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九十章

第一百九十章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1-27 22:17  字數:2835

「我聽耿永掌柜說,劉易大人你準備給我們巨鹿定一個今後幾年來的糧食購買規定,不知道是否真的有此事?大人是真的準備那樣來搞?或者說,如果我們巨鹿所生產出來的糧食,剩餘的那部份,不知道大人能夠出什麼樣的價錢來進行收購呢?」耿顯見劉易說來說去,也沒有明說來拜訪自己的意圖,終於還是忍耐不住先問了出來。萬書吧更新請記住的網址

「嗯,這個嘛……」劉易聽耿顯終問到這個問題,面色一正,沉吟了一下道:「呵呵,劉某的確跟他們說過,也準備這樣推行這個規定,不過,今天來見到了耿大人,卻讓我犯難了,覺得我所想的,未必就行得通,唉,這次來救濟巨鹿的事,恐怕就有負皇上的聖恩了。」

「哦?劉兄弟,爾又何出此言?」耿顯聽劉易說得似乎有點不盡不實,語氣似乎也故意裝作有點無奈的樣子,只好裝作一臉訝然的問道。

劉易抖了抖衣袖,把手放到了矮宴桌上,把玩著桌面上的一隻酒杯,眼睛定神看著耿顯道:「耿大人可能不知道,劉某受皇上所託,受封為振災糧官,其實,這個振災糧官,不只是只來救濟了這巨鹿一方一地就算了的。來這巨鹿振災,只是對劉某的一次小考驗罷了。皇上說,救濟一個地方,不只是拿一點小錢來分派給當地的百姓讓百姓暫時解決一下燃眉之急就算了的,還要為當地的百姓解決今後生活上的問題,讓那些百姓今後能夠真正的擺脫災禍,能夠自力更生,能夠好好的活下去。」

「哦?皇上當真有此種說法?他……他真的如此和你說的?」耿顯聽了後,有點懷疑,似乎他不相信當今皇上有真正關心天下百姓疾苦的心。

「嘿嘿,耿大人,其實,是不是皇上這樣說的,其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我卻要這樣做,今天來到巨鹿,就得為巨鹿的百姓謀點福利,為解決百姓今後的生活盡一點力量。你說對不?」劉易沒有正面回應耿顯這些話是不是皇上親口對自己說的,轉而自顧的說道:「小官也在皇上的面前誇下海口,說就算我劉易散盡家財,也要做好大漢振災救困的工作,此巨鹿只是小官振濟的一個試驗點,我要把此地真正的搞好,讓此地的百姓真正的能過上好日子,以此,讓皇上知道我這個振災糧官的確是盡職盡能的把工作做好了,以這為基礎,再到下一個受災的地方去振災救困。可惜了……」

「嗯?可惜了什麼?劉兄弟,你有這樣的想法,的確讓耿某感到欽佩,不知道你又為何說要辜負了皇上的聖恩了呢?」耿顯似乎有點明白了劉易所說的意思,有點動容的問。

「可惜此巨鹿之地並不是我劉某說了算,劉某有心力挽狂瀾,卻無力回天,今天來這裡看到貴庄的氣派,讓劉某深感顧慮。吾欲以赤子之心,救死扶傷,振濟天下,卻不想困難重重,如此,讓小子深感無奈,欲把募捐所得的錢糧分派給百姓後便回京去向皇上復命,辭了此官職,樂得一個無官一身輕,哈哈……只可惜了愧對了皇上的一片苦心,小子無顏以對啊!」

劉易仰天作嘆惜狀,一臉受盡了委屈似的樣子。

「哎呀,劉、劉易兄弟,這可千萬使不得啊!」這耿顯聽劉易說完了這一翻話,頓時明白了劉易說這些所想要表達的意思,不禁把他駭得驚出一身冷汗,趕緊對劉易搖手道。

呵呵,劉易是什麼的官職和他耿顯耿家沒有任何的關係,到哪裡去振災救困也沒他沒有什麼的關係。可是,現在既然來到了巨鹿,來到了他耿家的所在地、地盤,如果真按劉易自己所說的,就如此返回京城,向皇上復命辭官,如實說什麼的看到耿家太過氣派而沒能把巨鹿之地的振災工作做好……額,這豈不是說劉易到巨鹿來之所以沒能做好振災救困的工作是因為他耿家的影響?

