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三十七章

第二百三十七章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2-23 00:59  字數:5549

「為什麼?」樊娟聽趙雲說不用擔心劉易是否不喜歡趙雨的事,不禁有點奇怪的問。

趙雲搖著頭道:「你們女孩子的心思,為夫的確是不懂,但是,咱們這個劉易大哥,我卻比你們懂得多一些。」

「他啊,什麼都好,就是對於女人這方便太過多情了,多情到了濫情的地步。」趙雲頭痛的拍拍腦門道:「像我們家小雨這麼漂亮可愛的女孩子,劉易大哥沒有主動來招惹我們家小雨就算不錯了,如果小雨喜歡他的話,他豈會有不喜歡小雨的可能?這個你放心吧,沒問題的。」

「嘿嘿,夫君,這個你還別說,劉易大哥就是太過多情了,可是,也難怪他,他的確也太討女孩子喜歡了。」樊娟卻有點自豪的道:「咱們的劉易大哥是誰啊?誰不喜歡?我們工坊里的女孩子,做夢都想嫁給劉易大哥。」

「唉,罷了,本來,為夫就有些擔心小雨會與劉易大哥發生感情,沒想到,我已經防住著了,這些年一直把你們留在基地里,沒讓你們去洛陽,就是想讓小雨與劉易大哥少些碰面,誰曾想,還是逃不過這樣的命運。」

「啊?原來你還有這樣的心思啊?」樊娟現在才知道趙雲有這樣的心思,不由再白了趙雲一眼道:「人家還有些奇怪呢,當初小雨有學武,你還相當熱心的,現在還常常教她槍法,卻又不讓她去洛陽參加女軍。原來你是打著這樣的主意。你可別不能再有這樣的想法哦,你要知道,如果一個女孩子喜歡上了一個人,就會鐵了心,就像……就像人家對你這樣。如果誰敢不讓人家喜歡你,我一定會恨他一輩子,如果夫君你不想小雨恨你一輩子,你就別阻止他喜歡劉易大哥。」

「額,夫人。我趙子龍是那樣的人嗎?行了,我問問小雨,如果她真的喜歡劉易大哥,我自然沒話可說,到時候,我把你們一起接到洛陽去就是了。」

「只是這樣可不行,你還得要給小雨與劉易大哥製造多一些相處時間才行。」樊娟是完全站在小雨的身上來考慮問題的。她想想笑道:「其實,真讓小雨嫁給了劉易大哥,這也最好不過了,到時候,我們與劉易大哥就算是親上加親了。」

「親上加親?」趙雲沒好氣的道:「我就是擔心多了這一層關係,以後在新漢朝中不太好自處。記住了,萬一真要有那一天,將來有人要給我們送禮什麼的,可千萬不能亂收,我趙子龍追隨劉易大哥,是真心相隨的,可不是為了什麼的榮華富貴。」

「行了。人家還不知道你嗎?」樊娟打斷了趙雲的說話,把趙雲拉進屋內去。

一家三口,其樂融融。

事情說開了,趙雲也不再為妹妹的事煩心了,不再提給趙雨找婆家的事。

第二天一早,戰豉聲驟然的響了起來,趙雲急忙從樊娟的四肢交纏當中爬起床,三下五除二的就穿戴整齊。

趙雨這丫頭。早已經穿著一身雪亮的銀甲,牽著一匹火紅的胭脂馬在門口等著了。

她一見到趙雲提著長槍出來,她就有點躍躍欲試的喚道:「哥哥,這次人家要與你一起出征。」

「胡鬧,誰說要出征了?這一次,我們堅守城池,誰也不能隨便出城。刀箭無眼。你不準去,在家陪嫂子。」趙雲見趙雨要隨他一想去,不禁臉色一沉,吒道。

「不。人家偏要去,如果你不帶人家一起去,小雨便去找荀先生。」趙雨紅紅的小嘴一撇道:「天天在家裡呆著悶死了,人家想殺敵立功,如果現在能立多些功勞,到時候參加女軍之後,可能就能一去就做將軍了。」

「呃,這樣吧,你跟著我,不準亂跑。」趙雲聽趙雨這麼一說,心裡一想,覺得也是如此,以小雨的性子,呆在家裡肯定是呆不住的,還不如讓她跟著罷,平時自己很少在家,現在也正好多些管教一下她,免得她今後當真的與劉易一起之後會太過任性,因此而惹得劉易或劉易身邊的女人不高興,萬一得罪了人,惹得劉易的女人都排斥她,那麼他在劉易的身邊就難過了。

「是!未將聽令,一定會緊記哥哥的命令!」趙雨立正,若有其事的向趙雲抱拳行了一個軍禮,但小臉上儘是掩飾不住的笑意。

城外,之前張合率著騎兵突然殺到,他的軍馬,其實只是把趙雲的騎軍困在大澤坡基地罷了,並不能馬上向大澤坡基地的城池發起攻擊的。他的軍馬是騎兵,又沒帶什麼的攻城器械,所以,他這三天只是圍而不攻,等著淳于瓊所率的步軍到來。

淳于瓊率軍一路劫掠,使得其軍本來就不及張合騎軍快速的軍馬遲緩了三天才到。如果不是張合聽到淳于瓊這個傢伙在涿縣燒殺搶掠,張合趕去制止,並讓淳于瓊率軍前來的話,恐怕淳于瓊還會再遲上多一天才能趕到大澤坡基地來。

淳于瓊好戰,心性也有點殘暴,他來到這裡一看,看到大澤坡基地的小城並不大,城牆也不算是太高,僅只有幾丈高罷了,比起那些動輒就有十多丈高的雄壯城池差得遠了。

所以,他率軍一到,便馬上擂豉,向大澤坡基地發起攻擊。

淳于瓊本來就是當初袁家培養起來的將領,是袁家最忠實的走狗。不過,後來袁氏三族被董卓所滅,使得袁氏一門的威望大降。

他雖然追隨了袁紹,可是,隨著發展,他的性情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首先,他覺得自己已經是袁氏一門的老臣了,在袁紹軍中,總以元老自居,常常與袁紹帳下的軍將起爭執。他在袁紹手下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