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五十七章

第二百五十七章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1-07 05:39  字數:5387

高高的樓車倒下,使得張濟軍陣中一下子亂了套。

床弩的威力實在是太大了,弩箭穿進攻城樓車的板壁,擊殺裡面的張濟軍士,再重重的擊在內壁,直接讓一面的木樓壁承受了十數支威力無比的弩箭的衝擊力。

想想,本來就是差不多十丈高的樓車,有如一個高腳架,下面是轆輪推動的,頭重腳輕,他們推進的時候都要非常小心,如果再遭受到向後的衝力時,樓車又豈能再保持平衡?

轟轟轟!

樓車倒下,伴隨著一陣陣的慘叫聲,躲在攻城樓車內的差不多上百軍士就慘了,他們當中,儘管大多並沒有遭受到床弩箭的直接射殺,可是,隨著高達十丈的樓車倒下,他們當中當場就有大半人被震死、摔死。

十多架床弩,直接擊倒了十多輛樓車。一下子把張濟軍給嚇呆了。攻城氣勢也為之一頓。

當然,張濟軍士被嚇呆,可城頭上的新漢軍將士並沒呆,他們並沒有被戰場上的變化影響,趁張濟軍士混亂的時候,加大了攻擊的力度,擂木、石塊、弓箭,不停的攻擊著,與此同時,秦頡也下令,命令城內組織好的百姓青壯,開始搬運物資上城頭上來。

城頭上的擂木與大石雖然早已經屯積了許多,但是,再多也不夠用的,所以,為了保持守城物資不缺,可以持續戰鬥,不能等城頭上的物資用完了再搬運上來,要及早準備。

第一波的攻擊,因為突如其來的打擊,張濟軍退了下去。

不過,那些推近來的攻城樓車就慘了,他們移動太慢了,根本就來不及撤下去。數十輛的樓車,幾乎被新漢軍的床弩擊毀了三分之二。

要知道,床弩的射程。可是兩三里遠,他們能逃得了嗎?

一下子,張濟軍不只是損失了攻城樓車,還損失了數千軍馬。

但是,現在已經是箭在弦上,已經開始攻城了,張濟也不得不硬著頭皮再次向宛城發起攻擊。沒有樓車。他打算強行奪下宛城。

一天,張濟軍足足攻擊了一整天,數萬軍馬,輪翻上陣。

到了午後,張濟看到軍士傷亡慘重,不得不先命軍馬收兵回來。

大帳當中。張濟面深如水。陪在一旁的王威,亦神色陰沉。

留給他們奪取宛城的時間真的不多,他們圍城,到現在兩天的攻擊,已經過去了兩三天,新漢軍的大軍隨時都有可能趕到,如果新漢軍的援軍趕到。他們還有奪取宛城的可能嗎?

這天攻城,不只是張濟的軍士,就連王威的荊州軍,也遭受到比較大的傷亡。五萬軍馬,傷亡了近萬人,足足是王威率來的軍馬的五分之一。

「王威將軍,這樣下去不行啊。本來還期望我們的攻城樓車可以起到決定性的作用,沒想。新漢軍的床弩太厲害了,我們的攻城樓車都沒能靠近他們的城牆,就被他們擊毀。強行攻城的話,傷亡太大,又沒有奏效,不知道王將軍你現在還有什麼更好的辦法?」

張濟苦惱的問道。

張濟現在,心裡還真的是相當彷徨的。一旦奪不下宛城,那麼他就不知道何去何從。投靠劉表,也沒有什麼的談判本錢,何況。現在已經與新漢軍開戰了,到時候劉表也未必敢收留他。

對於張濟來說,宛城是一定要攻奪下來的,不惜一切代價都要奪下來。

可問題是,現在宛城穩守如山,他沒有辦法在短時間之內奪下來啊。還有,如果不惜一切代價奪下宛城,到時候他是否能夠還實力守住宛城也說不定。那時候,就要藉助劉表的軍力來守城,可那樣一來,他張濟也不太可能再有獨立的機會了。必然會受到劉表的控制。這個,還真的不是他想要的。

「辦法?我哪有什麼的辦法?反正,我們荊州方面已經做到了與張將軍你所協定的事了。給你們送來了那麼多的攻城器械,並且,我們還出兵參與了攻城,如果這樣也拿不下宛城,王某也難以向主公交代。」王威搖頭苦笑道:「張將軍,明天,你再強攻一天吧,若能打開一個缺口,王某就把這幾萬軍馬都投進去,助你奪得宛城,萬一明天攻擊無果,王某的軍馬也要撤了。畢竟,新漢朝盛氣凌人,一旦讓他們知道了我們荊州方面的軍隊也參與了對宛城的攻擊,會給我們荊州帶來滅頂之災。」

王威自然是非常希望張濟能夠奪下宛城的,只要張濟奪下了宛城,那麼就可以扶持張濟在宛城與新漢朝相抗,使得荊州不用直接遭受到新漢朝的攻擊威脅。也只有這樣,劉表與在的布置才有可能開展,才敢向洞庭湖新洲發起攻擊,收復洞庭湖,奪取整個荊州的統治權。還有,如果恢復了荊州水軍,說不定還可以從新漢朝手上奪回長江流域的控制權。

反正,宛城是荊州發展的一個契機,是一個關鍵點。萬一宛城不能奪下,那麼,劉表現在所布置的一切行動,都要腰斬,絕對不敢再輕動。如此一來,荊州也就失去了一個擺脫新漢朝威脅的好機會。

王威的心裡,其實並不比張濟更輕鬆,因為劉表也曾下了死命令,讓王威務必要協助張濟奪得宛城,他裝作不太重視的樣子,就是不想讓張濟看到他的心急罷了。

「王老哥,想必你也知道,宛城在秦頡多年的管治之下,又多次修葺城牆,宛城城高牆厚,城中的百姓又大多擁護秦頡的統治,我們想強攻的話,恐怕在短時間之內是難以做到的。」張濟似推心置腹的對王威道:「王老哥,張某這次,可以說是破釜沉舟,從關中來到這裡,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