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九十五章雪原野戰

第一百九十五章雪原野戰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1-29 05:12  字數:4542

野鹿悲嗚一聲,更加賣力的往前逃,它所過之處,留下了一行鹿血。

可能是知道現在的危險,是它的生死關頭,受傷的小鹿,它沒命的亂撞,居然讓烏干塔瑪追出了老遠,才把這隻幽怨的小鹿射殺。

射殺了這隻小鹿,楊凰的小嘴嘟起老高,明顯是不太樂意。

劉易好言安慰了她一翻,讓她明白,草原上的動物,都會被人獵殺的。像這隻小鹿一樣的可愛動物非常多,答應給她捉一隻更加漂亮可愛的動物給她,她才轉顏歡笑。

劉易叫停了她們,覺得已經離營地太遠了,如果再離開太遠,怕就會迷失方向,到時找不到回營地的路。

眾女難得一次速度的體驗,人人都有點歡快,差不多一個時辰的滑行,讓她們都覺有點累了,劉易也看得出,她們怕都已經出了一身香汗。

找到了一片小樹林,就在樹林邊的一處乾淨的雪地上鋪了一層地毯,讓她們坐下休息。

紅月等女,建議把小鹿宰殺了,就在這雪原上烤食,如此也會別有一翻風味。

沒有辦法,劉易也只好依了她們的意思,在小樹林當找來了一些干枝,點燃了一堆野火。

雪原今天沒有風,眾女也不建議劉易把軍帳搭起來。

劉易帶著一隻小鍋的,用樹技架起來,棒了一些乾淨的白雪燒融,化成熱水後,劉易再把剝了皮的小鹿清洗乾淨,弄好架在火堆的薰烤。

烏干塔瑪與紅月、青蓮、蘭姬等都是大漠的兒女,處理動物的事,自然都是好手。這個並不手劉易出手。

一隻小鹿,再小也會有幾十斤重,劉易估計會吃不完,便沒有全都放上去烤,只是割了最香嫩的鹿腿去薰烤。

眾女休息了一會。恢復體力後,又在一旁玩鬧起來。

玩著,打起了雪仗,劉易成了她們的目標。看著她們有如小女孩一般的歡樂,劉易為討她們歡心,只好打不還手。做了她們的耙子,任由她們弄了劉易一身雪花。

很快,雪原小樹林當就飄起了一陣陣誘人的香味。

可能是眾女剛才有了一陣激烈的運動,從營地吃過東西才出來的,現在才不過是一個多時辰,她們聞著香味又胃口大開。居然把烤制好的鹿肉全吃了。

吃完後。她們一個個都有點慵懶起來。尤其是紅月,她還喝了不少酒。

嗯,在雪原玩,在劉易的心裡,覺得無非就是欣賞一下雪原廣闊的風光,欣賞一下這個冰天雪地的美景,再就是打打獵。弄些野味燒烤。這的確是人生的一種樂趣。現在,劉易弄出了滑雪板等,讓她們可以在雪原上飛奔,相信她們玩得非常盡興。

可是,劉易看到她們忽然有點意興索然的樣子,不覺有點好奇。

不禁對她們說道:「你們咋了?怎麼好像一個個都提不起精神?不是都集體著涼了吧?或者是太累了?如果你們覺得累了,那不如我們收拾一下回營地吧。」

「不回去,現在還早呢,最多就是午後時分。」烏干塔瑪望了望劉易,又望了望眾女。張口欲要說什麼,但是臉兒一紅,跺了跺小腳道:「我進入這片小樹林里看看,我們吃了楊凰喜歡的小鹿,我進去幫她捉一隻更漂亮的小動物回來送給她。」

劉易扭頭望了望。這一片小樹林也不算是太大,估計就只有幾里開闊,小樹林也不密集,看起來似沒有什麼的危險。不過還是道:「那大家一起去吧,你一個人去我不放心。」

「別,你們一起去,只會把小動物都驚跑,你們就待在這裡等一下吧。」烏干塔瑪道。

「那……你不準跑得太遠,我們就在這等你一會。」劉易見眾女都沒有一起去的意思,劉易自然不能留下眾女在此,陪烏干塔瑪一起去的。

小樹林也不是什麼山林,烏干塔瑪踩著滑雪板滑進了小樹林當去。

望著烏干塔互那矯健的英姿消失在雪林當,劉易才問眾女道:「咋了?你們怎麼好象怪怪的?」

「夫君……」紅月這時把劉易拉得坐進了鋪在雪地上的毛毯上,她臉蛋紅朴朴,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喝了點酒的問題,她的眼眸,此刻也似含著一汪水似的,沖劉易嬌媚的眨了眨道:「夫君,我想要你。」

「呃……」劉易額頭是猛的冒起了一頭黑線,「就在這?」

這是什麼地方?雪原啊,雖然氣溫已經不再那麼嚴寒,頭頂上還有一點陽光,可是,這個時候,這雪原上的氣溫,絕對有零下十多度。不是劉易不想,劉易是擔心一脫了褲子,自己的小弟弟都會被冷縮回去。

「嗯,就在這,我們草原人,都喜歡在這廣闊的天地下歡好的,特別是在如此明媚的陽光下,跟夫君你還沒有試過呢。」紅月的聲音有點嬌膩的伏入劉易的懷抱道。

「這、這不太好吧?要不,咱們先回營地?或者,我把帳蓬搭建起來?」

「在帳幕里和回營地里歡好有什麼區別,我們就喜歡在這一望無際的天地之下歡好,如此,可以枕著地,望著天,然後,我們一起靈魂交融,就像,我們都與這天地都融為了一體一樣。夫君……」

額,劉易覺得,這些草原上的女人,還真的夠直接的,這日光日白,在這荒野……但也不得不說,劉易覺得這還真的別有一翻風味,嗯,好像,也很久都沒有打野戰了。並且。正如紅月所說的,在這廣闊的天地之下,可以盡情的歡愉,如此,才能算是真正的野戰。

劉易聽著紅月的誘惑的叫聲,心頭一熱,不覺有點渾身臊熱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