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八十六章

第一百八十六章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1-26 17:57  字數:2803

酒過三巡,席中除了劉易及典韋之外,別的商人及士紳都顫顫赫赫,食不知味。

劉易帶人徵用了高家糧店中的糧食之事他們都知道了,以及派兵看守著高斗的家人之事,這些人都知道了,他們都不知道這個振災糧官將要如何處置他們呢。

劉易也知道他們此刻並不在乎這裡的吃喝,而是想聽自己為何要召集他們前來官衙的。不過,只是和他們互相先認了認人後,劉易也不急著處置他們,施施然的吃飽喝足之後,才放下了筷子。

「咳咳……」劉易用一條幹凈的白毛巾拭了拭嘴,才咳了兩聲,環眼看了一眼下面席間的一眾商人士紳道:「想必大家都知道本官為什麼要召集你們前來了吧?」

「知道、知道……」

一眾人見劉易終於開聲說話,都慌忙走出宴席,跪到了劉易的案席前。

「大人,小可是張家糧店的掌柜,我們張家也像高家糧店一樣,把現在還存貯著的糧草都捐出來,以資劉大人振濟救災之用,另外,也像高家掌柜一樣,捐出五萬兩錢銀……」

「我們耿家也一樣……」

「劉大人,小的是沈家酒鋪的。願捐……」

「大人,我是錢家布坊的……」

……

劉易的話音剛落,一眾人爭先恐後的以捐資為名,或多或少的都向劉易報了一個願意捐贈的錢糧數目。

呵呵,有些事,的確是不需要把話說得太過明白,在亂世中生存,抑或說在當今大漢的大環境之下,他們這些經商之人,的確是非常懂得長袖善舞,非常懂得巴結奉承,懂得如何舍財保命。請記住p所以,儘管劉易並沒有使用鐵血的手段來強迫他們,但是他們也都明白,他們不管在此當地有多大的權勢力量,但他們都只是民,是鬥不過官的。

這些當地商紳都非常清楚,如果他們的家業還想保存還想繼續經營下去的話,必然少不了官府的庇蔭。所以,不管是誰在此地做父母官,他們都要落足本錢去巴結好的。他們所謂的捐資振災,實質上是等於送錢糧給劉易私人了,這些錢糧,送給了劉易後,劉易拿來做什麼他們都不會去多管多問,這些潛規則,他們都懂。

今天是劉易在此,換了另外一個官員,他們也一樣會拿錢財來巴結。唯一不同的是,因為高家糧店的事,讓他們不得不大出血,不敢只是隨便拿一點錢糧出來縛紆了事,而是要適當的拿出一點誠意來。

他們都知道,如果自己的捐出來的數目不能讓這個振災糧官滿意的話,誰知道他會不會像對待高家糧店那樣,不但要徵用了糧食、拿了錢財,還要關押看守住其家人的?他們的心裡都明白,如果自己等的家人都被這個振災糧官拿捏住了,那麼就再也沒有他們說話的餘地了。

總共有幾家商人及幾家當地名門士族的代表,他們自願拿出來捐資的錢糧居然還真不少了。

光是糧食就四十萬斤左右,錢財也有三十萬兩左右。糧食光是三家糧店就捐出了二十萬斤,別的都是那些當地名門士族捐出來的。錢財嘛,有的多點有的少點,差不多都是據他們自己所能承受的數目拿出來的,不過,大多都是一萬兩左右,只有兩三家糧店分別捐出了五萬兩。

戰亂的時候,沒有什麼比販買糧草更賺錢了,所以,不管是糧食或者是錢財都是三家糧店捐出來的較多一點。

「好好,羽則大人,你把他們認捐的錢糧數目都給本官登記好,這幾天就要把錢糧收齊了,全部歸納為振濟救災的物資。」劉易見達到了預期的效果,只是徵用了一個高家糧店就讓那些商人士紳都自動的站出來捐資,而且所得的還算得上是巨款了,當下大喜的讓羽則這個縣衙主薄把數目都先父登記清楚了再說。