耿顯敢肯定,如果劉易真的如此回去和皇上說了,那麼他耿家就真的要大禍臨頭了。說不定,不日便有朝廷的軍隊來把他的耿家滅了。

先帝當年為什麼要把還沒有真正成年的長社公主嫁入耿家?當今皇上又為什麼肯讓他耿顯致仕回鄉來經營耿家?這主要是皇上猜忌他耿家,但又知道他耿家在冀州之地的名聲名望很大,所以,通過下嫁公主,讓耿家好時刻的記著皇室對他耿家的恩情,不要自持身份名望而做出不利於漢室的事情。

可是,去年造成天下動蕩的黃巾之亂就在他耿家的身邊發起的,而且,事前他耿家也根本就沒有透露過半點風聲給朝廷知道,這說明了什麼?這就說明了他耿家在巨鹿做得非常不盡職,說白一點,就是說,只要明眼的人都可以看得出他耿家已經背叛了漢室。

說實在,如果不是他耿家有一個先帝的公主在,極有可能早就被追究他耿家的罪責了。

事實,這也是皇上下密函托益陽公主交給劉易的真正原因。密函上要求劉易找機會把長社公主從耿家帶走,其實,這就是當今皇上要對付耿家的前奏,如果劉易能夠把長社公主從耿家裡帶走,那麼,這個耿家就真的在劫難逃了。除非,他耿家真的敢像張角那樣起兵造反,要不然,就等著被皇上抄家滅族吧。

所以,劉易這次來耿家登門拜訪,實質是在持無恐的,來耿家,劉易只要是想看看長社公主,然後想辦法把長社公主帶走。當然,劉易也想看看,這個耿家是否能夠為自己所利用,如果他耿家懂得適時務,那麼劉易也不想把耿家趕盡殺絕,互利互惠,各取所需那是再好不過了。

劉易原來是想讓那個高斗做自己在巨鹿的代言人,但後來發現他在此本地的聲望還不夠,所以,不得不考慮一下這個耿家,如果此耿家也能為自己所用的話,那麼劉易在巨鹿郡的一切計劃,都可以正常實行了。

劉易見耿顯緊張了起來,詐作不明的道:「耿大人,怎麼了?本官只是力有不逮不能再任此官職,只好回京復命述職而已,為何又使不得?」

「這、這……唉,劉大人,你、你這是要把我們耿家往死路上逼啊!」耿顯知道這個劉易可不好糊弄了,只得苦笑著道:「好吧好吧,今天我算是真正認識了劉大糧官了,大人你就直說吧,你想怎麼做,我們耿家上下八百多人,唯劉大人之命是從。這樣劉易大人總滿意了吧?」

這不得不到耿家認命的,誰叫他們在黃巾暴發之前沒有透露半點風聲給朝廷?誰叫他們耿家身處此暴亂的中心卻安然無恙?誰叫他們耿家擁有自己的城堡私兵?誰叫他們耿家在巨鹿的勢力大到足可以控制了整個郡城?這麼多種種的原因,讓他們耿家就算是有一百張嘴也難以向皇上說得明白,也難以擺脫得了與黃巾軍的關係。所以,他們是不得不受劉易所要挾的。

現在,他們也不敢拿劉易怎麼樣,他們若真的敢與劉易反目成仇,那麼,只會加速他們耿家的滅亡。

「哈哈,耿大人都這麼說了,小官還有什麼滿不滿意的?來來來,咱們再好好說下,將來我們要如何合作為好吧,至於別的事,我劉易不知道不清楚,也不會去深究,嘿嘿,再說了,我只是一個小小的糧官,有些事,也論不到我來管,對不?耿大人?」

「呃,劉大人,你啊,我耿某今天算是認栽了。」耿顯無語的對劉易說完,再揮揮手讓他耿家的人離去道:「好了,你們都下去,我和劉易大人有話要商議。」

劉易見耿顯揮退了其他人,便也微笑著讓典韋等人跟著退了出去。劉易知道,今天拜訪耿家,以退為進,相信此行將會大有收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