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零七章最後的南匈奴人

第二百零七章最後的南匈奴人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2-04 22:49  字數:5619

「主公!」

「主公!」

雪山上的雪浪,衝擊到了山下,衝上平原,慢慢的,整個天地,都似終於平靜了下來。-

最先下來,已經逃到遠遠的孟軻,他就近距離目睹了大雪崩的壯觀場面,那種從上而下,衝擊下來的雪浪,那種驚天動地的氣勢,還真的似要把他的心臟都給壓破。那一刻,他連呼吸都似困難的,張大嘴,整個人都呆住。

他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今天所見的壯觀場景,這也是他一輩子都感到自豪的一個經歷。因為,這一場雪崩,他也有份參與了製造。

當然,孟軻現在也非常慶幸,慶幸劉易讓他先一步下山來,如果他堅持要與劉易他們一起下山的話,他相信自己肯定會逃不掉這衝浪的衝擊,肯定會被雪浪掩埋,然後,被冰雪把他冰凍在這雪山當。

直到,山上的雪崩雪浪沖落到山下,天地慢慢的回復了平靜之後。孟軻才猛然的醒起,似乎,他的主公劉易,和黃忠、史阿都被雪浪的餘波衝擊,被掩埋在雪地之下。

頓時,他不禁心裡大驚,狂瘋的衝進鬆軟的雪地當大聲的叫喚起來。

「主公!黃忠將軍,史阿將軍!」

孟軻急得哭了,聲音嗚咽著大喊,如瘋了似在在雪地間爬著,喊著。

「咳咳……」

在離孟軻百多丈遠的地方,一個人從雪地當鑽了出來,一鑽出來,就大口大口的呼著氣,又一邊不停的咳著。每咳一聲,都似噴出一口雪花的樣子。

「娘的,怕被壓到了幾丈以下的雪地底下。」

孟軻一見,果斷的衝過去,然後一把的抱住。大叫著:「主公,太好了,主公沒事,太好了……」

劉易用力的把孟軻推開,笑罵道:「滾,我說過沒事就會沒事。你不是娘們,別摟著我哭哭啼啼的,肉麻,快去四周看看,黃忠將軍與史阿將,怕他們還被埋在雪地下。」

「啊!」

劉易話音未落。黃忠已經從雪地當鑽出來,大喊一聲道:「啊,差點沒被悶死。主公,這樣的事,下次別做了,多來幾次,我這條老命都會被你玩死。」

「咳咳……漢升老哥說的沒錯。差點啊……」不遠處,又一個人頭從雪地當鑽出,但是他卻沒有爬出來,而是呼痛道:「哎呀,主公,過來拉一把,我的一條腿好像被夾在雪浪當的冰塊給壓斷了。還好,王越師父曾教過我們如何在雪地里逃生,才能鑽出地面來。」

「哈哈,大家都沒事。太好了。」劉易本還有點擔心黃忠與史阿兩人,現在見他們都死不了,不禁心情大快,走過去,與孟軻一起。把史阿從雪地里如撥蘿卜似的給撥了出來。

劉易為史阿檢查了一下傷勢,發現並非腿斷,受傷了倒是真的,他的腿上,已經被鮮血染紅了。

劉易讓孟軻幫記處理一下史阿的傷口,然後自己一屁股坐在地上。

真累,劉易從上面衝下來時,不停的運轉體內真氣護體,這種全方位護體外發真氣,最為消耗劉易的真氣,因為,這樣的消耗,是持續性的。會讓劉易體內的元陽真氣源源不絕的散失在天地之間。

體內的真氣,基本被消耗始盡了。

劉易沒有想過,現在自己體內的真氣存量這麼多了,居然也會有用完的一天。

「主公……」

不遠處,居然還有二百來人跑了過來。原來是劉易的親兵們並沒有離開,他們也不敢離開啊,如果就這樣回去,也過不了黃敘的那關。他們的職責,就是護衛劉易的安全,劉易沒有回去,他們就回去了,這算什麼?搞不好,他們還會吃軍棍。所以,報信的事,就由蘭格羅等原來的斥侯兵回去彙報,他們就躲在山下某處。雪崩也沒差點把他們都嚇死,要不是他們一直都在遠遠的看著劉易與黃忠等人的上山,後又看到孟軻從山上滑雪下來,他們遠遠的尋來,他們現在還真的尋不到劉易呢。

當然,他們也差點遭到了雪崩的掩埋。

他們來得正好,劉易也沒有責怪他們不聽從命令沒有回去。把他們叫來,弄了一副擔架,把史阿抬上。

此地不宜久留,劉易也不知道大峽谷里有沒有匈奴軍馬逃了出來。這裡離大峽谷的入口也不是太遠,最多就不過是十多里遠。萬一碰到了匈奴人的軍馬,他們在剛剛被弄死了這麼多族人,在他們悲憤之下,定然會不顧一切的來攻擊自己等人。

劉易命他們馬上前出去偵察,一旦發現有匈奴軍馬,馬上彙報。

知道已經有人去通知黃敘,這一來一回,已經有了大半天,相信接到自己信報的黃敘,也肯定率軍來了。所以,目前最主要的,還是先與自己的大軍會合。

也幸虧這兩百多軍士沒走,這才讓劉易有人手前出偵察。

眾人才剛剛翻上一個山崗,就看到了呼廚泉的那一隊騎軍。

整個大峽谷,都已經被掩埋了,呼廚泉現在還真的心如死灰,他根本就沒有心思再去察看大峽谷的情況。

被冰雪填高了近百丈的的大峽谷,還有人可能活著嗎?他再回峽谷去看望又有何用?何況,也根本進不了谷,連谷口都被填平了。

所以,他一陣悲痛之後,只好帶著這點饒幸隨他逃出峽谷來的兩千來人馬,向大漠草原的方向走去。現在,他們只能先去找到別的匈奴大部族投靠,才有可能活得下去了。在這片山區當,可能還有一、二十萬匈奴族人,但是,這些卻並不是他的本部匈奴人。大多都是深受他們壓迫的匈奴族人,現在,他在落難的時候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