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五十三章

第二百五十三章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1-04 22:04  字數:5452

張濟給劉表的密信當中,自然提及到他要奪取宛城,必須要得到劉表的援助的問題。

有許多事,其實都可以預料到的。

張濟計劃偷襲宛城,萬一不成功的話,又要採取如何的措施,這些,都早有過交流的。

很明顯,張濟的確已經把握住劉表的命脈,除非劉表當真的願意歸順新漢朝,要不然,劉表就一定會答應張濟的一些條件。比如,張濟從藍田大營穿過深山到達宛城,肯定不能攜帶攻城器械的,那麼,這些東西,就必須要靠劉表提供。

而劉表,也必定不遺餘力的滿足張濟的這些要求。因為,如果張濟不能夠奪下宛城的話,那麼說什麼都沒有用,只有讓張濟助劉表隔絕與新漢朝直接的聯繫,劉表才敢放心的對付洞庭湖新洲的新漢軍。

這對於劉表來說,是很重要的一點,關乎劉表能否完全擺脫新漢朝威脅的問題。

所以,張濟很篤定,知道劉表現在一定已經做好了援助他奪取宛城的準備,不但是軍事上的,或者,還會早派出細作進入宛城助他奪下宛城。

與張綉及手下眾將商議過後,張濟決定賭一把,當即命令大軍,在天亮之後對宛城進行包圍,肅清宛城外圍的阻礙他們攻城的一些障礙。然後再派出一支軍馬,前去與劉表的援軍聯繫,取來攻城器械。

宛城離襄陽其實並不遠,不過是兩百多里的距離,快馬半天便可以趕到。

在宛城與襄陽之間,有幾座城池,其中在宛城南西面的縣城是郟下,離宛城就只有百里左右。

劉表派出了大將王威,率五萬軍馬早潛伏在郟下縣城之內,並且,也暗暗的運送了大批的攻城器械送到了郟下縣城。

劉表等這個機會。也的確算是等了很久了,所以,他一意孤行,並沒有和荊襄地區的地方豪族商議,直接就給帳下的軍將下了命令,讓他們緊急調動起來。

近些年,劉表有失去了水軍之後。有意抓緊荊州兵權,所以,兵權在握的劉表,他在荊州的地位就更加的穩固了。何況,這一次行動,也得到了以蔡家、張家為首的荊襄大豪族的支持。所以,劉表就直接忽略了別的豪族,連通知都沒有通知他們,就私下行動了。

實際,對於許多荊襄地區的豪族來說,荊州失去水軍,對於他們的打擊是相當大的。對於他們的利益的確造成了很大的損失。航運的收益,大多都落入了新漢軍的手上,這叫他們豈能沒有怨言?因此,在劉表的先斬後奏之下,他們也默認了劉表的行動。他們覺得,如果能夠擺脫了新漢朝的威脅,未嘗也不是一件好事。

當初新漢朝向劉表索要了那麼多的錢糧,最終還不是嫁接在他們的身上?平白無故的送給了新漢朝那麼多的利益。他們的心裡能平靜就怪事了。

所以,在一些荊襄地區的豪族保持沉默之下,就使得劉表的這個勢力集團顯得異常的團結,出奇一致的準備著與新漢朝撕破臉皮的計劃。

許多荊襄豪族,他們其實也是沒有辦法的,也不敢在這個節骨眼上多說什麼,甚至也不敢反對。因為,這個時候誰敢站出來反對,肯定會遭受到劉表的打壓,遭受到蔡家、張家等豪族的排擠。

荊州地區的軍隊調動。上面是比較平靜的,只有下面的百姓隱隱的感到了不對勁,打仗並不是一件什麼的好事,百姓多少都有點恐慌。

從郟下縣到宛城只有百來里,運送攻城器械,一天便可以趕到。張濟相信,只要攻城器械一送到,馬上就可以對宛城進行強攻。

但張濟也明白,宛城離洛陽也不遠,不用兩天的時間,新漢朝的援軍可能就會趕到,因此,給張濟攻擊宛城的時間並不多,最多就只有兩三天的攻城時間,如果三天之內強攻不下,他們都恐有麻煩。能否成功,一切都要看劉表給予的援助有多大了。

就在張濟與張綉等一眾將領決定孤注一擲,決定攻擊宛城的時候,秦頡在墨元等將的護衛之下,回到了宛城官衙門前,伸手把頭上的斗笠拿下來,揮了一下,揮去了水漬。

剛才在城外看宛城,看到的是安靜,看到的是將士嚴陣以待的態勢,但是,進了城後,卻看到了城內一片忙碌的情況。

宛城內的百姓,他們似早已經被留守宛城的新漢軍調動了起來,正在緊張又有序的幫忙搬運一些守城物資到城頭上。

這些百姓雖然神色有點慌張,但也難得可貴,能夠冒雨協助新漢軍守城,也的確難得。

秦頡感到很滿意,自己不在宛城,周慶他們依然能夠打持好局勢,並沒有因為張濟的大邊突然出現而慌了神,還能夠淡定的掌控著宛城。

只要軍民上下一心,秦頡就知道宛城可守,決不是張濟可以輕易攻得進來的。

周慶帶著一眾軍將,還有一些宛城的權勢家主等等,他們可能都是收到了秦頡回來的消息,先一步趕到官衙來迎接秦頡回歸。

大雨似乎小了許多,秦頡把雨笠交給了親兵,大步向周慶等人走過去。

「未將恭迎秦將軍回來,將軍回到,我等都鬆了一口氣,宛城必然不會有失了。」周慶單膝跪下,沖秦頡道。

「起來起來,各位將軍,各位大人,走走,先進去再說,天還下著雨呢。」秦頡上前,把周慶扶了起來,對跟著周慶後面的人說道。

秦頡率先把眾將都引進了官衙大廳,也顧不得先換了身上的濕衣甲,大馬金刀的坐在廳中首席,然後目光掃過那些宛城大族的家主。

秦頡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