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九十一章

第一百九十一章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1-28 16:19  字數:5632

被放了花椒的狼煙,並不只是對匈奴人起到作用,如果新漢軍將士衝進去了,也一樣會被濃煙薰倒。

所以,新漢軍並不是狼煙一滅就衝殺過去,而是等到濃煙消散之後,現出了似被煙薰黑了似的冰城,新漢軍才開始向前推進。

為了被狼煙自傷,所以,每一個新漢軍將士,他們都會蒙上一條面布,如此多少都可以避免直接吸進嗆人的煙霧。

用水沾濕毛布蒙面是不可能的,因為天氣氣溫太低,毛布弄濕之後,就會凝結,起不到過濾空氣的作用。別把自己悶壞都算不錯了。

這也是狼煙為什麼可以輕易把冰城裡的匈奴人薰倒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因為他們只能生受著濃煙的薰陶,而不能用濕毛布蒙面。

這算不算是劉易在這個時代當中所打的第一場化學戰?

如果劉易有時間,有條件,或者可以靜下來根據太陽能太手裡的資料慢慢研究,弄出一些工具來提取一些植物因子,或許還真的可以弄出一些只是用煙霧就可以弄倒敵人的化學武器來。

為了防止匈奴人逃城逃走,太史慈已經率著騎軍從新漢軍大陣左右兩翼遠遠的包圍過去。如此,哪怕有匈奴人逃出冰城,也逃不過新漢軍的騎兵攻擊。

冰城之內,依舊是一片嚎哭,城內一片咳嗽之聲,無數匈奴人,似是連呼吸都非常艱難的抽著風。

煙霧消散得不慢,北風吹過之時,煙霧亦被颳走。

劉易策馬慢慢的前進,直到走近到冰牆旁邊,居然都沒有遭受到攻擊。

狼煙居然會這樣厲害?僅只是放了一把煙而已,居然能讓匈奴人全都失去了戰鬥力?

包括劉易在內,所有的軍士都不禁一陣狐疑。

其實,連劉易都沒有注意到,這些匈奴人所弄起來的凍城。其實是在這個鷹池綠州的最低洼之處,當狼煙被北風壓下的時候,狼煙被壓在冰城之內,造成冰城極度的缺癢。

而這個不大的小冰城,居然容納下了二、三十萬的匈奴人,還有數以十萬計的牲畜。這麼多人畜,需要多少癢氣供他們呼吸?本來在寒冷中,尤其是在北風當中,哪怕沒有狼煙,呼吸都似有點困難的樣子。被新漢軍這麼一弄,他們就幾乎全都玩完。

可以說。只要新漢軍再用狼煙多薰多一會,冰城內的人畜怕還真的會全死光。何況這還是劉易命人加了點料的狼煙?

另外,許多火災當中,真正致人死亡的不是火,而是煙,可見煙霧對人體的傷害有多大。

「登城!」

劉易一聲令下,新漢軍猛地迸發一聲大喝。軍士如潮似的湧向了冰城。

啪啪的聲響,無數梯子搭在冰牆的外面,軍士無阻的攀爬了上去。

劉易也不慢,直接從馬背上躍起,翻龍長槍一點冰牆,嗆的一聲,借力飛躍上冰牆的牆頭。

幾米高的冰牆,的確不算高,都不及後世的兩層樓高。

劉易站定在冰牆上面的時候,另外的軍將。亦分別先一步躍上了牆頭,跟著,無數憋著一股勁的戰士,亦已經攀上了城頭。

可是,每一個人。站在冰牆城頭的上面時,幾乎每一個人都呆住了。

只見冰城之內,牲畜、匈奴人,全都亂七八糟的在冰城裡亂竄,無數人都抓著喉嚨,軟爬在地,像狗一樣爬在地上,哭著、咳著,幾乎人人都一臉冰渣,呃,那是他們的淚水、鼻水所凝潔成的冰渣。

整個冰城之內,一片狼藉,一片破敗。匈奴人的帳蓬,放眼望去,幾乎就沒有一個完好的,絕大部份都他們的牛羊、戰馬所踐踏,被破壞。

東一具西一具的牲畜屍體,還有無數血液都已經發黑凝固了的匈奴屍體。

新漢軍將士,全都看呆了眼,誰都沒有想到,冰城內的情況會是如此的,有如是一個剛被肆虐過的地獄一般。

對面,也就是冰城的南牆,一個不大的冰牆大門早已經四打大開,無數人畜正跌跌撞撞從那缺口湧出去。

「啊啊……嗬嗬……」

在冰城之內,總算陸續有在拚命呼吸的匈奴兵士看到了站在城頭上呆望的新漢軍將士。他們想叫喊,張大嘴卻如啞巴一般,叫不出聲音,只是發出啊啊的喊聲,被冰渣凝潔的臉上,帶著一種明顯的驚懼之色,眼神亦是無比的驚懼。他們看到新漢軍將士的匈奴人,都似焦急萬分的指著牆頭,意欲反抗,不少人,想努力的站穩,強忍著痛苦,向牆頭髮箭,但是,因為氣緊,卻難以把他們的弓箭拉成滿月,只能勉強的射出弓箭,可他們的弓箭,歪歪扭扭,軟弱無力的射出,對新漢軍將士沒有一點威脅。

「死到臨頭還敢反抗?」劉易伸手一抓,抓住了一支射正自己卻無力的弓矢,揮手道:「攻擊!凡敢抵抗的,殺無赦!」

「殺啊!」

新漢軍心裡有憐憫之心,亦被眼前的慘況所看呆。可是,並不等於新漢軍就會放過他們,尤其是那些還敢抵抗的匈奴人。

一聲發喊,軍士們跳進了說城之內。

這個時候,就算是匈奴人的牛羊戰馬,都已經沒有太大的衝擊力了,它們,大多都已經口吐白沫,軟弱的倒在地上掙扎,所以,新漢軍的軍士,並不用再擔心會遭受到匈奴人牲畜的衝擊。

唰唰唰……

新漢軍將士,衝進了匈奴人的人群當中,看到身上帶著兵器,或者還膽敢反抗的匈奴人,他們的兵器,就會毫不猶豫的揮下,把他們擊殺在地。

新漢軍打了這麼多仗,似乎就只有這一次的戰鬥最輕鬆,二、三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