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七十章爆破朔方城

第一百七十章爆破朔方城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11-22 15:30  字數:5555

對待敵人憐憫,就是對自己的殘忍。

劉易從一開始計劃滅絕匈奴人的時候,就已經想到要面對這樣的一個情況,要對匈奴人的女人老弱下手,所以,現在劉易自然不會有太過猶豫的。

新漢軍悄悄的調動著軍馬,在天黑之前,已經準備好了。

新漢軍的怪異舉動,讓城內的匈奴軍士驚異不已,尤其是葷加與呼揭天河等人。

他們不喜歡漢人的房屋,在城內也一樣搭建起一個大軍帳,他們聚在一起,惶惶不可終日。

「新漢軍在幹什麼?聽說劉易親自來了,不會有什麼的詭計?」

「他們在我們的城門之前撒滿了那種四角釘,這是想幹什麼?他們這樣可以擋住我們離城,他們也不是一樣不能從城門進來攻擊我們嗎?」

「這還用說,他們是想困死我們?」

「我們城裡還有多少牛羊?夠我們全軍吃多久?另外,我們現在的物資,夠我們煞過這個寒冬么?」

「管他們幹什麼?只要我們守住城牆,還怕他們飛進城來?不過,城裡的物資還真讓人擔心,我們二十萬軍士,還有四、五十萬的婦孺,她們一天都不知道要消耗多少食物,比我軍隊所消耗的都要多一倍啊,牛羊就這麼多,夠我們支持多久?」

「按我的意思,我們不如……」

「我贊同,反正。我們被困在這裡了,早晚是一個死。還不如把那些沒有一點戰鬥力的人先行解決了,也好給我們省下一點口糧。」

……

一眾匈奴首領,七嘴八舌的發表著他們的意見,其中,竟然有人建議殺了他們這些匈奴婦孺,好讓他們省下一些糧食。

在這些匈奴首領的心目中,他們下意識都以為,他們只要死守著城池。新漢軍一時半刻是攻殺不進來的,他們,想的,只是如何可以在朔方城堅持下去。他們,已經想到了如何利用朔方城渡過這一個寒冬去了。

新漢軍有異常舉動,他們都沒有認為新漢軍能馬上攻殺得進朔方城來。

葷加坐在上首座位,黑著臉不發一言。呼揭天河,亦是一臉冷寒,冷冷的看著帳內的眾將。

倒是爾卓,他這個在這些首領當中連一個座位都沒有的部族乎領,有點兒懶洋洋的,一臉無所謂的呆在帳內一角。有點不屑的看著帳內眾將。

他現在,已經有著非常深刻的危機感,他覺得,新漢軍肯定不會做一些無用之功,軍隊如此調動。把十多萬的大軍都集結在他們朔方城西,估計一定有什麼的陰謀。他雖然想不出他們有什麼的陰謀。可現在,最主要的,就是派軍馬加強城西方向城牆的守衛,一旦新漢軍要強行從西面城牆攻城的話,也可以及時的頂住。但現在,這軍帳里,竟然沒有一人提出如何應付眼前新漢軍異常的事,都在說著一些無用的話。

他爾卓在這裡,已經沒有了發言權,所以,他就像是看戲的看著這些匈奴首領。

爾卓可能比誰都明白,明白到這一次他們在劫難逃,可惜,他自己也沒有辦法躲過這一劫。但也早想好了,一旦新漢軍殺進城來,他一定不能反抗,能逃則逃,不能逃就直接投降,如此,也總好過被殺。他現在,有點苦惱的是,他不知道要如何才能讓新漢軍接受他的投降。

他的想法,竟然與劉易在天鎮的時候,與那烏桓大王蹋頓一樣的想法。在看到與新漢軍交戰是必死的下場的時候,他想到了投降。

當然,他想投降,卻是真心的,並不是如蹋頓那樣,只是打算忍一時之氣,權且躲過一次危機,待來日再反劉易的。

爾卓一族,他雖然也是胡族,也可以說是匈奴人,但是,其族與當初的蘭陵族一樣,都是被匈奴人滅了母族,然後倖存下來的一支爾卓族人。他爾卓族人,也一直都生活在匈奴人的陰威之下,沒有ziyou,受匈奴人奴役。

所以,他想到,以新漢軍的強勢,如果新漢軍能夠接受他們,投降也不無不可的,只要漢人不似匈奴人那樣對待他的族人,他寧原歸順漢朝。永遠不與漢人為敵。

他正是有這樣的想法,所以才顯得比一般人更加的輕鬆。

爾卓以為沒有人會注意到他,不想,卻被呼揭天河留意到了他與帳內眾將格格不入的自如神色。

呼揭天河咳了一聲,止住了帳內眾人的嘈雜,把目光落在爾卓的身上道:「那個誰,對,就是你。」

他並不記得爾卓這樣的小部族的首領是誰,只好指著爾卓道。

「我?」爾卓指著自己站起來,不明所以的愕然問。

「對,就是你。」呼揭天河臉帶陰霾,目光如蛇的盯著爾卓道:「看起來,你好像一點都不為我們目前的情況犯愁,是不是你有什麼的好想法?現在,我們不論身份地位,不說部族大小,你出來說說,現在,我們該怎麼辦?還有,新漢軍今天的怪異調動,你覺得他們是想做什麼?」

爾卓沒有想到呼揭天河居然會向他問計,一時不知道要如何說才好。主要是他不知道自己說了他們能不能聽得進。

「怎麼?我們大家都在憂心,你為何似一臉不在意的樣子?不願意說嗎?」呼揭天河語帶威脅的道。

爾卓知道,如果在這些大部族的首領面前得罪了這些人,自己部族可能不用等新漢軍破城,他的部族就會被這些人所滅。

他被呼揭天河那陰冷的目光嚇得心裡一跳,趕緊搖手道:「不不,不是的,我叫爾卓。是爾卓族的首領,只是兩三千軍馬的小部族的首領。我沒想