「各位大義,我劉易感激不盡啊,劉某在此代表巨鹿的百姓向各位表示感謝了。你們所捐出來的錢糧,會一分不少的落到有需要幫助的窮困百姓手裡。」劉易裝出很感意外,很驚喜的站起來對下面的一眾商人士紳施了一禮道:「呵呵,劉某初來乍到,本想請各位前來認識認識一下的,誰想到你們會這麼熱心,這麼有愛心,你們所捐出來的錢糧可為本官解決了不少的困難啊。」

「大人,這是我們應該的,怎麼說,我等也都是巨鹿人啊,眼看著那麼多百姓受盡兵禍天災之苦,眼看著他們生活都難以維持下去了,所以,拿出一點錢糧來也是應該的,對於廣大的困難百姓,我等現在也只能做到這樣了。」張家糧店的掌柜搶著奉承道。

「嗯,好好,張掌柜說的好,這樣吧,大家都坐下,我們開始說說正事。」劉易已經認得了這姓張的中年漢子,對他點頭道。

「正事?」

……

一眾人聽劉易現在又說什麼的正事,不禁心裡又全都打起鼓來。呵呵,他們以為劉易召他們來就是想要索取賄賂的呢,誰想到已經把錢糧送出了,現在又來說正事?不會是還想追究自己等人當初資助黃巾軍的通敵之罪吧?

「是這樣子的,本來這些事現在說出也為時常早,不過,本官呢又不能長年都呆在巨鹿,所以,我就把話先跟大家說了吧。」劉易突然把臉綳了起來道:「未來四、五年之內,咱們巨鹿郡的所有多餘的糧食產出,你們這些商家不能夠收購,並且,你們自家的剩餘糧食也不能向外販賣,必須要售給振災糧官府,其中,包括巨鹿官府,官府所得的稅糧,除了必須要上繳給朝廷的糧食之外,剩餘的,也必須售給本官在巨鹿設置的振災糧官府購糧處。違反規定者,殺無赦!還要全家抄斬!」

劉易說到最後,眼中的殺氣頓生,讓下面一眾人都感到背脊一寒,情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冷顫。

這個時候,這些商人士紳都噤若寒蟬,儘管心裡有無數疑問及不解、不滿,在此時也沒有人敢提出什麼的反對意見。

「為什麼呢?就因為我這個振災糧官是振濟天下所有有災有難地區的百姓,並不只是來振濟巨鹿一地的,今日在巨鹿把全郡十萬百姓救活了,讓百姓恢復生產,以後能有糧裹腹了,生產有剩餘了,那麼就要把多餘的那部份拿出來,好讓本官拿這些糧食再去別的地方救濟困苦的受災百姓。」劉易稍為解釋了一下道:「當然,我知道在座的都是商家,糧食呢,我也不會白拿的,也會出錢向你們收購,價格以後再議。」

「大人,這……這樣不太好吧?」

劉易說完,終於有一個人站了出來道。

劉易這個規定,等於是斷了不少人的財路,特別是那些糧商,他們就是靠著低價收購屯積,然後販到別的地方去高價出售。劉易雖說會出錢來收購,但是這個價格肯定不會高,所以,他們之中有人有意見是一定的。

「哦?哪裡不好?現在你們誰有異議,都可以提出來,反正今後只能按這個規定來做,誰也不能違反。說吧,誰還有什麼意見的,現在都可以提出來。」劉易看了一眼站出來說話的人,見是耿家的人,便沉著臉問道。

劉易是代表皇上來振災的不假,但劉易始終都不是常駐此地的官員,不久後始終都要離開的,其中個別大有來頭的商家及士紳,如果不是看在劉易一來到就幾乎全權接管了巨鹿的軍權政務,他們未必就會如此順利的向劉易納捐。

所以,其中必然存在著不少只想胡混一下這個振災糧官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