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八十二章於扶羅敗亡

第一百八十二章於扶羅敗亡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1-26 16:08  字數:5733

這十個匈奴士兵,他們東倒西歪,在一具屍體從空中跌落在他們的面前時,他們全都眼睛一緊。

在意識到有危險的同時,已經晚了。

他們齊齊的向爆炸點方向望去,卻看到了一個個白色的人影有如白色幽靈一般,從煙霧及飄舞著的雪花當中沖了進來。

那是劉易。

劉易提著一柄朴刀,當先從炸開的木寨牆缺口沖了進來。

這裡,不是朔方城,這個匈奴軍營,沒有讓劉易不忍下殺手的女人小孩,全都是匈奴士兵。所以,劉易沒有半點遲疑,心裡,更加沒有半點憐憫之心。

劉易的速度很快,跑運之間,就若踏雪無痕一般,連想緊跟著劉易保護劉易的史阿都跟不上。

劉易一眼就望到了這些匈奴士兵。

所以,他沒有一點停頓,從煙霧之間,就似跨出了幾步,就直接撲到了這些匈奴士兵的面前。

「敵……襲……」

一個士兵,他驚恐欲叫,可是,他只叫出了一個敵字,便被劉易快如閃電的一刀,哧的一聲,他的頭顱,直接一下子與他的脖子脫離,飛起幾尺高,在上面,敵襲的襲字,才似泄氣的喊出。

「死!」劉易一腳踹飛這個士兵那無頭的身體,讓還沒有來得及的噴血的無頭屍體飛跌一旁,免得被噴了一血鮮血。

哧哧……

鮮紅如噴泉,這才噴出來。

而劉易的動作,並沒有半點停頓,一聲暴喝,朴刀直接迸發出幾道殺氣。把東倒西歪的餘下幾個軍士斬殺。

劉易沒有停,直接一衝而過,撲入了一個匈奴軍帳之中。

史阿很無辜,他慢了一步,卻被劉易用殺氣斬殺的幾個士兵身上濺飛的鮮血噴了一身。他敢打賭。劉易的身上,恐怕連一滴血都沒有沾上。哪怕是劉易的那柄隨手向軍士要來的朴刀,那柄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朴刀,恐怕也沒有沾上一滴血。

這,或許就是殺人無痕,片葉不沾身吧。

史阿在這刻。他才發現,劉易的武藝,可能又有所提升,已經遠不是他所能及的高度,哪怕他的師父王越,現在恐怕也不是劉易的對手了。

額。史阿在心裡寒了一把,想到以劉易現在的武功,哪裡還用得著他貼身保護?一般的情況,怕是沒有人能奈何得了劉易,而如果是特別危險的情況,到時誰保護誰都說不定呢。

他覺得,已經是不是應該不再做主易的貼身護衛了。而是為劉易去做些別的事。

史阿搖搖頭,與追上來,望著他身上雪白的衣袍披風上的鮮血,神情有點怪怪,似笑非笑的陰曉對望一眼。他有點臉熱。

噗哧一笑,陰曉還是忍不住笑出來道:「史阿大哥,別看了,小心我夫君殺得性起,闖進匈奴人堆里去了。」

史阿與陰曉一笑一語之間,劉易已經解決了一個帳蓬里的匈奴士兵了。

實際上。一般的匈奴士兵,劉易殺起來還真的是手起刀落的事,根本就費不了功夫。

哪怕是碰上一流高手,也敵不過劉易幾招。這只是劉易願意不願意再殺人罷了。這也是劉易要給後面殺進來的軍士一個表率,讓他們不要手軟。恨恨的殺,這一次,把這些匈奴人殺光了也沒有關係。

「殺啊!」

轟然一聲,整個匈奴大營,四八面方全都是激烈的喊殺聲,當然,還有突然驟響的隆隆馬蹄聲。

其實,許多匈奴士兵,他們都被剛剛的炸響震得耳鳴,一時沒有聽到喊殺聲罷了。

在這一刻,整個匈奴大陣,方圓十多二十里的一個大軍營,就有如原本是一張平靜的湖面突然被激起巨浪一樣,一下子全亂了。

當然,匈奴人實在是太多,新漢軍自然一下子殺不到他們的中軍大營,於扶羅最快驚醒,他一聽到喊殺聲,他就知道不妙了。他覺得,他的擔心真的成為現實,劉易,真的不會做無用之功,果然來偷襲他的大營了。

這一刻,他覺得天都要塌了下來一般。

而劉易,他與史阿、陰曉三人,先後斬殺了幾個匈奴軍帳的匈奴士兵後。一衝出去,就發現他們的面前,已經全是密密麻麻的匈奴士兵,他們,都已經衝出了軍帳,雖然有點亂糟糟的,但也不可能再讓他們殺得那麼輕易了。

「敵襲!」

「敵襲!」

「新漢軍殺進來了!」

「快!給我頂住!」

「跟他們拼了!殺啊!」

亂鬨哄的無數匈奴士兵,他們的反應各異,居然有一大郡匈奴士兵看到了劉易與史阿、陰曉三人,然後如一窩蜂似的向劉易撲殺過來。

匈奴士兵,在這個被逼得已經沒有了退路的時刻,總算有一部份人敢於發起抵抗了。

「殺啊!」

一直尾隨著劉易衝殺進匈奴大營,但卻比劉易慢了一步的幾百死士與親兵,這時也衝殺到了。

「呵呵,敢來一戰才有意思。光殺連反抗都不敢的匈奴人沒意思。」劉易獰笑一聲,根本就沒有在乎前方有多少匈奴人,他直接縱身一躍,呼的一聲,便衝進了匈奴人群當中。

「啊啊!」

匈奴軍士當中,就有如被衝進了一道旋風,他們的兵器,根本就來不及向劉易的身上招呼,便被劉易快如閃刀的朴刀擊殺,殺得他們屍首亂飛,極具立體感的四散飛跌。

「哈哈!新漢軍劉易在此,於扶羅何在?敢來與我一戰否?」劉易很久沒有殺得這麼痛快了,一把朴刀,舞得如風輪一般,近者死擋者亡,如入無人之境。

劉易不認識什麼的匈奴人,就只認得於扶羅,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