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四十五章

第二百四十五章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2-28 21:58  字數:2516

戰馬狂疾風的掠出了樹林,但還是不及風雨來得快,迎面就灑下豆大的雨點。請

呵呵,剛剛還正在只羨鴛鴦不羨仙劉易和長社公主,只一會之間,就成立一對落水的鴛鴦,幾乎渾身都濕透。

其實,初夏時分還有點涼意,劉易這個大男人淋點雨倒沒所謂,但長社公主這個千金之軀,恐怕淋了雨就會有問題了。

劉易一邊運轉元陽真氣進入長社公主的體內為她驅寒,一邊脫下自己的外衣長袍把她包裹在懷內。用衣服包著她免得快速行進之間,迎面打來的雨點打痛了她。

拍馬馳上一道山樑,劉易終於可看到了不遠處似乎有一個村子,但還有點遠,在雨水之中只能看得到朦朧的一些屋檐的影子。那村子就在山樑之下一大片稻田的對方,那兒的屋子似乎都是隱在一片林木之間。

嗯,看到有稻田,附近就必定有人家了。當下之急,就是先找一個農家,讓懷內的長社公主換上乾爽的衣服,免得她著涼。

「公主,冷么?忍耐一下,前面有人家了,我們去避下雨,順便找些衣服讓你換上。」劉易崔著馬跑下山樑,一邊對長社公主道。

「嗯,我沒事,不用急……」

「噴嚏……」

長社公主的心裡倒沒有覺著什麼,被劉易如此抱在懷裡策馬,她的心裡曖曖的,加上劉易也一邊輸著曖洋洋的真氣給她,她還真的不覺著有什麼的寒意。但,她的身體始終都不及一般人的身體,她還沒有說完就打了一個噴嚏。

不用多久,越過了田野之後,穿過一片有如是防風林一般林子,眼前就豁然開朗起來。小說網更新我們速度第一

原來在遠遠的山樑上所看到的村子竟然也不算小,一眼看上去足有三幾十戶人家的樣子。

整個村子就建在一條小河兩邊,而在村子的中間,居然有一棵高大無比,枝葉茂盛,有如一柄大篷傘的大樹,這棵大樹,幾乎遮蔽了其中的幾座民房。

劉易第一眼就看到了那棵大樹,心裡竟然生起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心裡打了一個突兀,不禁暗想,不會這麼巧吧?那棵大樹難道是桑樹?自己亂碰亂撞的,竟然跑到了劉備和老家桑樹村來了?

疑惑之間,下意識的,劉易就直接策馬往那棵大樹走過去。

近了一看,丫的,還真的是一棵大桑樹!

事實上,不只是現在的劉易對這棵大桑樹有印象,就算是原來的那個劉易有記憶中,似也曾聽劉備說起過多次,說他的家裡有一棵高大無比的大桑樹,就在他家的院子之中,很好尋找。

「呵呵,公主,我們就在這裡找個地方避雨,還很有可能會碰到熟人哦,嗯,這裡極有可能就是以前帶我們去打黃巾軍的婚那個劉備的家。」劉易尋到了大桑樹的那個院子,然後抱著長社公主跳下馬來道。

「哦?這麼巧?」長社公主剛下馬,雙腳還有點麻木,要靠著劉易的胸堂才能站穩,聽聞,也不禁奇怪的問了一聲。

「嗯,我去敲門問問就知道了。」劉易半扶半抱的扶著的長社公主道。

「去吧。」長社公主站穩了,牽過馬繩,讓劉易前去。

劉易抖了抖身上的水跡,走到了院門前,正要抬手敲門之時,卻聽到了裡面似有一陣嘈吵的聲音。

其實劉易到了此院牆之外就已經聽到了裡面有聲音了,只不過離得遠聽不清,此時走近到了門前,卻聽得清楚了。

啪啪!

突然兩聲似在拍掌但又不太象的聲音清脆的傳了出來,聲響讓劉易的心裡一緊,不禁放下了正要敲門的手。

「呸!你這個殺貨!眼看下雨了還不回來收衣服?淋濕了讓老娘穿什麼?看我不打死你!」

「哎呀!娘……別、別打了,要打死女兒了……嗚……」

「哭!讓你哭?賤貨!今天出去把山上的地翻了,以後種些玉米,翻不完今天就別回來了!別以為我兒不在家就治不了你!」

「娘……這、這麼大的雨,等、等天晴了再去行不?」

「滾!」

啪啪!

汗,劉易終於明白了那啪啪的聲響是如何發出來的了,原來是打在人的身上所發出來的聲音。

「滾!給老娘滾出去翻地,沒用的賤貨!」

碰的一聲,院門被突然拉開,然後就是一道灰白的影子一下子撲了出來,啊的一聲撲入了站在院門外的劉易懷內。

「看我不打死你!」

另外,一個婦人舉著一條如扁擔般大的竹片要打下來,正好對準撲入劉易懷內之人的屁股來打。

「住手!」

「啊!你、你是誰?」

劉易及時的大叫了一聲住手,那舉著竹片的婦人才發現門外站著一個人,驚得一下子頓住,並往後退了開去。

而撲入了劉易里的人,此時卻驚亂的撐著劉易的胸膛要站起來。

劉易雖感到撲入懷內的身體軟軟柔柔的,又帶著一股女子特有的幽香,但此時卻無心去多想,連忙把她扶正站著,然後才道:「呃,到底是什麼會事?現在還下著雨,這位大娘怎麼能把她趕出去幹活呢?」

劉易對門內的婦人說著,一不小心看清了被自己扶正站穩了的女子,不禁轟的一聲,有如被電擊像的一下子就呆住,不,應該是麻住了。

額,這女人是……不會就是傳說中劉備的那個老婆玉脂美人甘夫人吧?

嘖嘖,其女容貌美艷絕倫,相比起來那天生嬌艷的鄒氏的美色來說,毫不遜色。這還不算,最讓人感到賞心悅目的是她的肌膚。不管是她那美麗的臉頰上,還是脖子間,抑或是她的手,都是膚如凝脂,白裡透紅,溫婉如玉,晶瑩剔透。

說真的,劉易還真的沒有見過這麼美麗的肌膚。還真的是比最潔白的羊脂玉還要純白無暇;比最溫和的軟玉還要溫軟晶瑩;比最嬌美的玫瑰花瓣還要嬌嫩鮮艷;比最清澈的水晶還要秀美水靈。

額,一個碰一下都像要滴水一般的女子,這個婦人竟然打得下手?竟然還要趕她出去冒雨干粗活?

這、這豈不是暴殄天物么?看看,劉易看到了她的一邊臉頰是似被打了一巴掌,那五條手指痕非常清晰的印在上面,劉易就這麼看到都不自覺的感到心裡一痛。

「喂!我問你是誰?站在老娘的家門口乾什麼?」那婦人驚了一下,卻馬上就又回過神來吼道:「趕快離開,別礙著老娘教訓這賤貨!」

劉易聽這婦人吼著,心裡不覺一寒,丫的,此悍婦不會就是那劉備的娘親吧?怎麼如此彪悍的?和歷史不太相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