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六十三章

第二百六十三章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1-11 09:03  字數:5550

這也不是劉表被動或主動的問題,而是劉表現在根本就不敢動的問題。

宛城一日不下,他所布置的軍馬,就不敢輕易的向洞庭湖新洲發起攻擊。一天洞庭湖新洲不掌握在他的手裡,他都不敢與劉易叫板,那可是一支插在他心頭上的針,他不奪下洞庭湖新洲,他又談何擺脫新漢朝的威脅?

何況,宛城在新漢朝之手,新漢軍就隨時都可以南下。這時,他在襄陽也就不怎麼安全了。

現在,新漢朝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給他下了戰書,這戰書燙手啊。接了,就是開戰,不接,也有可能開戰。戰或是不戰,都已經不是劉表可以控制得了的。

這個時候,劉表真的不知道要如何應答劉易派人送來給他的戰書了。

當然,劉表現在可以試圖聯合別的諸侯一起攻擊新漢朝,可是,在目前的情況之下,他實在是沒有把握可以說服別的諸侯與他一起攻擊新漢朝。

又或者,現在他在受難其間,誰會無償的出兵助他與新漢朝開戰?

雖然有一點他很明白,明白到天下諸侯或者因為害怕新漢朝的關係,不會坐視他劉表被滅而讓劉易的勢力再得到增強,但天下諸侯絕對不會在開戰之始就出兵與他聯手對抗新漢朝的。最起碼,天下諸侯要看得到他劉表已經無力對抗新漢朝,眼看就要被滅的情況之下,才會不得不出手救援。

或者。劉表可以犧牲自己的利益,請曹操、袁紹出手。可是。這樣一來,他劉表要付出的代價就大了。人家是不可能無償出兵助他的。

畢竟,他劉表與天下諸侯,也存在著一種競爭敵對的關係,誰都想坐大。天下諸侯哪怕是不想坐視劉表被滅,但也一樣會希望看到他劉表與劉易拼得一個兩敗俱傷。

劉易命戲志才手書的戰書,把整個荊州的勢力都嚇呆了。

他們一想到新漢朝百萬新漢軍,連兇悍的匈奴人都已經被滅了族。那可以三百萬左右的匈奴人啊,全民皆兵的匈奴人都不是新漢軍的對手,他們荊州軍能是新漢軍之敵么?

新漢朝成立,新漢軍自成軍至今,已經歷經過無數次大戰了,哪一場戰爭不是屢戰屢勝?

與強盜匪賊的交戰,與強凌天下的董卓的交戰。與號稱百萬大軍的黑山黃巾賊張燕的交戰。還有與袁紹多次的爭鋒,與曹操的較量,哪一次不是以新漢軍最終的勝利而告終?他們荊州軍,當初十數萬的水軍,被新漢軍打得落花流水,根本就不是新漢軍之敵。被新漢朝收編了數萬的荊州水軍。現在,因為宛城的事,與招至新漢朝的報復,給他劉表下戰書,他們又豈敢真的應戰?

現在。不只是劉表,知道這個消息的荊州地方大豪。他們都人人驚慌,生怕新漢朝的大軍真的會南下荊州。

一時間,許多荊州的勢力,原本都支持劉表的勢力,他們都跳出來,反對劉表與新漢朝交戰。

一些知情的人士,他們更要求劉表就助張濟攻擊宛城的事件向他們作一個說明,並要求劉表要馬上終止繼續攻擊宛城,要劉表向新漢朝道歉,爭取和平解決遭受到新漢朝的攻伐的危機,爭取得到新漢朝的諒解。

劉表與張濟聯手,可以說幾乎是劉表的一意孤行的事,荊襄地區的名門望族,一開始是被劉表蒙在鼓裡的,和平久矣的那些名門望族,他們豈敢真的與新漢朝開戰?一個個一聽到真的要打仗,人人都手酸腳軟了。

這個,從歷史上曹操出兵荊州的事上就可以看得出來了,曹操的大軍還沒有到,荊州的那些掌權者,就早已經把荊州賣給了曹操。

現在,支持劉表的蔡家、張家等勢力,亦不敢再堅持與劉易對抗了。

在襄陽的官衙,劉表把部下將領都召去了商議,看看如何解決這一次的危機。

荊越首先站出來道:「主公,與新漢朝開戰,非同小可啊。主公一定要三思,姑且不說我們荊州軍的兵力多少,我們的戰鬥力如何,我們與新漢朝交戰,在名義上就已經落於下風。不管怎麼說,主公也只是一州之牧,可是新漢朝卻是可以代表朝廷,他們要打我們,可以給我們安下一個造反的帽子,以討逆的名義來攻擊我們。而我們呢?一旦被冠上一個造反的帽子,唯恐主公就會大失民心。荊州志士,怕也不會敢與朝廷對抗,到時候,不用戰,只是朝廷把我們定為反賊,我們的軍士都會轉投新漢朝。」

「哎呀!」劉表聽蒯越說後,臉色一變,猛拍了一下額頭,失聲道:「異度提醒了我啊,我怎麼會這麼糊塗?一時竟然沒有想過這一個問題。」

劉表還真的忽視了出兵攻擊宛城的名義問題。他沒有考慮到,自己出兵攻擊宛城,與新漢朝開戰是以什麼的名義來宣戰。現在被蒯越一說,他才醒悟過來。

不過,也不能說劉表忽略了這個問題,而是在袁術公然的稱帝之後,本就是在混戰當中的天下諸侯,大家都刻意的忽略了這個開戰名義的問題。目前大漢的情況,似乎是誰想打誰便打誰,用不著再尋找什麼的借口。

之前,曹操哪怕已經得到獻帝,恢復了舊朝,可是,想得到徐州,他都還要打著一個為父報仇的名義。

劉表當初攻擊孫堅,擊殺了孫堅,也是打著一個向孫堅追討回傳國玉璽的名義。江東的諸侯,他們互相開戰,亦有著各種各樣的借口名義攻擊另一方。反正,所有的戰爭,都似是有原因有理由的,不會無緣無故的發起戰爭。

就算是袁紹與公孫瓚之爭,兩家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