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八十章決戰時刻(中)

第一百八十章決戰時刻(中)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1-26 16:08  字數:5397

炸藥,是一個新鮮事物,是黃敘與眾將聞所未聞的東西。

如果不是劉易決心動用,他們也不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如此讓人感到恐怖的東西。

劉易事後,跟他們說了火藥,他們真的沒有想過,那些黑黑的粉未,居然會有那麼大的威力。不用多少,點燃炸開的話,不管他們的武功有多好,都免不了被炸死的下場。

第一次,連典韋與許諸他們亦對這種新鮮的事物產生一種莫名的恐懼感,他們,在那些粉末的面前,有點戰戰兢兢的,不敢再逞能好勝。第一次覺得個人的武力,在這種粉未爆炸的驚天地泣鬼神的爆炸威力當中,顯得是多麼的緲小。他們,個人武力再強,也不可能一拳擊塌一段城牆,所以,他們第一次覺得恐懼。

「主公,我、我是說,那東西的威力那麼大,如果我們沖近了弄爆,豈不是也要把我們也炸死?」黃敘有點心有餘悸的樣子道。

劉易向他們解釋火藥的時候,並沒有再向他們引爆炸藥包解說,所以,他們的了解當中,還以為炸藥包的威力都是那麼大,可以一下子把一段城牆都轟塌。

劉易瞟了黃敘一眼,輕笑道:「瞧你就那一點出息,當初我不是跟你們說過了么?火藥爆炸的威力,要看火藥的量有多少,火藥的量越少,威力就越小,反之就越大。當時你們沒見我一下子埋了那麼多火藥包在那朔方城腳下么?現在,我只是讓你們拿著一定威力的炸藥包,就剛好可以炸開他們的木寨牆就可以了。這個,你們站在幾十步遠的地方,就可以點燃火藥引扔過去了。傷害不了我們自己人。」

劉易說完,又反了反白眼道:「本來,我跟你們說這些,就是想讓你們了解一下火藥的作用,沒想到你們就這麼膽小。居然怕了這一點小東西,如果我說,將來我們的投石機,不再投石彈了,把火藥包投到敵人裡面去,那豈不是更加會嚇壞你們?我跟你們說。這火藥彈可不同石彈,它一投進敵人當中,就不是一擲擲一個或幾個人了,而是會整片整片的被炸死。」

「呃……」黃敘等人聽得頭皮一陣陣發麻,他們還真的不明白劉易為何能夠弄得出這個火藥來。

太史慈倒對劉易所說的火藥起了興趣,但是現在卻也不方便多問。只好把話留在心裡,待日後再好好的向劉易問清楚火藥是什麼東西。

事實,當初用火藥包轟塌朔方城的事,已經在新漢軍當中瘋傳了,被傳得神乎其神。不過,暫時還只限於在一部份新漢軍當中流傳,連匈奴人現在都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弄塌了他們的朔方城牆。如果火藥真的公諸於世。那還真的會引起舉世轟動,或者,會引起許多人的恐慌。

劉易沒再說火藥包的事,接著說正題道:「你們想,不管匈奴人有沒有準備,只要我們的大軍從四面八方轟開他們的營寨從殺進去,他們能不慌不亂嗎?能在短時間之內對我們形成抵抗嗎?十多萬的騎兵,殺進他們的大營里衝殺,匈奴必敗,一戰可定乾坤!」

「呃。那、那主公,我們是不是還可以用炸藥包不停的扔出去轟炸他們?這樣,我們就算不用衝殺,也能把他們斬盡殺絕。」黃敘兩眼冒著星星的道。

「想得美。」劉易白了黃敘一眼道:「將來或許可以,但是現在不行。」

劉易在朔方。因為擔心威力不夠,幾乎把炸藥包都用完了,現在已經不多,劉易也不可能一下子全用完的,留下一些或許還有用途,所以,這一次,只能給他們一些,夠他們炸開匈奴騎兵大營的木寨牆就好了。

「既然主公覺得有把握,那我們就開始行動吧,主公先寫挑戰信給匈奴人,我們去把軍隊布置好。」

「可以。」劉易點頭道:「現在沒你們騎兵什麼事了,先養足精神,待子夜時分就動手。」

劉易說完,又對黃敘道:「我們的軍士在安好營好,留些警界的軍士,也抓緊時間休息,在子義他們的騎兵攻破敵營之後,我們也要行動,主要是防止匈奴騎兵地離營逃走。能夠一次消滅他們,何必再讓他們逃了再生波折呢?等這一次徹底解決了這裡的匈奴人,我們就撤到朔方,休養幾天,再向大漠進軍。」

「明白!」

於是乎,在天黑之前,新漢軍與匈奴軍都似一下子安靜下來。新漢軍沒有再派出軍馬去襲擾,而匈奴軍看到新漢軍的步兵大軍到了,也不敢貿然的派軍出營侵擾,免得著了劉易漢軍的道。加上又快天黑了,他們也懶得再做這些只是襲擾,卻對新漢軍起不到半點打擊作用的動作了。

但是,很明顯的,這種安靜,有點詭異,讓所有的匈奴人都有點不安。

而劉易,已經向匈奴大營送去了挑戰信,是用弓箭把信帶進去的。

送挑戰信的目的,就是想引起匈奴大軍的緊迫,以及讓他們都誤會新漢軍不會那麼快就馬上攻擊他們。所以,劉易有點壞,他並不是送出一封信,而是讓軍士抄寫了好幾百封,分別從各個方向射進匈奴大營。

這樣一來,不用多久,新漢軍約戰的消息,一下子就傳遍了整個匈奴大營。

這個消息,還真的讓匈奴大軍的軍士,既感緊迫,又感心安,因為,他們都想著,新漢軍既然已經向他們約戰,那麼就算他們匈奴人不應戰,他們也都會等著他們的答覆,不會馬上就攻擊他們。在這樣的心態之下,不少軍士都懷著一顆惴惴不安的心,開始安心的享受這似是難得的一晚安寧。加上,新漢軍大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