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四十一章

第二百四十一章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2-26 19:24  字數:5465

大澤坡基地之戰,在張合大舉進攻失利,損失了大量的兵力之後收縮兵力,勉強與大澤坡基地的新漢軍形成了一種僵持之勢。

張合雖然奈何不了大澤坡基地,但是他畢竟也是一個極善於用兵的人。所以,並沒有讓趙雲找到機會進城攻擊他們。當然,這並不是說大澤坡基地的新漢軍沒有能力突出城來攻擊他們,而是說沒有讓大澤坡基地的新漢軍沒有更好的機會消滅擊敗他們。

如此,趙雲與荀諶、郭建等人商議過後,覺得暫時還沒有必要再急於解去大澤坡之圍,還是靜心下來尋找戰機為妥。

能戰的就只有趙雲這一支騎兵,出城去後,再想回城也有點困難,現在袁紹大軍嚴陣以待,也難以對他們發起攻襲的,如果要犧牲自己太多兵力,損耗自己實力而取得一點局部的勝利,那樣的勝利也不要也罷。

總的來說,這一戰,是讓張合切身的體會到了大澤坡基地棱堡的厲害,輕易不敢再提攻城的事。每一次進攻,都是讓棱堡絞殺他的軍士,他看著棱堡都有點心寒。

現在,張合也陷入了進退維谷的尷尬境地,進不能攻,退也不敢。因為,他擔心自己的軍馬一旦撤退,便會被新漢軍進城攻擊。所以,他只能小心翼翼的守住自己的營塞。這個,還真的是攻城戰中少有的情況,守城一方不擔心被攻擊,反而是守城的一方時刻都在提心弔膽的害怕會遭受到守城軍的攻擊。

張合也把在大澤坡基地的實際情況向袁紹作了彙報,明確的告訴袁紹,他們實在是沒有辦法再攻奪得了大澤坡基地。哪怕是拼光了他所有的軍馬,也未必可以攻取得下。前去攻城,那與送死沒有什麼的分別,他不想讓軍馬全都死在一座沒有辦法攻克的一座古怪的城堡面前。

袁紹這一次,他沒有再遣責張合,他在收到軍馬折損了大大幾萬人之後。他就明白到情況的不妙。張合是他手下最弱的大將了,過分的與張合產生矛盾,與手下大將失和,最終吃虧的只會是他自己。所以,他不得不放棄攻奪大澤坡基地的打算,只希望張合可以牽制住大澤坡基地的新漢軍,讓趙雲不能輕易的離開大澤坡基地。免得讓趙雲率軍攪亂了他的大後方。如此,讓他可以集中精力,攻奪右北平。

袁紹亦在這個時候,明白到大澤坡基地是一塊難啃的骨頭之時,他才明白,明白到為何以公孫瓚的強橫。都要一直容許,忍受大澤坡基地的存在,這麼多年了,基本都沒有試過發兵撥去插在他心上的大澤坡基地。以前,袁紹只是認為公孫瓚是因為與劉易的關係,又或者拉下不面子,又或者是礙於劉易的威名而沒有對大澤坡基地動手的。直到這刻。他才明白,原來公孫瓚並非是不想對大澤坡基地動手,而是公孫瓚沒有把握奪取大澤坡基地,如此方讓大澤坡基地存在至今。

張合送回來的情報當中,命人把大澤坡基地的棱堡繪製成圖送回給他的,並向袁紹一一的解釋了這樣的城堡的厲害之處。袁紹把這些資料拿給手下的一眾謀士觀看研究過後,全都驚嘆,又感驚怕。覺得這樣的一座城池,除非守城一方的兵力嚴重不足,除非守城一方彈盡糧絕,或者是發生了內亂,被他們從內部擊破,否則,他們強行攻城的話。只會徒增傷亡。

得出這樣的結論,袁紹再也不敢再言攻奪大澤坡基地了。

而張合率軍攻擊大澤坡基地的情況,不久之後,消息又傳到了天下諸侯的耳中。大澤坡基地的棱堡圖樣,也流傳到了許多諸侯的手上,他們也好奇的命人研究了一下這種棱堡的結構及厲害之處,無一不讓他們感到心驚,因為換了是他們率軍去攻擊這樣的城堡,他們也沒有什麼制勝之策。

不久之後,又有人探得,在洞庭湖新洲的基地,居然也是這樣的一座城堡,包括現在在江東曲阿正在興建,差不多已經建成的曲阿城,也是這樣的一個城堡。得到這樣的情報,天下諸侯都有點心慌了,因為,新漢朝分別在北方、在西南方、東方分別擁有這樣的一座城池,也就是等於讓新漢朝劉易在大半個大漢釘下了一顆釘子,在了這樣的一個基地,新漢軍幾乎形成了對大漢的包圍之勢。

有目光的諸侯,他們甚至都可以看得到了日後新漢朝是如何一統大漢的情況。反正,這是一種讓他們都感到有點無力的想法。他們覺得,現在怕已經沒有人可以阻止得了新漢朝對大漢的統一之勢了,除非他們現在就可以破壞了劉易的這一切布局。

可是,想要破壞劉易的這種一統天下大拋布局又是何其的困難?

北方的大澤坡基地,現在正在被袁紹的軍馬圍困著,但是,卻永遠都不能撥去這個城堡,因為他們根本就沒有辦法奪下,光只是圍著又有何用?可以想像,劉易如果從大漠返回新漢朝之後,袁紹怕就要乖乖的退兵。到時候,新漢軍就可以從大澤坡基地出兵,進而進佔整個幽州。幽州一落入新漢朝之手,那麼,新漢朝的勢力又將會有多大?每每想到這樣的結果,天下諸侯無不憂心仲仲。

另外,洞庭湖新洲的基地,以現在天下諸侯的實力,也根本就沒有人敢去招惹。能夠,或者說有條件對洞庭湖新洲基地產生威脅的,就只有荊州劉表,以及漢中張魯、益州劉璋。可是,無論是這三個諸侯的任何一個,他們都不可能單獨對洞庭湖新洲形成威脅的。除非他們三人能夠聯合起來。

可縱是如此,也不敢說就一定能撥去劉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