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四十七章袁術稱帝

第二百四十七章袁術稱帝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2-30 19:34  字數:5474

袁術一直認為袁姓出自於陳,陳是舜之後,以土承火,得應運之次。又以為讖文云:「代漢者,當塗高也。」說的就是袁術他自己,故袁術獲得玉璽後,早有稱帝的野心。

只不過,這一次,袁術稱帝,與歷史上稱帝的時機不同,歷史上,他並沒有遭受到原本沒有的勢力新漢朝劉易的打壓,他志得意滿,以為以自己的實力,足可以問鼎天下,所以,當他坐擁揚、豫等州,在江東一帶,他的勢力最大,像孫策等豪強都要歸順於他,所以,野心膨脹之下,於公元197年,也就是建安二年,在壽春正式稱帝,建號仲氏,置公卿,祠南北郊。

現在,袁術比歷史早了幾年稱帝,卻似是有點無可奈何之舉。又或者是他最後的瘋狂。

因為,現在的袁術,他的情況似乎不太妙。他不甘心,急於鞏固自己的勢力地盤,可是,卻沒有太好的辦法。

之前,曹操突然出兵穎川,讓袁術也真切的看到了自己孱弱實力,面對曹操一下子奪去了豫州的大半勢力地盤,他卻敢怒不敢言。因為曹操現在挾天子以令諸侯,之前曹操擁獻帝恢復了舊朝建制的時候,還重新任命了他為揚州太守,他一時不敢起兵與曹操對抗,也忍辱接受了許都的任命。現在,曹操的行動,讓他覺得非常不安,因為曹操隨時都有可能兵臨揚州,他也不禁有點慌了。當然,這也是曹操輕視他的行為,對於袁術來說,他對豫州並不是太過重視,如果曹操想要,跟他說一聲。他或者會默認曹操進據豫州,可是,現在的情況就不同了,曹操的行動讓他覺得有一種朝不保夕的感受。

而袁術之前,四齣征略,可最終又處處碰壁,導致他在揚州的聲望大減。他一度想趁曹操與呂布大戰之機,起兵奪取徐州,但是卻因為陶謙快速的出兵收復了下邳,又有劉備的兩個義弟關羽、張飛坐鎮徐州。使他的軍馬始終都沒有攻入徐州之地。另一方面,他與劉表之爭,卻始終都沒能佔據上風。欲向江東方向出兵,卻又因為新漢軍水軍盤據長江,又在曲阿駐軍。使得袁術不敢輕易的出兵。

總的來說,袁術覺得他現在相當的憋屈。有一種被活生生困死在揚州的感覺。

如果不打破這種局面。袁術也知道自己的好日子沒有幾天。到時候,曹操一旦向他出兵,他就無從抵抗。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他覺得,既然曹操能挾天子以令諸侯,鎮壓得諸多勢力都不敢動他。那麼,他何不自己稱帝,以此來完全擺脫曹操的壓制。這樣一來,他就可以公然的以皇帝之名。號令天下諸侯。最起碼,江東一帶地區的勢力,是不敢動他的,甚至,他也可以借皇帝之名,號令他們,統一江東,據江東以抗曹操。

在袁術的心目中,新漢朝離他還有點遠,一時半刻是威脅不到他的,能夠威脅得到他的,就只有曹操。

這個念頭一生,他就壓制不住的野心。所以,毅然的稱帝。

袁術稱帝,對於天下諸侯的影響是非常大的。尤其是對於曹操而言。

要知道,曹操所憑藉的,就是可以控制獻帝以令諸侯。有獻帝在手,天下諸侯都要以漢臣自居,最少在名義上,要向他所把持的朝廷順服。沒有哪一個諸侯敢主動招惹他。因為誰敢出兵攻擊他,那就等於是造反,在背叛大漢,那時候,要戰要和,他都可以佔據大義。就算要出兵攻擊哪一個諸侯,他都可以出師有名,佔據道義制高點。

可是袁術稱帝,就等於打破了這種默認俗成的規矩,到時候,哪一個諸侯,都可以不鳥他曹操。曹操要號令哪一個諸侯的時候,那麼這個諸侯就可以公然的對曹操說,你曹操以朝廷正統自居,那麼袁術稱帝了,這算不算是造反?你不去平叛,滅了袁術,你又有什麼資格來號令自己?

一個呂布,都已經把曹操弄得焦頭爛額,再加上一個袁術。如果袁術、劉表,佔據徐州的劉備,據北海的孔融,還有江東無數個勢力,益州、漢中等等的勢力,都不承認曹操的這個朝廷的話。那麼曹操花費了這麼多功夫從關中長安把獻帝弄到許都,恢復了舊朝又還有什麼的意義?

有了袁術這個出頭鳥,到時候,天下諸侯誰都可以公然的稱王稱霸,他曹操又如何自處?恐怕,到時候只會成為天下笑柄。

曹操與劉易不同,人家劉易成立新漢朝的時候,並沒有像他這般意欲借朝廷之命號令天下,沒有如他這般給天下諸侯封號封官,所以,劉易是不會緊張誰誰誰稱帝的問題。緊張的只會是他曹操。

萬一包括袁紹這個大勢力在內,都覺得曹操沒有資格號令他,不再承認他這個朝廷的合法性,要起兵攻伐他的話,那麼曹操就大事不妙了,到時候,怕勢必要陷入一種四面受敵之境。

更讓曹操可慮的是,他亦不能公然的起兵攻擊袁術啊,

因為袁術與袁紹畢竟是兄弟,他敢興兵攻伐袁術,誰敢保證袁紹不會出兵攻伐他?還有投靠了劉備,在徐州小沛屯兵的呂布,也隨時有可能揮軍攻擊他。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因為袁術稱帝,一下子就把曹操逼進了一個兩難的境地。

其實,袁術稱帝,是帶著一種破罐子破摔的味道,但是,卻也讓他歪打正著,他如他的實力足夠,手段夠強硬,也未必不是一條掘起之路,未必不是他真正掘起的契機。

他稱帝的行為,自然是導致了天下諸侯的憤怒以及天下諸侯的不齒,可是憤怒歸憤怒,不齒還不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