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零一章雪狼王之死

第二百零一章雪狼王之死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2-04 22:49  字數:5740

一切似乎都很順利,黃忠、黃敘、史阿等人,躲在冰寒的雪地當,靜靜的等待著。

由於沒有星月,他們並不知道時間,不知道雪狼王會在什麼時候到山頂上來叫嚎,不知道它會什麼時候來發遠處的野狼發出集結的號令。

所以,他們也只能咬牙忍著寒意,靜靜的潛伏。

等待的時間,過得特別慢。

忽的,他們都聽到了一陣雜亂的跑動聲,跑動的時候,震動了積雪,發出輕微的嚓嚓聲響。

不是一兩隻動物弄出來的動靜。

來了!

隱伏在雪下的眾人,都有點激動。

果然,沒多久,他們都看到了一頭頭渾身雪白的雪狼一步一步的爬上到了山頂來。

這些雪狼,似乎很機警,它們一上到山頂,就四處遊走,似是對四周的環境進行搜索一樣。

眾人不敢抬頭,連頭都伏進了雪地里,靜息屏氣,都不敢喘氣。

足有數十頭非常巨大的雪狼,它們搜索過後,並沒有發現有什麼危險的所在,才自動的圍成一圈,把山頂的最高點圍了起來。跟著,又是一群白色的雪狼湧上山頂。

有些雪狼,都已經是踩著眾人的身上了,弄得他們一動都不敢動。

這是他們都沒有想到的,沒有想到雪狼王出場都會弄出這麼大的陣仗,一開始他們還以為雪狼王會自己跑上山頂來嗷叫呢。

好一會,一頭有如小馬一般高大的雪狼,慢慢的,一步一步的走上來,所過之處。所有的雪狼都會低頭低嗚,似是在向這頭巨大雪狼問侯膜拜一般。

這便是雪狼王。

它的狼目,在夜色之下似泛著冷森森的綠光,非常威嚴凌厲。

它一步一步踏上最高點,然後猛地渾身抖動起來。把沾在它身上的積雪給甩離它的狼軀。

霍地,這雪狼王一下子站定,全身的狼毫都似一根根的倒豎起來的樣子,一股無比威凌的氣勢四散,把附近圍著它的一眾雪狼都嚇得一下子全爬下地上。

它再回周扭頭,見再沒有一匹狼站著。它才似非常滿意的樣子。

然後,它前兩腿一撐,狼頭一下子伸長,高高的仰起。

「嗷嗚……」

一聲洪亮又似凄婉的狼嗷發起,似直衝夜空,聲浪震耳。嗚嗚嗚的迴音,一直遠遠的傳了出去。

果然如青蓮所猜測的那般,如果她也在現場的話,就一定會非常清楚雪狼王現在是在做什麼。

雪狼王非常謹慎,它先讓下面的雪狼首領上山頂察看是否安全,它才慢慢的上到山頂。然後向眾狼迸發威壓,讓眾狼都爬下。這是因為它要提防在它發號施令的時候會有些不軌的雪狼襲擊它。

只有讓眾狼都爬在地上,它才可以安然,不用擔心遭受到襲擊,可放心的嗷叫。雪狼當,想爭當王者的有不少,雪狼王的地位,也會經常受到挑戰的。所以,在狼群的面前,雪狼王時刻都要向一般的野狼保持著一種絕對的強勢。

可惜,畜生畢竟是畜生。它豈會想像得到在離它並不遠的雪地之下,藏著十個人類的一流高手?

雪狼王很厲害,但是,它再厲害,怕也不會是人類一流高手的對手。說力量。它未必會比猛虎弱,自然也比一般的人類高手的力量更大。可是,人類要殺它,並不必要與它比力量。

雪狼王,它在忘情的嗷叫,只有在這一刻,它狼王的威勢才可以得到沒有半點阻礙的舒發。

通過它的嗷叫,將它這個王的命令傳達到遠方。

事實,雪狼王真的憤怒了,它沒有想到,人類會這麼頑強,居然殺死了它那麼多的野狼手下,它知道,如果不報了這個仇的話,這將會對它這個狼王的聲望造成打擊。如果不把這些人類都消滅,吃了這些人類的話,它以後,怕難以再以狼王之名,召集大漠上的野狼了。

所以,它必須要再召喚大量的大漠野狼來助戰,何況,經過差不多一個月的嚴寒,大漠上的野狼怕都要餓壞了。這裡,有那麼多在類可供他們獵食,野狼們又豈會不來?

雪狼王似已經看到了無數野狼大軍撲進了那人類的營地,然後跳起來,一口咬在人類的咽喉上,喝盡人類之血,再吃其肉。

只有把山下人類營地里的人類全都殺了,如此方能平息它的心頭怒火。

嗷嗚……

雪狼王的嗷叫,似乎有了回應。

漆黑的雪原上,遠遠的,似乎從四面八方都傳來了狼嗷聲,端的是一方呼叫,八方附應,盡顯雪狼王的王者威勢。

「嗚嗚嗚……嗚嗚……」

雪狼王伸長脖子,似在側耳聽著,然後又是三聲短促的嗷叫,跟著長長的一聲嗚鳴,這是它在向四周遠處的野狼發出指示,讓它們緊急集結,並把它雪狼王的命令讓那些野狼傳達,傳到整個大漠當去。

如果細聽,便可以聽得見遠方黑夜的狼嗷,它們的嚎叫的節奏,其實是與雪狼王的差不多,似乎是為雪狼王轉達著什麼的意思一樣。

它沒有注意到,一個個明顯不是雪狼的白影,慢慢的從雪地上爬出來,爬著慢慢的向它靠攏。

雪狼王又似是側耳靜聽,有點心滿意足的咧咧狼牙,正要張頭四望時,忽然,它感到有一股極其危險的氣息傳來,這股氣息,讓它感到渾身發寒。本能的,它直接就往前一跳。

卟!

「嗷嗚……」

劇烈的刺痛,讓雪狼王迸發出一聲無比驚人的嚎叫,它落地反身,這才看清楚了一個人影已經站在它剛才所站的山頂高點上。

而它的側背,一道長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