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零二章詭秘的雪狼

第二百零二章詭秘的雪狼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2-04 22:49  字數:5462

雪狼,的確是狼的一個異種,它們擁有異於一般野狼的靈性。

如果劉易能夠看到這一幕,一定會大吃一驚。

只見一大群渾身雪白的雪狼,居然把它們的雪狼王的狼屍給拖了回來。它們把雪狼王拖了回來之後,齊齊的圍住雪狼王的屍體,一陣悲鳴。就如人類社會當,長者死後,其後人哭喪的樣子。

其後,一頭體型較大的雪狼,走近雪狼王的屍體旁邊,伸出狼舌,舔乾淨雪狼王身上的血跡。

它的動作,就似是在舉行著某種儀式似的。

原來那頭叼著小雪狼的大雪狼也走了過來。放下小雪狼,走到雪狼王的屍身上嗅了嗅,然後咬著還留在雪狼王身上的弓矢,硬生生的撥了出來。

撥出一支箭後,它又嗅了嗅帶血的箭矢,狼目似悲似怒,無比悲慟的突然仰天嚎叫了幾聲。

它嚎叫過後,又是幾頭大雪狼走過來,每一頭狼撥出了一支弓矢。似是在輪流為雪狼王守孝送行一般。

這還不算,這些雪狼,居然在雪狼王屍體旁邊爬起雪來,只見一陣雪花飄蕩,沒多久,居然被它們在雪地上爬出了一個大坑,然後,帶頭的雪狼把雪狼王的狼屍推進了大坑裡去。

不一會,雪狼王的屍體,就被一群雪狼給掩埋於雪地之下。

緊接著,這些雪狼,受到那頭嚎叫著的大雪狼的影響,齊齊的發出一陣狼嗷。如有人在近前看見,必然會被嚇得半死,這些雪狼,每一隻雪狼的狼目都似發著紅光。充滿仇恨的樣子,全都齊齊的望著新漢軍的軍營嚎叫。

未了,那頭特別大型的雪狼,叼起小雪狼,扭頭便走。跟著,頭大雪狼,分別叼起了放在旁邊的支從雪狼王身體上撥出來的帶血箭矢,跟著那頭最大的雪狼便走。餘下的雪狼,亦跟了上去,不一會。野狼群當的雪狼,幾乎都走得一乾二淨。

這一切,都顯得那麼的詭秘。

拖屍、埋屍、撥箭帶走,圍著雪狼王的狼屍悲嚎,這一切,都似是一些有智慧的生物所做的事一樣。特別是那些雪狼的仇恨目光。似要把仇恨深深的記住似的。

還好,這一切沒有被劉易或新漢軍將士看到,要不然,怕真的會心裡不安。知道被這些雪狼掂記著的話,怕睡覺都不會太過安穩。

野狼記仇,這句話還真的不差。

這些雪狼,它們現在。真的對新漢軍充滿了仇恨。它們撥走射殺了雪狼王的支弓矢,就是要緊記這一次的仇恨,要記住殘留在箭矢上的氣息,以便它們將來能找得到殺死了它們雪狼王的仇人。換句話來說,這些雪狼,除了仇恨新漢軍之外,還記住了黃忠的氣息,它們,已經盯住了黃忠。

現在,野狼已經失控。以它們現在的實力,未必可以號召得了這麼多的野狼,所以,它們也懂得忍辱負重,帶著仇恨。帶著希望先行退走,返回大雪山。它們,帶走小雪狼王,以待把小雪狼養大之後,才為雪狼王報仇。

這些,都是劉易都沒能想到的,直到若干年後,從大漠出兵遠東,滅殺北匈奴,兵出西歐的時候。再次碰到復仇的雪狼群,劉易通過青蓮的解讀獸語,才知道圍攻新漢軍的狼群是為了雪狼王報仇。那一次,無數野狼,圍著黃忠攻擊,差點要了黃忠的老命。嗯,這是後話,暫且不提。

已經是下半夜,都快要天亮了。

眾將接手防務之後,劉易便與眾女回到了大帳。

狼群在互相攻擊,對新漢軍的大營形不成威脅了,所以,劉易也終可放心的休息,好不容易才把眾女哄得睡下。

不過,青蓮似乎有點異常,她一直都凝聽著軍營外面瘋狂的狼嚎,久久不能入睡,看她的神色,也似非常的凝重,甚至還帶著一點驚怯。

她伏在劉易的懷抱,好不容易才疲倦的合上眼,可是,就在雪狼掩埋雪狼王,發出一陣悲嚎、急恨的嚎叫之時,她霍地驚醒,擁著劉易倏倏發抖。

劉易不明所以,被她弄得睡意全無。

劉易今天消耗了不少的元陽真氣,一直都還沒有補充回來,不過,近段時間,劉易並沒有把眾女體內的元陰吸納,所以,只要把她們體內的元陰吸收過來,也可以補充回不少。見青蓮睡不著,又似驚怕的樣子,劉易只好弄些手段,讓她從驚怕當轉移注意力。

親了青蓮一口,兩隻大手分別在她的香背及酥胸上遊走,撫著她柔若無骨的肌膚,哄慰著她道:「青蓮妹妹,還有點後怕?不用擔心了,現在野狼對我們不是已經沒有威脅了嗎?還在擔心什麼?」

「夫、夫君,人家的心裡很擔心,剛才,我似乎聽到了野狼群的仇恨的嗷叫,它們,已經把我們視為死仇,已經把我們記住了。」青蓮久久不能釋懷的弱弱的道。

「哈,死仇就死仇唄,你想這麼多幹什麼?一些畜生罷了,難不成我們被它們盯上了就不活了?」劉易握玩著青蓮的一隻蓓蕾,輕柔的把她圓潤嫩滑的玉峰抓在手上,用掌心壓著那一點凸點旋轉著道:「我們連兇殘的匈奴人都不怕,哪不成還會怕它們這些畜生?」

「嗯……」青蓮的身子總算有了反應,被劉易弄得她渾身一陣顫軟,她似是受不了劉易這樣的撫弄,趕緊一手壓著劉易的手道:「喔……夫君,別、別……人家是認真的,這些雪狼,相當記仇,我們殺了它們的雪狼王,這對於它們來說,就是奇恥大辱,這個仇恨,它們會記很久,幾年、幾十年,甚至上百年,它們都會記住我們,只要一有機會,它們就會來攻襲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