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三十章

第二百三十章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2-18 21:54  字數:5603

有如氣若遊絲的楊凰,從她的小瑤鼻上發出有如嗚咽一般的嬌嗯聲,讓劉易的心兒顫顫的。

劉易此刻雖然沒有那種心思,可是,楊凰的神情動作,無一不在撩撥著劉易的心弦。

近年來,劉易因為忙於戰事,東征西戰的,基本上都沒有停下來好好的休息過,亦因為各處的戰事牽扯了劉易太多的心思。也加上,隨著劉易現在的功成名就,身份也水漲船高,現在劉易需要女人的話,可以說動動手指頭就有人送上來,這也使得劉易當初來到這個三國時候的那顆獵艷的心有了多少的冷卻。

也或者是劉易的眼界高了的關係,一般的女人,劉易也不怎麼看得上眼了。

同時,平時總喜歡玩玩新意思的劉易,似乎也少了一些尋找刺激的興趣。

嗯,這些,不要說劉易了,其實誰都一樣,隨著年齡的增大,心理的成熟,以後閱歷的增多,見識的增長,年月的磨礪,多少都會消磨了一些心性。

後現代中的人,兩夫妻都會有七年之癢的說法,男女之間一起久了,雙方的熱情都會消減,慢慢的直到生活平靜如水。

劉易雖然不至於這麼樣,可是在現在擁有了各種各樣的數十個美女,心裡對美女的渴求,還真的沒有初到貴境時候的那麼的猴急,不再是那種迫不及待的心境,不再是見到某一個美女都恨不能將其俘虜收服的心態。

所以,對待身邊的女人。劉易現在,大多都是順乎自然。除了依然的痛愛她們之外,對於她們的肉體索求,似乎真的沒有以前那麼的強烈。

尤其是如楊凰這丫頭這般,如果和她在一起,她幾乎每晚都要向劉易無盡的索取,劉易雖然也沒有什麼的不適及怨言,可是,這種事兒做多了。對待這丫頭的感覺,讓劉易多少都感到有點無奈,每次與她,都有了一種有如例行公事一般,交公糧式的感受。

說實話,沒有人會討厭如此漂亮美麗的女人,但相信沒有人能夠承受得了如此無度的索求。也幸好劉易的身具元陽神功,根本就不怕女人的索取,如果是一般的男女,被早被纏得精盡人亡了。

現在,四周蹄聲隆隆,喊殺震天。到處都是慘叫聲,地上隨眼可見的一具具的屍體,在這樣的環境當中,懷抱著一個熱情如火,嬌吟連連的發情女人。還真的讓劉易在這瞬間感到了有一種異常的刺激感受。

在這樣的環境與女人歡愉,又會是一種什麼樣的感受呢?

一時間。劉易的心裡也不禁被在懷內廝磨的楊凰弄出了一點邪火來。

「主公!匈奴騎兵要潰逃了,陰曉夫人已經率人追蹤逃竄的匈奴騎兵,是追殺散逃的匈奴騎兵還是去支援陰曉夫人?」

劉易在看到楊凰的發情媚態有一瞬的失神之間,身邊隆隆的馳來一隊新漢軍騎兵,一個軍將向劉易報告戰場的情況。

這時的楊凰,一手撫在自己的峰巒上,還要用力的拉扯開她的衣衫。

一隻雪峰,都幾乎被她拉得跳出來,在衣領間露出了半團雪白。

劉易猛然的醒過勁來,自然不能讓軍士看到楊凰此刻的勝境,趕緊一揚手,把自己身後的雪白披風給拉過來,一把將懷內的楊凰給遮住。

劉易同時道:「散逃的匈奴騎兵,如果不成建制的就先不要管他們了,先去支援陰曉夫人。走!」

劉易策馬衝出去,把軍士甩在身後。

「殺!」

劉易追上一個在前方驚慌奔逃的匈奴騎兵,長槍一刺,把他挑下馬去。

新漢軍的將士,並沒有察覺到劉易懷中楊凰的動靜,他們得到了劉易的命令,呼嘯一聲,拍馬向前追去。

而這刻,在劉易懷內的楊凰,居然解開了劉易有褲子腰帶,把劉易的那有點蠢蠢欲動的傢伙給掏了出來。

涼風從披風的邊緣吹了進去,讓劉易的傢伙不禁有點一涼。

劉易不禁在心裡暗叫了一聲冤家,心裡一盪,決定不管她了,任由她去折騰算了。

不過,為免讓人察覺到劉易與楊凰的不對勁,所以,劉易專門挑一些沒有太多人的地方馳去,特意的避開到處追殺匈奴騎兵的新漢軍將士。

嗯,如果讓匈奴騎兵注意到倒沒有什麼,因為劉易可以殺了他們,但是如果讓新漢軍的將士看到劉易在戰場上都與自己的女人在做這種荒唐事,其影響就不太好了。

終於,劉易追上十來個散逃的匈奴騎兵,把他們都擊殺在地,看看左右,沒有打著火把的新漢軍將士,劉易就慢慢的把戰馬放緩緩,偷偷的掀開了一點披風,借著遠處的火光瞄了懷內的楊凰一眼。

這丫頭,這個時候,她的衣裙已經褪到了腰間,一對雪峰賞心悅目的暴露在空中。

她現在,似乎有點忍受不住了,整個人跨坐起來,面對面的貼著劉易的胸膛,然後拚命的想坐下去。

不過,她弄開劉易的褲子,把劉易的傢伙掏出來倒也容易,可是,迷糊中的她,居然沒能脫下自己的小褻褲,這樣一來,隔著一層衣布,她是無論如何都弄不進去的。

劉易偷看到楊凰的動作不禁有點無語,心裡真的想不明白她為何懂得脫了自己的褲子卻不懂脫了她的小衣。或許,這只是她的一種本能罷。

在馬背上,其實也不太好活動,特別是她雖然已經弄脫了衣裙,但是還穿在她的身上的,加上外袍一件厚厚的棉衣。使得她的動作都不是太過自然。

或者是與劉易一起的時候太多了,她居然可在這馬背的顛簸當中找得准基點。儘管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