敗俱傷之後,才是我們定鼎天下之時。」

「哦?」劉表見現在只是商討如何應付新漢朝的戰書問題,蒯良卻說到了荊州今後的發展方略上去,讓他不覺有點愕然:「子柔、異度,現在我們還沒能解決新漢朝向我們開戰的事,這怎麼又說到我們將來如何發展的問題上了?」

「主公,你聽在下說。」蒯越道:「只有主公明白我們將來要如何發展,那麼,才能明白我們所放棄那些城池、地區的用心,主公才會樂意如此實行計劃。」

「嗯,那依你所說的,如果我們放棄了育水河東面一片區域。又放棄了南面一大片地區,這樣一來,我們就只剩下襄陽、江陵一帶,地域就僅只有原來的五分之一。我們就僅憑這一點巴掌大的地區,如何能發展得起來呢?失去了那麼多地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