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零六章掩埋一切罪惡

第二百零六章掩埋一切罪惡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2-04 22:49  字數:5667

山上的積雪,還真的不知道有多厚,劉易踩踏在上面,都似是踩在棉花上,完全不著力。/../

從這道山嶺的盡頭,要向一側越過近百丈的陡峭懸崖,才可以轉到大峽谷的頂上。

劉易計劃,就是在大峽谷頂上埋下炸藥包引爆。

峭壁很光滑,凝著的冰層如鏡一般,反著耀眼的光芒。

劉易多背了二十多斤炸藥包,覺得身體都沉重了許多。身上所攜帶的這一點東西,如果是在山下平地上,根本就不算什麼,可是,在山上,哪怕是多了一點重量,都會讓人覺得非常沉重。

拒絕了黃忠與史阿要分擔一些的建議。三人開始爬過這百丈峭壁。

很光滑,看上去險象環生。

劉易也不得不斬出一柄斬馬刀來,開鑿出一些可供落腳攀爬的地方。

下面,是萬丈懸崖,望一眼都會頭暈,縱是劉易與黃忠等藝高膽大之輩,亦不敢輕易往下張望,免得分心。

終於,三人總算到了劉易在山下便預定的地點。站在大峽谷高高的懸崖邊沿。

寒風呼嘯,似要把人都颳起似的。

劉易給黃忠與史阿兩人指定了一個地方,用刀劍挖開一個坑洞,把炸藥埋進去,當然,沒有忘記牽出火藥引。

三人分頭準備,最後把幾處的火藥引都牽到了一起來。

劉易讓黃忠、史阿兩人先走,但是他們無論也不同意,搶著說讓他們來引爆。

從他們的引爆點,還要越過百丈的懸崖才可以到達往西南延伸去的山嶺頂上。如果在雪崩下來之前,沒有逃回到那兒。往山下滑行,那麼怕就會被山上衝下來的雪浪給沖得掉下萬丈山崖。

最後,劉易幾乎是命令他們,逼著他們先離開。

實際劉易是有把握的,火藥引很長。點爆炸藥包之前,劉易估計以自己的動作,必可以差不多能越過這百丈的山壁。那時,雪崩正在醞釀,肯定下不到太快。那時候自己再滑雪下山,也必可以來得及。

黃忠與史阿兩人沒有辦法。只好先行離開,但他們不肯先下山,一定要等到劉易回來後,再一起逃下山去。

對此劉易沒有意見,知道能讓他們同意由自己來引爆都已經很不容易了。

這天,山下的匈奴大營。呼廚泉正在命令匈奴族人準備。

他們計劃,如果這兩天的天氣一旦回曖,他們就馬上離開大峽谷,全族遷到烏魯木齊大草原上去。

他實在是被新漢軍弄得怕了。他雖然不知道新漢軍是否當真的繼續往大漠深處進軍。可是,新漢軍已經到了鷹池綠洲,離他們這裡也不過是一千多里。他不敢肯定,新漢軍是否會尾隨著他殺到拉雅圖雪山來。

之前一個來月的大風暴。他也相信新漢軍肯定是不可能冒著這麼寒冷的天氣,這麼大的大風暴行軍的。他倒是希望新漢軍行軍,這樣,就是大風暴可能都會讓新漢軍全軍覆滅,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上天有眼,為他除去一個心腹大害。但他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他估計,新漢軍肯定是躲在某處避寒,只要天氣一轉曖。恐怕他們就會進軍。

他們這兒,雖然說是一個比較隱秘之地,可是,這個大峽谷,卻是在這片山嶺最高的一座雪山之下。目標太肯顯,新漢軍一到,怕會先行搜索這座大山,這樣一來,他們的大峽谷是遲早都會被新漢軍發現的。

被新漢軍發現倒不怕,因為,他們這個峽谷,谷口並不是直接在山下的,而是離山腳好幾百米高的地方。屬於是一個半山上的大峽谷。並谷口修建了一道土石牆,整個大峽穀穀口,已經被於扶羅經營得如鐵桶一般,易守難攻。他不相信,新漢軍能夠殺得進這個大峽谷來。

可是,時勢讓他不能再待在這大峽谷來了。他們,先後殺了兩三批族人,這才勉強堅持得到現在,如果再不走,不離開大峽谷去尋找食物,他們,恐怕自己食人都會把整個族人吃光。

呼廚泉打算,自己的這大部族離開這個大峽谷之後,就先趁附近的部族還沒有離開,去滅殺幾個部族,搶掠他們的物資,難怕是殺了他們取肉也好過再殺自己的族人。

所以,這天他一早,就開始把族人集結起來,向族人宣布他的這個決定。

他的族人,經過這一次嚴寒的打擊,都已經有點麻木了,他們已經沒有了呼廚泉剛剛繼任大王時的振奮,這段時間,沒過幾天便殺一個親人取肉維生,吃著自己親人的肉,他們的心理多少都有點不安,有點沮喪。

今天,聽到了呼廚泉說要帶他們離開這個讓他們感到驚慌的大峽谷,他們才有了多少的情緒波動。他們,也早就不想躲在這個峽谷之內了。這裡,已經成了他們的傷心之地。

既然已經決定離開,他們全都鬆了一口氣,只要離開這裡,總會有出路。

反正,都要離開了,他們搬出了所有的食物,嗯,大多都是他們腌制好的人肉。還有他們最後的馬奶酒。趁著天空還有一絲陽光,他們舉行了一次食人大會。

快要離開這個大峽谷的喜悅,已經渡過了這個寒冬,終可以活下來的喜悅,讓他們有點瘋狂,他們,全都湧出了營帳,在空地上燃點起火堆,一群群的男男女女,喜極而泣的在跳著笑著哭著。

他們,瘋狂的歡愛,也不管是哪個男人,又或是誰的女人,他們,只要看到了,就一起搞在一起。沒有半點羞恥,沒有半點倫理道德可言。

他們,連人都吃了,什麼的道德底線,都徹底的淪陷。他們現在,只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